追蹤
邪惡小鬼的秘密基地
關於部落格
  • 641727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二分一王子(四)

  
 
第四集 無垠賣唱團
 
第一章 無垠不敗
 
   「別管我,快把他們射成箭豬。」被我交給醜狼大哥踩在腳下的梵大吼著。
 
      我眉一挑,正欲說話時。
 
      「魔法師的保護罩已經築起來了,弓箭這種遠距離攻擊是沒有用的。」斷劍帶些疑惑的說。「難道梵真的氣到喪失理智了?怎麼會下這種命令?」
 
      「要下命令也不會公開下,為何不用密語呢?」邪靈冷靜的分析著。「他勢必用密語下了不同的命令,依現在的情況來看,大概是衝鋒的指令,衝鋒時,再利用敏捷高的盜賊或戰士來營救梵。」
 
      「沒錯,我們不要上了他的當,現在馬上築成防禦陣線。」一個威風凜凜的女人走上前來,她一副想發佈指令的模樣,但又猶豫了會,然後看向我。「城主,我們現在築城防禦陣線可以嗎?」
 
      我微笑看向她,好一個酷帥有型的美眉啊,不過她到底是誰?我懷著疑惑,但還是盡責的回答。「當然可以,不過麻煩你叫魔法師撤掉保護罩,用大型魔法攻擊敵人後方,或是用小型魔法幫助我方防守。」
 
      她愣住,猛地回口。「這不行啊,如果對方改用魔法或弓箭來對付我們,成密集陣型的我們傷亡會很慘重的。」
 
      「相信我,沒有問題的。」我堅定的看著她。「現在沒時間解釋了,請你照著我的話去做。」
 
      白鳥仍是一副游移不決的模樣,她求助般的看向罪,南宮罪沒有絲毫的停頓,他彷彿理所當然的說。「照城主的話去做。」
 
      「王子,你站後面一點吧。」邪靈淡淡的說。「你是城主,任務是指揮眾人和成為眾人的精神支柱,前線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我的臉垮了下來,可是人家也想打架嘛!我可憐兮兮的眼神死盯著邪靈,可惜這次裝可憐似乎沒用,邪靈的堅定神情連半點動搖都沒有,我只好摸摸鼻子乖乖聽話。
 
      「我往後站就是了,劍心記得要幫我保護他們。」我悶悶的對劍心丟下一句話。
 
      走到後方,我站到魔法師部隊的前面,眼見敵人已經站好攻擊陣型了,白鳥也下達了防守命令,兩方人馬似乎只差一道開始的訊息,就要展開殊死戰。
 
      「王子,真的要撤掉保護罩?」玫瑰等魔法師帶些猶豫的問。
 
      我揮一揮手,眼神繼續盯著前方的緊張情勢。「對!你們放心的用魔法攻擊就是了。」
 
      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我轉向陽光問著。「陽光你可以用你告訴過我的那招會追人的魔法嗎?」
 
      陽光優雅的微微笑著。「鎖定光束嗎?可以,不過要很長的鎖定時間。」
 
      「嗯,你慢慢念吧,戰爭結束以前唸完就好。」我點點頭後,又遠眺前線,怎麼久還不開始,我都快睡著了,帶著極度不滿,我慵懶的對劍心喊著。「劍心,你是睡著了喔?還不快開始。」
 
      劍心冷冷的回頭望(瞪?)了我一眼,緩緩拔出刀來,然後突然消失在原地,所有人愣住時……敵方突然傳來一聲哀嚎聲後,不同人發出的哀嚎似乎就沒停過,大家望去,只見一個紅色身影不斷的飛來躍去,所到之處腸破肚流、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唉!劍心你能不能不要那麼喜歡把敵人開膛剖肚啊?踩到流出來的腸子很容易滑倒的耶!你要為我方著想啊。
 
      而過了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的敵人,終於開始追擊劍心,我斥之以鼻,連我都追不上的一百級劍心,怎麼可能被你們給抓到?你們要是能抓下劍心的一個衣角就算了不起的了。
 
      「大家快,照計劃進行,別被他干擾了。」一個長得頗帥的戰士眼見情勢不對,拼命猛喊著。
 
      在此人喊叫之下,敵方的所有人突然往無垠城衝了上來,在接近防守線之前,一顆顆的火球、冰椎、風刃、還有地獄之牙全都往敵人身上招呼去,當場炸翻對方一排人,然後在我還來不及拍手叫好的時候,又是一陣魔法攻擊,快的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我帶些疑惑往魔法師部隊看去,喔~原來是輪番上陣啊,而且默契奇佳,唸咒、發動、換手全都井然有序,步驟絲毫不亂。
 
      「魔法攻擊?他們撤掉了防護罩,快點,魔法師攻擊!」對方又傳來著急的大吼。
 
      然後,在我方帶些恐懼的眼神下,我欣賞著五花八門的魔法外加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臭襪子都往我丟來,唉!城主就是城主,十顆魔法有八顆是瞄準我,我挑了挑眉不甚在乎,但是旁邊的居突然閃身擋在我面前,還緊緊抱著我,我暴著青筋微笑,居,本來你要幫我擋是讓我很感動,不過這感動敵不過你偷抱我的火大,我狠狠的擰著居的臉。
 
      「啊……」不出我所料,眾多哀嚎聲又響起。
 
      「這、這是怎麼回事?」原本準備當肉墊的居,忘記了被我擰的痛,只是呆愣看著來到頭頂的魔法突然倒飛了回去,把敵方的魔法師幾乎炸上了天。
 
      「幹得好啊,雲。」我稱讚了一下不遠處的雲,而他也跟我比了個「Y」的手勢。
 
      面對著不分敵我都露出的驚駭眼神,我不慌不忙的解釋。「反彈結界,是個無敵孤僻的職業─結界師的拿手好戲,不巧我帶回來的人中就有個結界師,古雲非。」
 
      所有人都看向雲,正當雲意氣風發、不可一世的模樣時…居看向雲,微微笑了笑,說了一句話。「雲非,你文學史期中考只有C喔,期末考要加油了,多跟綠晶學習吧,她的成績是A+唷。」
 
      雲看起來倒是一副大喜過望的模樣,他喃喃唸著。「還有C啊,我以為我這次考試成績肯定逼近天心的罩杯─F呢。」
 
      不知道我考多少分?好、好想問啊,我拼命控制嘴巴以免我不小心問了出來。「快佈你的反彈結界啦。」懷著不能問的遺憾,害我只好不滿的唸了一下雲。
 
      雲誇張的作了九十度鞠躬。「是,大哥。」
 
      戰況有點冷掉,敵方居然看起來是一副不知所措的呆樣,我忍不住哈哈大笑,我緩緩走到勒苟拉斯旁邊。「有多餘的弓和箭嗎?」
 
      勒苟拉斯愣了會,遞給我一副弓箭,我揮了揮手把晶叫了過來,我彎弓搭箭,而晶也自動把符咒綁上箭尖,我拉弓,最後放箭……正中某個倒楣鬼的肩頭,然後符咒突然炸開,把附近幾個倒楣鬼順便送上西天見如來。
 
      當所有人都崇拜的看著我時,我照例露出微微笑,但心裡卻……SHIT!射歪了,本來想射左邊那個長得太愛國到有礙觀瞻的戰士,怎麼會射到右邊去呢?我緊皺眉,再度彎弓搭箭,猛地射出一箭。
 
      唉呀!怎麼還是射歪了?有點火大,我用飛快的速度彎弓拉箭,拼命的發箭,幾乎讓晶來不及把箭筒的箭綁上符咒。
 
      最後,前面那排人全部倒下,只剩下那個愛國的戰士,他雙腿發軟的看著我,
 
      哼,這次一定中,我再度瞄準、彎弓,射箭……
 
      「……」劍心一揮劍,把那支射歪還朝他飛去的箭給擊飛,不巧,正中我想射的愛國戰士。
 
      幸虧我當初沒有選擇當弓箭手,我暗自慶幸,然後對劍心露出我無辜的笑容,而後者無言的瞪了我一眼。
 
      「神射手。」看著我方崇拜的大喊和敵方恐懼的眼神,我搔了搔臉,這…真是個美麗的誤會。
 
      看著敵方似乎有點陷入僵局,也是,既不能用魔法和弓箭,怕被反彈回去,衝鋒呢,又得同時面對戰士和魔法師,縱使他們人數在我們之上又如何呢?看著大局似乎已定,我也開始覺得無聊了,從包裹拿出瓜子就開始嗑了起來。
 
      「喂,王子,戰爭還在繼續耶,你這樣也太悠閒了吧?」小龍女頭暴青筋的看著我。
 
      我咬著瓜子,正想解釋我很無聊的時候,一道巨大的光束從我身後沖天而出,我仰望這道光線,嗑了第二顆瓜子時,這道光束在空中分成百道細光束,然後百道光束從天空中飛射而下,第一道光束擊殺了敵方的人後,所有人終於明白這是什麼。
 
      鎖定光束,類似追蹤導彈,不同的是,導彈只能炸一個目標,鎖定光束可是能炸一百人的耶,不過缺點就是除了念咒時間長得會睡著以外,魔法師還得一一用眼睛看過每個敵人,才能夠加以鎖定……這招除了在攻守城有莫大好處以外,其他的倒是不怎麼好用,和雲這個只在守城有莫大好處的結界師有相同特徵。
 
      這一舉擊殺了對方百人,敵方的氣氛更是萎靡不振,好些人甚至已經束手不動了,我看到一個青髮藍眼的男子大吼一聲。「停手。」
 
      敵方完全停住,我方朝我望了過來,喔?換我說話啦?可是我嘴巴裏都是瓜子肉……我只好瀟灑的將右手平舉不動,我方馬上也停了下來。
 
      那青髮藍眼的男子深吸了一口氣,說出。「投降。」
 
      「魁,不准投降。」梵突然怒吼著。
 
      那名男子,魁黯然的看著梵。「梵,大勢已去,沒有必要讓弟兄們白白掉級。」
 
      「不管如何,都不准向他投降。」梵惡狠狠的看著我。
 
      我不動聲色的把嘴裡的瓜子肉吞完後,轉頭給了阿狼大哥一個眼神,阿狼大哥馬上用力踩了踩梵的胸膛,我滿意的看著梵吐了幾口血後再也說不出話來,然後我轉回魁的方向。「投降?不後悔?你還有人可以打的。」
 
      魁苦笑著。「打?從你從天而降那時起,我就該知道大勢已去;等到那名像鬼魅般敏捷的男子開始屠殺我們的人時,我心中就隱隱猜到結果;當我得知反彈結界,我就只能期待奇蹟出現。可是真的讓我放棄的是,你拿著弓箭將我們的人一個個像玩射擊遊戲般射倒,然後還拿出瓜子來吃,我就了解你根本沒有把我們當作一回事,這整件事對你只是一個遊戲。」
 
      「GAMESTART,真的是GAMESTART。」魁苦澀的笑著。
 
      聽完魁的話,我仰天長笑著。「你很有趣,有沒有興趣入無垠城?」
 
      魁一愣,然後回答。「我已經入了梵的天神冒險團。」
 
      我惡意的笑著。「你不入我無垠城,我就把你現場的兄弟屠殺光,再對天神冒險團下達通緝令。」
 
      魁臉上露出了怒氣。
 
      我沒理會他的怒氣,逕自吼著。「天神冒險團入我無垠城者,視同伙伴;不入者,從此不準踏進無垠城,終生被無垠城通緝。」
 
      敵方開始喧嘩了起來,有不少人是氣憤填膺,見這情況,我淡笑了笑。「氣什麼?我只是幫你們找個藉口脫離天神冒險團而已。」
 
      「……」魁和眾多天神的人都沉默下來,臉上是萬般的掙扎。
 
      會掙扎就表示其實他們也很想入無垠城,只是基於什麼義氣、骨氣、面子等等十斤都值不了多少錢的東西在掙扎,所以,不等他們說要入,我揚一揚眉,逕自開口對南宮罪說。「罪,你去跟魁問問天神共有多少人,商量一下要怎麼安插天神的人到無垠城。」
 
      罪對我點了點頭,走到魁面前,魁苦笑了兩下,不再掙扎,專心的和罪商量起來。
 
      我露出惡意到極點的笑容,蹲了下來看著滿眼憤恨的梵。「梵啊梵,你說我該怎麼處置你呢?」
 
      我故作猶豫的走來踱去。「單挑你也打不贏我,戰爭你又輸了,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呢?」
 
      這時,魁卻走了過來,他臉上充滿懇求的意味,眼神不忍心的看著前任老大梵。「王子,可不可以請你放過梵?」
 
      「放過梵?」我輕聲的說,隨後皺緊了眉頭。
 
      「拜託你,王子,放過梵吧。」一直默默垂著的鳳凰突然抬起頭來,對我哀求著。
 
      我嘆了口氣,深沉的說。「如果我放過梵,你可以放過你自己嗎?」
 
      鳳凰低垂著頭,不說半句話,只是不斷的流淚,看得我心都痛起來了…呃,是同樣身為女性,所以感同身受的痛,大家不要亂想……我還是喜歡帥哥的。
 
      「算了,阿狼大哥你幫梵治療好就讓他走吧。」我無奈的交代,真是的,我本來很想試試滿清十大酷刑的耶!
 
      接受完治療,梵冷靜的站了起來,眼裡是平靜,平靜到令人有點心驚膽顫。「你的確是個好對手,王子。我梵在此對你保證,我會回來的,下次我會正大光明的打敗你。」
 
      我揚一揚眉。「我會在無垠城等著你。」
 
      梵看了我最後一眼,孤寂的背影獨自走出了無垠城。
 
    「邪靈、斷劍,我們帶著剩下的弟兄們,整理一下無垠城吧,亂七八糟的看起來不太順眼啊!」目送梵走出城門,我猛然發現城門居然歪斜斜的掛在那,實在是有違我整潔持家的美德,忍不住就想動手把它給弄好。
 
    於是,一場驚天地泣鬼神、來勢洶洶的攻城戰就在我們忙著搬磚頭、扛木材的喲喝聲中,就這麼亂七八糟、草草的結尾了。
 
    「這場耗費了無數金錢和弟兄們降級的仗,居然這樣亂七八糟結尾了?誰來負擔財政的損失啊~~」羽憐大嫂欲哭無淚的躲在阿狼大哥的懷中悲傷不已。
 
    「嗯,收了整個天神冒險團,軍事實力大大增加,我想短時間內不會有人敢來攻打了。」白鳥麗人倒是一臉頗為高興。
 
    「門,又要重新設計建造了。」居遠目著四道慘不忍睹的大門,心中無限感概。
 
    「不知道羽憐肯給多少錢?」晴天也是充滿感概,民生組和財政組的戰爭現在才要開始呢。
 
    「陷阱全都要重放了……」小龍女臉色慘白,幾千個啊!
 
    「王子,你終於回來了。」南宮罪問了一句。
 
    「是呀,想不想我啊?」我滿臉堆笑。
 
    罪想了想,回答。「還蠻想的,尤其是越靠近戰爭越想。」
 
    「是誰說很想王子的?」遠在三個角落的邪靈、居和晴天三人齊齊回頭大吼,眼神透露出又是哪個不要命的敢來加入搶王子行列?
 
    罪面無表情,雖然我看見他滴下了一滴冷汗……他緩緩的轉頭。「我是說,歡迎城主回來無垠城!」
 
    「歡迎城主回來無垠城。」不知是哪個人突然爆出了一聲大吼,我很懷疑應該是空空那傢伙。
 
    「歡迎城主回來無垠城!」大伙開心的狂吼著,剛剛戰爭結束的太突然,大伙都還沒反應過來,現在終於爆發出來,爆發出守住城的開心。
 
    我也狂笑的高舉黑刀,狂吼一聲。「無垠不敗!」
 
 
 
第四集無垠賣唱團第二章 蛇吻
 
   「王子,你帶回來的人都很不得了啊?」小龍女帶些懷疑的問我。「你到底從哪邊找來他們啊?」
 
      我聳了聳肩。「晶和雲是我同班同學,只是恰巧遇到而已,而且他們也是剛剛才知道我就是王子。至於劍心和陽光…」我有點猶疑,要不要說呢?
 
      「是隱藏任務的NPC吧?」小龍女毫不猶疑的說。
 
      「你怎麼知道?」我驚訝了會。
 
      小龍女似乎愣了會?接著她沒好氣的說。「我好歹也是個隱藏GM好嘛!」
 
      「喔…」我搔了搔臉,不是說隱藏GM跟玩家沒兩樣嗎?我才會以為小龍女不知道嘛!
 
      小龍女深深嘆了口氣,她不敢置信的搖了搖頭說。「你這傢伙也真是好狗運,連這個超級無敵變態的隱藏任務都可以破解的了,你要知道,蘭提斯和劍心當初只是設計出來好玩的,從沒有想過會有人破得了。」
 
      「呃,其實也是有原因的。」該不該把劍心和陽光產生意識的事情跟小龍女說呢?我有點躊躇,畢竟小龍女是遊戲公司的人,誰知道她會不會把事情上報呢?
 
      「不過你最好是趕快跟大家說一下,它們是你的人形寵物,不然我看有很多人都把它們當成玩家看啦。」小龍女叮嚀著。
 
      「不,不能說。」我趕忙揮著手。
 
      小龍女懷疑的問。「為什麼?」
 
      「呃,因為他們有了自我意識,我沒打算把他們當成人形寵物,而是希望他們能像一般玩家一樣。」我一口氣解釋完。
 
      「自我意識?」小龍女的臉色大變。
 
      果然這個事情還是太嚇人了,我認真的深吸了口氣後說。「小龍女,你可以不要說嗎?不要告訴其他人好嗎?尤其是遊戲公司的人,不然陽光和劍心他們會有危險的,我不希望看到他們被銷毀掉,拜託妳。」
 
      小龍女的嚴肅表情持續了一會,我的心也高高的吊在那……最後終於破功,她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揮了揮手說。「放心啦,我一個字都不會說的,好不容易有NPC有自我意識,這麼好玩的事,我怎麼會告訴公司,讓他們破壞我的樂趣呢?」
 
      我無言了,哪家公司聘到小龍女,真是它的三生不幸。
 
      門「碰」的一聲被打開,我和小龍女都看向門口,一個熟悉的嬌俏身影撲進我懷裡,耳邊隨即響起:「王子,你終於回來了,我好想念你喔!」
 
      我面無表情的低頭看去,晴天這女孩真是隻打不死、逼不退的蟑螂……然後,一頭也非常熟悉的黑髮從我身後掉了幾撮下來,我再面無表情的回望,背後抱著我的是生命力比晴天更強的,號稱核子彈也打不穿他臉皮的居,他正含著兩眼淚光的看我。「王子殿下,您終於回來了,我一直都很擔心你呢。」
 
      更糟的是,站在我面前,頭上暴滿青筋的邪靈已經拔出細劍,然後,我面無表情的看著邪靈給了晴天和居一人一腳,把他們從我身上踢開,然後開始痛扁兩人……被扁的兩人心有不甘,居然連成一個陣線,晴天負責擋住邪靈,居在後面發冷箭,竟也把邪靈戳了幾個血窟窿。
 
      「不阻止他們嗎?」小龍女風涼的問。
 
      「有好戲看,為什麼要阻止?」我也風涼的回答。
 
      這時,邪靈的細劍被晴天打飛後,劃過了我的臉頰,在我臉上留下了個血痕……三人停手心疼的看著我,我用手把流出的血擦掉,微微笑著。「打我?有趣!」
 
      最後,小龍女一邊嗑瓜子,一邊看著我海扁三人,一邊跟我說話。「王子,你順便把鳳凰給收了吧?不然她一天到晚唸著梵,南宮罪也煩惱,白鳥也煩惱。」
 
      「誰是白鳥?」我右拳扁了居,右腳踩著邪靈,左手還拼命搔著晴天的癢。
 
      「喔,你還不知道喔,我把你不在時發生的事都跟你說說吧!」
 
      小龍女一五一十把這段期間發生的事情都跟我說了。
 
      「什麼?玫瑰和斷劍在一起了?」我大驚失色,該不會快包紅包了吧?不會吧?最近老媽一直跑出去玩,稿子都沒寫,家中經濟不佳,哪來的錢包紅包啊?想到這,我對地上的三人下手又更重了些。
 
      「你吃醋啊?」小龍女眉一挑。
 
      這時,地上半死不活的三人突然跳了起來,一臉擔憂的看著我,我沒好氣的說。「怎麼可能!」
 
      「那就好。」一聲呼氣聲從旁邊傳出,我轉頭看去赫然就是斷劍,還有玫瑰……和所有的人。
 
      「大家什麼時候來的呀?」我傻傻的問。
 
      「在你扁人的時候就陸陸續續到齊了。」小龍女聳聳肩。
 
      我憨憨的對大家笑著。「呃,大家好啊。」
 
      雲突然撲哧一笑……喂,有沒有搞錯啊,噗哧是女生專用笑法耶,你這個大男人搞什麼噗哧一笑啊!「大哥怎麼越來越呆了啊?剛開始還那麼有威嚴的說。」
 
      我飛踢~掀我老底,找死啊!踢完,我順了順衣服,比著四人跟大家介紹。「這是古雲非,結界師,綠晶是道士,陽光是魔法師,劍心是戰士。」
 
      被踢倒在地上的雲露出委屈的神情,擺出美人魚的姿勢,只差頭上沒打鎂光燈。「大家好,我就是老是被大哥欺負的古雲非。」
 
      「我是綠晶,很高興認識大家。」晶一副騙死人不償命的大家閨秀模樣。
 
      「我是陽光,請多多指教。」陽光優雅卻溫和的微微笑著。
 
      「劍心。」劍心吐出了一句話。
 
      見四人都自我介紹完了,我是不是該介紹現場的人給四人認識?可是…我數了數在場人士的數量,當下打消這個念頭,不負責任的丟了一句。「你們自己慢慢去認識吧。」
 
      「王子,你這次帶回來的同伴都非常有實力呢!」阿狼大哥開心的摸著我的頭。
 
      「當然有實力了,他們不知道花費了我多少的心血啊!」我感嘆遠目,回想起那段歲月……
 
      當初我辛辛苦苦爬上了第一高峰─湛藍山時,卻發現那三個死預言師老頭居然站在石碑前說:「來吧!小伙子,打敗我們,你就可以當大魔王……」啊不是,是打敗他們,他們就將一條大便送給我,我滿臉黑線的看著那條大便,心想我要一條大便幹麻?我也沒種菜,不需要施肥啊?
 
      「這個任務主要是要取得大還丹,石碑的名字和預言是附加的。」劍心緩緩的解說,看我一臉厭惡的看著那條「大還丹」,劍心又補充。「吃下大還丹,在三天內,練功速度增加十倍。」
 
      「喔?那倒是不錯。」我微微笑看著三個老頭,敬老尊賢已經暫時被我拋到腦後了。
 
      我和劍心批哩啪啦把三個老頭給沒頭沒腦打了一頓後,帶著大便和石碑的名字揚長而下,找到了正在烤肉的兩人。
 
      「你們兩個把這條大便分吃,然後我們去鬼窟狂練功。」我搶過剛烤好香噴噴的肉,然後不管他們倆上的驚駭神情,硬是一人半條塞進他們嘴裡,看到昏過去的兩人,我和劍心只好一人背一個趕回鬼窟去。
 
      回到鬼窟後,我在斷崖前掙扎半天,最後被不耐煩的劍心踹下去……救出了陽光後,我們就在鬼窟拼命幫晶和雲練功,憑著大還丹,兩人在三天內就升了近十五級,然後我們才用陽光的飛毯趕回無垠城,其間,為了怕來不及,我還威脅那條飛毯,逼它超速飛行…不然,我就把它當地毯放在無垠城門口供人踐踏。
 
      唉!這兩個死黨和兩個有意識的NPC可費了我不少功夫呢!不過,總算苦盡甘來了。
 
      我收回遠目,回望大家時,突然發現大家都是一副煩惱又不知該怎麼辦的模樣,我順著大家的目光看去……浴冰鳳凰!唉,我嘆了口氣,都答應南宮罪要搞定他妹了,小龍女也叫我收了鳳凰,這下真的在劫難逃了。
 
      「鳳凰……」我掛上一副憂鬱的模樣,朝鳳凰走了過去。
 
      鳳凰慌亂的對我大吼。「不要過來!」
 
      我停下腳步,淡淡的說了一句話。「我不知道你這麼討厭我。」
 
      「不、不是的,只是你……」鳳凰不知所云了一會,然後,居然掉下眼淚來。
 
      我居然惹鳳凰哭了,我也亂了手腳,現在該怎麼辦啊?慌亂之中,我似乎聽見了小龍女的密語:「去抱她啦,豬頭。」
 
      吼~說得容易,但是眼見鳳凰都哭得如此傷心了,我只有在心裡嘆了口氣,輕輕的摟住鳳凰,輕聲的安慰著她。「沒事的,別哭喔,沒有人會怪你的。」
 
      被我摟住的鳳凰先是掙扎了兩下,但是她越掙扎我抱得越緊,最後,她終於整個人窩在我的懷抱裡痛哭了起來。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因為梵他、他求我,我還是沒有辦法忘記他……」鳳凰在我懷中泣不成聲的述說著。
 
      我是不是對梵太仁慈啦,就這麼放他走了,唉,看來我真的越來越不血腥了,下次一定改進!
 
      「沒關係,現在開始忘記就好了,如果想起他,你就來抱著我好了。」一邊說,我一邊揉著鳳凰的長髮,我開始有點明白男人為什麼那麼愛長髮女孩了,柔順又香噴噴的長髮揉起來還真舒服。
 
      「王子…」鳳凰害羞的把臉整個埋在我懷裡,只露出兩個紅通通的耳朵。
 
      「嗯?」我把鼻子從鳳凰的秀髮裡抬起來,這不抬還好,一抬起來,就看見了三個怨靈……居被阿狼大哥拎在半空中,兩條腿拼命在半空晃;邪靈被罪和白鳥兩人抓住,眼裡滿佈血絲;晴天被玫瑰和斷劍拉住,氣得臉頰都鼓脹脹了。
 
      我滴著冷汗,身子有點僵住,顯然鳳凰也發現了,她羞答答的抬起頭來,然後也看見了三個怨靈……她臉色一變,堅定異常的看著我,呃…我突然又有了不祥的預感,而且我的預感一向是好的不靈壞的靈。
 
      「王子,如果你真的接受我的話,就吻我。」鳳凰閉上雙眼,臉抬得高高的,一副任君採擷的模樣。
 
      呃…果然預感又應驗了,要我吻她是沒問題啦,反正刺激的都吻過了─女的我吻過我表姊,男的我吻過遊戲NPC劍心,還有什麼嚇得倒我呢?但是,我現在要是當著三怨靈的面前吻下去的話,肯定永無寧日。居會哭倒長城給我看,邪靈會碎碎念女孩的貞節給我聽,晴天會抓狂,說不定還會找鳳凰單挑。
 
      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鳳凰已經掙開眼睛,她滿眼的淚水,但是,卻硬是撐著不讓眼淚掉下來,真是…惹人心疼啊!
 
      當下決定,我不再猶疑,捧起鳳凰驚訝的臉蛋,就狠狠的給她吻下去…
 
      「蛇吻,王子來個蛇吻吧,才能徹徹底底的迷住鳳凰啊。」小龍女興奮異常的在旁搖旗吶喊。
 
      蛇吻?什麼叫蛇吻啊?跟蛇接吻?我疑惑!
 
      「把你的舌頭伸進鳳凰的嘴裡攪一攪就叫蛇吻啦。」小龍女的聲音在密語頻道響起。
 
      喔…我照做,把舌頭伸進鳳凰嘴裡攪一攪……最後,實在快缺氧了,我終於停下了這個蛇吻,然後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心想鳳凰是吃了糖果嗎?嘴怎麼甜甜的?
 
      「好刺激啊……」小龍女愣愣的說,我朝小龍女瞄了ㄧ眼,小龍女你就算也想試試,也不要露出一臉躍躍欲試的模樣啊,有點矜持好嗎?
 
      我低頭看看鳳凰的情況,只見她兩眼早就變成兩顆大大的愛心,全身軟綿綿的只靠著我的兩隻手臂在支撐……有這麼誇張嗎?我只覺得有點麻麻的、甜甜的呀?我搔了搔臉,不管了,反正只要有把鳳凰從梵那裡引誘過來就好了,現在還得解決怨靈三人組呢!
 
      我把半昏迷的鳳凰交給了她姐白鳥,然後朝驚訝到已經化為石膏像的怨靈三人組走去,首先我走到晴天身邊對她笑了笑,晴天也不自禁的回笑著,然後……我比照舊法,狠狠的把晴天給蛇吻了,看著手裡又多一個眼睛變成兩顆大愛心的女孩,糟糕,突然覺得很好玩耶!
 
      我把晴天丟給了玫瑰後,轉頭看向兩個大男人,我皺眉,雖然我是不介意親女生啦,可是親男人的話……好歹我也是個嬌滴滴的女孩子,這麼做好像有點不太好啊?雖然我是蠻想比較看看女孩子親起來比較舒服,還是男人親起來比較舒服?
 
      「王子殿下……」居兩眼瀑布的看著我,語中充滿著悲泣。
 
      我正在想,不然就親一下居好了,看他那麼可憐,我正舉步想要走向居,而居也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時……
 
      「不準親他,親女孩就算了,不‧準‧親‧居!」邪靈身上的烈火已經快要實體化了,我停下腳步,為了我的生命安全著想,我只好對居聳了聳肩。
 
      「邪靈,我到底跟你有什麼冤仇?」居滿眼的悲憤。
 
      「血海深仇!」邪靈也狠瞪了回去。
 
      我轉身,沒再理已經扭打在一起的兩人,我伸伸懶腰後,發現…肚子餓了。「小龍女,我餓了。」
 
      小龍女一臉早就知道的表情。「已經準備好飯菜了啦,正好跟你還不熟的人認識認識,像是白鳥、白鳥的老公窗外,還有風無情的『爸媽』等等的。」
 
      「風無情的『爸媽』?」我加深了語氣在爸媽兩字,我怎麼記得風無情好像跟我是同一個娘胎生的?
 
      「對啊,這次守城,風無情的『爸媽』可出了不少力呢,而且他們也決定加入無垠城了。」小龍女故意學我加重了爸媽兩字。
 
      「……」我的肩膀馬上垮了下來,才剛搞定好一個風波,另一個風波就又起,我真的懷疑我今年是不是忘記安太歲了。
 
      
 
      我跟著小龍女走到吃飯的地方……然後開始暴汗,現在是有人要結婚嗎?怎麼搞得像喜筵啊!只見現場張燈結綵,以紅色為主要色調,然後擺上數十個的圓桌,所有人都在圓桌上坐定位,然後興奮的張大眼睛看著我的到來,突然有種我和小龍女是被萬眾期待的新娘新郎的感覺,我回頭想看看,我背面的牆是不是還貼了個囍字呢?
 
      血腥……這是我回頭看的結果,兩個不知道是用顏料還是真血寫出的血腥兩字,看得出來是剛寫好的,還在滴呢!
 
      「城主,您要先過目一下有關城的運作、財政支出嗎?」有點面生的人…應該是小龍女說的白鳥吧?她正拿著厚厚的一疊資料擋在我可愛的餐桌前,一臉恭敬而不謙卑的緩緩道來。
 
      「先吃飯吧!」我大手一揮,沒有任何事情比得上我可愛的食物。
 
      白鳥一聽,也收起手上的資料,她再度開口。「那麼,請您宣佈開飯吧!」
 
      我摸了摸鼻子,有點不習慣被人用敬語稱呼。「那麼,開飯吧。」
 
      安靜的眾人剎時開始動作了起來,我也迫不及待的坐了下來,準備享用美食……白飯和肉鬆和蛋花湯,我眨了眨眼,還是那三樣東西,不會吧,難道是開胃菜?「小龍女,這些是……」
 
      「主菜。」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麼,小龍女毫不遲疑的回答。
 
      「這…」我嘴角抽蓄,我是有聽卓哥哥說過,無垠城經濟好像不怎麼好,不過有這麼誇張嗎?
 
      「怎麼?某個花了五千水晶幣坐船去東方大陸的人,對於菜色不滿意嗎?」羽憐大嫂溫柔的嗓音響起,但是我卻如墮冰窖,渾身抖個不停。
 
      「這菜色真是人間美味啊,好久沒吃到這麼、這麼有助於健康的菜色了。」為了證明,我還端起飯碗,拼命乾扒著白飯。
 
      羽憐大嫂又微微笑著。「王子這趟旅遊應該是吃的不錯吧?」
 
      是不錯,我猛滴著汗,突然想起有個東西可以救命,我抓起包裹掏出了閃亮亮的紅寶石一顆(記得是哪顆吧?就是那顆鑲在某人大門上的…被我臨走前硬拔了下來。),雙手顫顫抖抖呈了上去。「大嫂,這是小弟的一點心意,請笑納。」
 
      羽憐大嫂示意鳳凰收下,而鳳凰居然…嗅了嗅紅寶石後說。「三千水晶幣。」
 
      喂,你是鳳凰,不是狗耶…還給我用嗅的。
 
      羽憐大嫂又用眼神示意了小龍女,小龍女趕忙丟下手裡的筷子,正經八百的說。「王子,由於經濟拮据,所以決定派你出去掙錢。」
 
      我比著自己的鼻子,滿臉愕然,我?掙錢?花錢還差不多……該不會!真的要我去當牛郎之類的吧?我臉色發白的問。「怎麼掙?」
 
      娃娃突然笑臉燦爛的說。「王子哥哥長得那麼好看。」
 
      小龍女點著頭。「血腥精靈的名氣又那麼大。」
 
      完了,完了,真的要抓我去當牛郎了嗎?我生平第一個打工,居然是要賣身?不行,絕對不行,這要是傳出去,我這小女子還怎麼做人啊?絕對不行……不過,我瞄了羽憐大嫂越來越濃的微笑…呃,頂多做個伴遊男郎,賣笑不賣身我還可以接受……再看了眼羽憐大嫂的笑臉……呃,最多、最多,我可以接受賣身給「美女」。
 
      「聽小龍女說,你唱歌很好聽啊?」阿狼大哥突然牛頭不對馬嘴的問了一句。
 
      我愣住,我唱歌很好聽?我轉向小龍女,滿臉疑惑的看著她。
 
      「你不是唱過It’smylife給我聽嗎?」小龍女揚了揚眉。「我敢保證,你至少是唱得跟原唱者不相上下。」
 
      「王子,你來唱,我來幫你伴奏吧!」居當真就拿起古琴試起音來了。
 
      用古琴唱搖滾歌曲?不好吧?我怕不是原唱者會從墳墓爬起來罵人,不然就是古琴會斷裂……但是,看到眾人這麼期待的眼神,我又不好意思說不,只好跟居商量看看。「換一首抒情一點的吧,那首不太適合用古琴來伴奏。」
 
      「哪首?」居
 
      我想都不想。「夢想要飛」
 
      當居彈出第一個音時,我似乎也沉浸在歌的意境裡,我微微開啟嘴,唱出了:
 
      夢想要飛
 
      用翅飛已經不再稀奇羽毛太過柔軟
 
      夢想很沉很重起飛似乎無比艱難
 
      我跳我躍我嘗試
 
      我跌我傷我心憐
 
      躍過了心過了艱苦卻過不了情
 
      踏出最後一步傷了己傷了人卻傷不了永恆
 
      傳說用悲用苦用心傷來堆疊
 
      感動在於要飛而非飛
 
      夢想要飛
 
      BY御我
 
      我停下歌聲,深呼吸一口氣,把自己從歌的情境中放出來,當我再次張開眼睛時,只見所有人都是一副沉浸的模樣,我只有搔了搔臉,我唱得有那麼好聽嗎?
 
      羽憐大嫂第一個張開了眼睛,她眼中精光四射,只吐出了一句話。「發財了!」
 
      「呃?」什麼意思?我怎麼又有不祥的預感了,尤其當我不小心看到我老爸老媽正坐在我左邊那桌時,他們若有所思的臉,我的心更是猛跳了一下。
 
      
 
第四集無垠賣唱團第三章 賣唱旅行團
 
   「要我去當歌手,開演唱會?」我頭有點發暈了,大家是在想什麼啊?我不是城主嗎?怎麼又變成歌手了啦?
 
      「對啊,你看看你自己。」小龍女硬塞了面鏡子給我。「你看看你那張超級無敵俊臉,修長勻稱的身材,高貴冷酷的氣質(只要不說話的話。),再加上實力派的歌喉,你不去賣ㄕㄣ……賣唱片,這不是暴殄天物嗎?」
 
      我瞄了眼小龍女,懷疑她是不是說了ㄕ開頭的字?「可是,這是網路遊戲耶,哪有人在遊戲裡當歌手,還開演唱會的啦?」
 
      「還有拍寫真集。」小龍女補充,見我面色煞那慘白,她再度補充。放心,不會讓你三點全露的,頂多露一點點……。」
 
      「一點點?」我有點懷疑的問。「真的一點點?」
 
      「對啊,一點點!」小龍女笑得無比真誠,雖然我後來才知道,小龍女所謂的「一點點」有兩個點,所以露兩點就叫一點點……小龍女,你國文到底是誰教的?
 
      「等等,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遊戲裡怎麼能當歌手啊?我也不是吟遊詩人。」我強烈抗議。
 
      小龍女突然眉一揚說。「你什麼時候開始在意起遊戲裡能做什麼和不能做什麼了?只要想做就做,這不是你最大的風格嗎?重點是,你到底想不想做而已。」
 
      我一愣,之前…我好像真的是想做就做喔?歌手,我偏著頭想了想,聽起來還挺有趣的,最後我哈哈笑了起來。「那就做吧,當個歌手好像蠻有意思的。」
 
      「那太好啦,我想想喔,首先要去日月星三城當街頭藝人,來造點知名度和聲勢……」小龍女說著說著,瞄到羽憐大嫂的燦爛微笑,趕忙補充一句。「順便賺錢。」
 
      看見大嫂的笑容緩和一點後,小龍女鬆了口氣繼續說。「最後,等到聲勢造起來後,回到無垠城辦演唱會,一來可以賺錢,二來可以當無垠城拉人潮,一舉數得。」
 
      我想了想,提出問題。「那我要把居帶去伴奏嚕?」
 
      聞言,居的眼神馬上發亮起來。「我可以跟王子殿下去嗎?」
 
      「不只居,我想還得再找幾個人,組個樂團出來,畢竟第二生命可沒有音響可以用。」小龍女有點猶豫。「不知道鼓具這類的東西,第二生命裡的工匠做不做得出來?」
 
      「鼓具我是不知道啦,可是吉他可以做得出來。」晴天突然冒出一句話來,還伸手進包裹裡,抽出了一把吉他。「我就有一把。」
 
      「你會彈吉他?」小龍女眼睛發亮。
 
      晴天高高的昂著頭。「那當然,我學了十年了呢,彈得可好了。」
 
      「太好了,樂團又多一個人了。」小龍女高興的記下一筆。
 
      我啃著我的肉鬆配白飯拌蛋花湯,一邊有點懷疑,有人把古琴和吉他配在一起用的嗎?不管了,反正我只負責唱歌,其他的事就交給小龍女吧!嗯……肉鬆蛋花白飯粥還是挺不錯吃的嘛。
 
      「我也要去。」邪靈冷冷的說,兩眼瞪著居。「我不會讓居跟王子獨處的。」
 
      「你…」居氣得握緊拳頭。
 
      「你會什麼樂器嗎?」小龍女興致勃勃的問,她臉上唯恐天下不亂的神情一覽無疑。
 
      「蕭。」邪靈簡潔的回答。
 
      喔…太好了,古琴配吉他再加上蕭?跟我手裡這碗亂七八糟的東西有得比。
 
      「還有我。」眼見迷戀王子四人組已經入了三個,鳳凰也趕忙說。
 
      「你又會什麼?」
 
      「我會打鼓,而且也打了十年了。」鳳凰中氣十足的說,惹得旁邊的晴天老大不高興。「我馬上去找工匠幫我做鼓具出來,一定可以做出來的。」
 
      「好,居會彈古琴,邪靈會吹簫,晴天會彈吉他,鳳凰會打鼓。」小龍女記錄好後,眉頭一皺說。「那就分成兩組人馬吧,男生負責抒情方面,女生負責搖滾部份。」
 
      我感歎了一下,眼神看向遠方。「這年代真是變了,男的都在走氣質路線,女生都愛搖滾樂,看來是我老了。」
 
      小龍女給了我個大暴栗,然後密語跟我說。「所以你這個不男不女的,兩種都要會唱。」
 
      好痛!我含著兩泡眼瓷A嘟著嘴不甘心的念。「唱就唱嘛!還打我頭,會變笨的啦。」
 
      「嘿嘿嘿,無垠樂團成員就這麼決定了,居你現在趕快去寫曲、譜詞,邪靈你去編舞步,王子記得記歌詞,晴天、鳳凰我們去準備打歌服。」小龍女兩眼放光的拉著晴天和鳳凰,彷彿瞬間移動般消失無影蹤……
 
      「居…你會寫歌?」我怎麼不知道居還會寫歌啊?
 
      居滿面的愁容。「我?從來沒寫過歌。」
 
      我和居沉默了一會,我抱著萬分之一的希望轉頭問邪靈。「你會跳舞?」
 
      「會。」邪靈回答,而我終於燃起了一絲絲的希望。「跳過土風舞。」
 
      我目前的心境冷得好像冷凍庫裡的硬得可以拿來殺人的魚。
 
      小龍女突然探了一顆頭回來。「做不好的就踢出無垠樂團,王子除外,王子做不好的話,三壎u能吃乾白飯。」說完,又縮了回去。
 
      我暴著兩條青筋,如果我的心境剛剛是冷凍魚,現在就是火爆火山,死小龍女,每次都拿食物來威脅我,就不要被我抓到你的把柄,不然我一定把你@#^&%!*(此手段太過暴力,為避免作者被新聞局抓走而無法寫文,故消字!)
 
      此後數天,只見一名文學史教授在課堂上教文學史的時候,眼睛卻猛看著手上的國小音樂課本,更扯的是,還能把文學教的頭頭是道……喂!天才也不是這樣用的吧;另外,某冷酷型帥哥的大學研究生在做實驗時,會突然跳起街舞、華爾滋,甚至是歌仔戲,被人懷疑是做實驗所引發的小腦不協調症候群,正深入調查中。
 
      至於我,因為歌還沒出來,所以被迫去練歌喉,整天在那邊「都瑞米發縮…」個不停,還老是被小龍女、晴天和鳳凰這三人抓去東量量西量量,不然就是東換一套衣服,西又套上件長褲的,本來啦,身為女孩子的一員,我是蠻愛挑衣服的,不過每次換上後,都得面對三名女色狼的視姦,就不太好受了,尤其當我發現衣服的布料怎麼越來越少的時候……我就落荒而逃了。
 
      不過在我逃走,而她們強迫邪靈穿衣計畫失敗後,就把柔弱的居給抓去穿泳褲……什麼?我怎麼會知道?廢話,這麼養眼的鏡頭,我會錯過嗎?
 
      總之,無垠樂團就這麼漸上軌道,而第一首歌、舞步和打歌服也出現了。
 
      第一次試唱,就在無垠城的廣場上揭幕了。
 
      我穿著黑與紅搭配而成,露出半個肩膀和手臂的緊身衣和長靴,看起來性感且冷酷。背後是兩個跟我穿得同樣款式的迷你裙裝和熱褲裝,兩名性感迷人的美女,穿著短靴的晴天如火般活潑俏麗,另外,穿著高跟鞋的鳳凰則像冰般成熟冷艷,兩人跟在我後頭,踏上了臨時搭建的舞台。
 
      看著台下一雙雙等待的渴望眼睛,我心中湧起了一股想大唱特唱來滿足我自己和他們的感覺,我閉上雙眼,回想著居作的第一首歌,沉浸在那首歌的歌詞裡,心情激昂,而激昂的歌聲中帶點淡淡的愁,如同飛蛾撲火:
 
      
 
      你笑 你哭 你的動作 都是我的聖經 珍惜的背頌
 
      我喜 我悲 我的生活 為你放棄自由 要為你左右
 
      你是火 你是風 你是織網的惡魔天使的誘惑
 
      改自
 
      詞/曲:阿信
 
      我唱著,隨著鳳凰的有力鼓聲和晴天的野性吉他聲,跳著邪靈精心編出的妖艷狂野舞蹈,自己彷彿是撲火的飛蛾,正在唱出自己人生最後的一首歌,正在奮不顧身的撲向烈火般的愛情。
 
      我唱畢,台下的人都是一副迷醉的模樣,看來我真是唱的不錯嘛!我開心的想……
 
      「這首好像沒有夢想飛翔唱得好啊!」小龍女皺緊眉頭。
 
      這句話像個大鐵鎚敲在我頭上,我眷敢C娑的看向小龍女,哀號著。「怎麼可能?這首我練了很久耶!」
 
      「可能是感情不足吧。」小龍女看向居。「很明顯,王子你沒有嘗過戀愛,尤其是單戀加苦戀。」
 
      小龍女越講,居的臉色就越黯淡,最後他微微張開了嘴,唱出了同一首歌。
 
      
 
      同一首歌,唱出來的意境如此不同,我明白小龍女說感情不足的意思了,居的聲音竟然可以這麼複雜,哀傷卻義無反顧,痛苦卻又甜蜜,尤其當他的眼神緊盯著我,我幾乎、幾乎不敢直視他,我怕會不小心……惹怒旁邊眼神已經降到冰點以下,只要居有進一步舉動,就要開始做人肉叉燒包的邪靈。
 
      尤其,我背後還有兩個也很想做人肉叉燒包的女性……開什麼玩笑,只有我可以毆打凌虐居,其他人免談!
 
      一想到這,我好像很久很久都沒有海扁居了喔?我泛起溫柔的微笑,用最溫柔的語氣說。「居,你來教我怎麼唱吧。」
 
      「好的,王子殿下。」居一臉感動的朝我跑了過來,我也非常高興的看著他跑到我面前,然後我單手拎著他,丟下了一句:「我去練歌了。」就把居拖進了某房間……嘿嘿嘿!
 
      「總之,還是加緊練歌吧,最慢在一個禮拜就要把你們踢去日月星三城賣唱了,可別丟了無垠城的臉。」小龍女叮嚀著。
 
      「是。」大家異口同聲的回答。
 
      
 
      某日,練完歌,我突然覺得我好像把某四個人帶來後,就幾乎沒理他們了,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帶著一點不安的良心,我密了他們。
 
      「晶、雲?你們在哪邊?」我帶點擔憂的語氣。
 
      雲馬上帶著興奮的語氣。「在挑房子。」
 
      「挑房子?」我愣了愣。
 
      「對呀,身為無垠城的一員,居說我們在這邊置產可以半價耶!」雲興奮的說。
 
      「賣掉沒有用到的船票,再加上一點積蓄,我們可以買下不錯的小房子呢!」晶也忍不住高興的語氣說。「所以就來挑房子了,不然等到無垠城正式開放後,那就會有很多人來搶了呢。」
 
      「喔喔喔,那我是不是也要趕快挑房子啊?」我著急的問,但是又想到身上的錢早就被羽憐大嫂收刮一空,嗚~買不起房子住,難道身為城主的我居然要流落街頭了嗎?
 
      雲用一種古怪的聲音回答。「大哥,你應該是住在宮殿裡吧?買房子做什麼?」
 
      晶則是用哭笑不得的語氣說。「大哥,非常隊、暗黑邪皇隊,玫瑰小隊還有南宮罪等等這些無垠城的核心成員都是住在宮殿裡,你是城主耶,不可能讓你自己掏腰包住在外面吧?」
 
      「喔,原來是這樣啊。」我恍然大悟,接著說。「那你們挑好後,記得通知我去坐坐啊。」
 
      「那當然嚕。」雲回答。
 
      我突然想起。「對了,你們知不知道陽光和劍心在哪邊啊?」
 
      「他們好像常常坐在無垠酒樓裡。」晶想了想。「不然就是在無垠城裡到處逛街。」
 
      「那我去找找他們好了。」我開始煩惱起來了,晶和雲去挑房子了,那劍心和陽光呢?他們要住在哪邊?我也沒多餘的錢幫他們置產……我搔了搔臉,頂多就和我住同一間房吧!反正我應該很少用到房間的。
 
      我急匆匆的跑到無垠酒樓,毫不費力的找到正在品茗的兩人,我坐了下來,搶過了劍心手上的茶一飲而盡,然後不慌不忙的開口。「你們兩個這幾天過得怎麼樣啊?」
 
      劍心瞪了我手中的茶一眼,半句不妒漁章L一個茶杯,幫他自己重新沏了杯茶,而陽光笑著回答我。「過得很好,在這座城裡到處逛逛,看看人群,還有在這邊喝喝茶。」
 
      「聽起來好像很無聊啊!」我有點過意不去,把人家帶出來後就沒理會過他們。「要不,你們跟我一起去巡迴演唱吧?這樣你們也可以去看看其他的城。」
 
      「巡迴演唱?」陽光露出不解的神情。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說得比較好聽是巡迴演唱啦,其實只是到三城去當街頭藝人。」
 
      「街頭藝人?」陽光再次露出不解的神情。
 
      「就是在街上唱歌的。」我再次解釋。
 
      「為什麼要在街上唱歌?」陽光帶著優雅的微笑問我。
 
      「為了賺錢……」硍,我怎麼有種遇到另外一個肉包包的感覺。
 
      「賺錢要做什麼?」陽光問人不倦的再度發問。
 
      我瞄向一旁沒事的劍心。「這個嘛,這個問題你問劍心好了,我也不是很知道。」
 
      陽光皺了皺眉。「我問問題的時候,劍心總是不回答我。」
 
      我看向一旁無語的劍心,總算有點明白為什麼他這麼沉默寡言了……如果我跟陽光單獨相處個幾個月,我想就算是我這個三姑六婆都會了解沉默是金的道理,我開始在想,或釦皒荍漟謙葵熄釧M好奇寶寶陽光丟在一起,他們應該會相處的很愉快。
 
      「反正,你們就和我一起去巡迴演唱吧。」我打哈哈道。
 
      陽光又是一道溫和的微笑。「好的。」
 
      「那兩個人似乎一直很想過來跟你聊聊。」劍心突然開口,指著我的右後方。
 
      「喔?」我轉頭看去,然後脖子就僵硬在那邊,難以動彈,因為映入我眼簾的好像是我那兩個不成材、整天只會玩電動、飯也不做稿也不寫的老爸和老媽。
 
      他們一見我轉頭,兩人就興奮得不得了,拼命跟我揮著手,還急忙跑了過來,我老媽一臉興奮的開口。「城主你好啊,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們?我們曾經在冒險隊大會上見過,而且我們的兒子就是暗黑邪皇隊的風無情。」
 
      是啊,你女兒還是無垠城的城主呢,我怎麼可能不記得我爸媽呢?我無奈的想,但還是掛著笑臉寒暄。「當然記得,你們是親親老公和親親老婆吧。」
 
      「老公你看,城主真的記得我們呢!」我老媽一臉感動的說。
 
      「我就說嘛,城主怎麼可能不記得我們呢?想看看攻城當天,城主是多麼的意氣風發,不可一世,簡直如同天神降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