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邪惡小鬼的秘密基地
關於部落格
  • 641727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二分一王子(七)

  
 
第七集 生命的消逝
 
第一章 超級戰艦
 
       居的心……
 
    我想都沒想,直接朝居撲了上去,但是可惡的系統卻比我更快,居在我眼前消逝成點點白光,他的臉上還帶著無憾的微笑……而我整個人重重的撞上地面,只覺得一股想哭的衝動湧上來……
 
    居消失了居消失了居消失了!慌張在心底慢慢泛開,居他真的消失了嗎?他不會再出現了?那個嘻皮笑臉、總是任我打任我罵、總是默默站在我背後的居消失了?
 
    「王子,你發什麼呆啊?流風還在這裡耶。」小龍女氣急敗壞的喊。
 
    我含著淚抱住小龍女:「小龍女,居消失了,怎麼辦?」
 
    我懷中的小龍女突然身子僵了一下,兩隻手扣住我的頭,卡的一聲把我轉向流風……嗚,血少了好幾百滴……
 
    小龍女一字一字的說:「我說,流風還在這裡,你是聽不懂嗎?」
 
    「我知道了,我會為居報仇的。」我雙眼發紅的看向流風:「他讓居消失了,我拼上這條命也要幫居報仇!」
 
    後腦杓一陣劇痛後,我跟大地來了個全身式接觸,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就聽到小龍女批哩啪啦的開罵……
 
    「混帳東西!你是把我的話當作耳邊風嘛,我之前才說HD的設定是,殺死了玩家後,NPC也會跟著消失,現在流風好端端的站在那邊,你還在那邊念居消失了,簡直是不把我之前的說明聽在耳裡!跟你說明根本浪費我的口水,比對牛彈琴更沒建設性。」
 
    我頭抬了起來,雙眼發亮,這麼說居沒有消失嚕?不行不行,我要確認一下,馬上開了密語頻道,急匆匆的問:「居居居!你還在嗎?」
 
    「我在啊,王子你小心流風,我馬上去把大家叫出來幫忙。」居著急的回話。
 
    我感動的聽著這句話,居還在耶,太好了!
 
    「王子!你有沒有聽我說啊,流風還在!你趴在地上不起來,是打算讓他方便殺你嗎?」小龍女的聲音聽起來已經瀕臨暴走的邊緣,我趕緊跳了起來,黑刀也拔出來,謹慎的看著流風的舉動。
 
    「放心,主宰不許我們殺你。」流風冷冷的說:「不然剛才你應該死上千遍了。」
 
    「主宰為什麼不許你們殺我?」我突然好奇心大起,之前土孩也說不能殺我,現在流風也這麼說,真讓我有一種奇特的感覺,生命主宰是不是……不想殺我呢?而且是專門針對我而已,從流風可以毫不在乎的殺死居,卻遲遲不殺死我這個真正惹火他的人就可以看出來。
 
    「我不知道,但是主宰的命令是絕對不可以忤逆的。」流風冷冷的回應。
 
    我偏著頭想,嗯,生命主宰不准流風殺我,流風也說他絕對不會忤逆主宰的命令,這兩句話加起來好像等於,流風絕對不會殺我!想到這,我露出陰陰的微笑,既然如此,那我還有什麼好顧忌的?
 
    「你納命來吧!」拔出黑刀,我想也不想的衝到流風的身前,馬上手起刀落,打算狠狠教訓流風一頓。
 
    流風卻從從容容的躲開,眉一挑的說:「你想殺我?」
 
    「廢話,不然我是要拿刀幫你抓癢嗎?」我理所當然的喊,手上的黑刀可也沒閒著,直砍橫劈,卻沒有一刀砍得中流風行雲流水的身影。
 
    「人類還真是自不量力的代表啊。」流風不屑的擺擺手。
 
    聽到這話,氣得我差點拿刀砍人……呃,我好像已經在砍了。不過話說回來,流風說得也沒錯,只憑我一個人根本動不了流風,心頭寒意冒起,那我動得了生命主宰嗎?
 
    我用力晃了晃腦袋,我還有同伴啊!大家同心協力,一定可以打敗生命主宰的!
 
    「王子。」居的聲音從背後傳來,還伴隨著許多人的腳步聲,不用回頭我都可以知道,肯定是居「繞人」來幫我了。
 
    流風的臉一沉:「差點忘了,人類還是以多欺寡的代表,哼。」
 
    我有點惱怒的回:「喂,你可是BOSS耶,遊戲設定本來就不可能讓玩家單挑BOSS了,這跟人類還是NPC沒有關係!」
 
    「啊啊,開始找藉口了。」流風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這傢伙真是比我弟加上小龍女還欠扁,而且還跟天仙一樣都說不通,簡直是超級難搞的類型,真是的,生命主宰都把屬下放牛吃草嗎?先是天仙賴著不走,現在又來個流風,把我無垠城當作托兒所啦?
 
    「王子,我們一起解決他。」居的眼睛冒出熊熊烈火。
 
    我還來不及開口回答,流風卻搶先開口了:「你們這點人連天仙都殺不了,更別提我,放心,我也不打算殺你們,我是來收拾天仙那叛徒的。」
 
    「你要殺天仙?」我有點疑惑:「主命主宰不是不准你們自相殘殺嗎?」
 
    「是不准我們自相殘殺。」流風露出了奸險的笑容:「但是天仙背叛了我們,當然就不算是『我們』了。」
 
    這根本就是強詞奪理,居和我都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流風的臉色突然轉變,變得猙獰起來,他威脅的冷吼:「天仙在哪?再不說,我就血洗無垠城。」
 
    說完,我就聽見城堡起了劇烈的震動,風聲呼嘯而過,四周的窗戶都被狂風震碎,我感受到,風勢竟強烈到我竟然得使勁吃奶的力氣才有辦法站穩。
 
    碰!我吃驚的回頭一看,只見居和許多無垠城的人都貼在牆上,拼命用手擋住那幾乎可以說是割人生痛的風。
 
    欺人太甚!我怒吼著:「不知道!就算知道也絕對不會告訴你。」
 
    「什麼事情絕對不告訴流風?」
 
    我冷哼一聲:「當然是天仙的下落……」咦?這個聲音好像是……我轉頭一看,下巴差點掉下來,天仙正站在門口皺眉,而他手一揮,天緞憑空冒出來,代替了破碎的玻璃擋住風勢,而室內總算回復到無風的狀態。
 
    流風一見到天仙,馬上暴怒的吼:「叛徒!你總算出來了,看我代替主宰來消滅……」
 
    「啊,流風,好久不見了。」天仙像看到多年不見的好友似的,熱絡的朝流風走過去。
 
    流風腳下一絆差點摔倒在地,他趕緊站穩,後冷笑一聲:「狂風之擊!」
 
    我心頭警鐘響起,馬上朝毫無防備的天仙飛撲過去,而在我撲倒天仙的同時,數道螺旋鑽型的風把方才天仙站的地方給炸鑽破一個大洞後,還傳來數聲炸裂聲。
 
    我回頭看見那個可以讓我從三樓直接看到地下室的大洞後,簡直是怒不可遏:「你太過分了,天仙好歹也是你們的一員,你想殺死他嗎?」更重要的是,這麼大的洞要多少維修費啊?羽憐大嫂肯定不會放過我的!
 
    「你說對了。」流風的臉蒙上了陰影,幾乎沒什麼動作的他居然開始比起了奇怪的手勢,這肯定不是普通的攻擊!
 
    「所有人馬上離開這裡,快!」我怒吼後,眾人都狂跑向門口,只有居還猶豫的看著我,但在我的飛腿一踹之下,居也飛出了門口,而後在我眼神威脅下,他終於開始逃命,至於小龍女……她不用我擔心啦,第一個跑的就是她了。
 
    我往流風看去,正巧看到流風靜止不動的怪手勢,還有他臉上那滿足的笑容……慘了!把天仙扛在肩頭後,我下意識的選擇了破窗而出,雖然這有三層樓那麼高,但是我敢肯定流風這擊絕對比跳樓恐怖得多。
 
    身處半空中,背後傳來恐怖的爆炸聲和四處亂飛的石塊,而遊戲裡的地心引力也老實不客氣的讓我開始往下掉。喔,真是太棒了,說不定我摔死的同時,還可以順便被石塊埋掉,連墳都不用挖了……我有點無奈的自嘲。
 
    但是,我卻停在半空中不動?我疑惑的抬頭,正巧迎上天仙的眼神,異常冷靜成熟的眼神,看得我差點懷疑這真的是天仙嗎?但是突然間,天仙調皮的對我眨了眨眼,變回那個迷迷糊糊,心智年齡不知道有沒有五歲的天仙。
 
    天仙的身體慢慢浮了起來,而我也隨著飄了起來,嘿,在半空中漂浮的感覺還真不賴……我的天,我瞪大了眼看著城堡,我的無垠城堡……怎麼剩半邊啦!
 
    我慘白著臉看著城堡,大家辛辛苦苦建起來的無垠城堡如今卻有一半變成了石塊堆成的廢墟,居費盡心思的設計,羽憐大嫂拼命的湊錢,大家當免費建築工,還有當城堡建起來時,大夥的感動……一切都毀於一旦!
 
    我突然平靜下來,平靜得連臉上都沒有一絲表情,或許是根本沒有表情可以表達我現在的……憤怒!
 
    「流風,主宰會生氣的。」天仙皺眉看著流風。
 
    流風怒吼:「我才不管,我不滿你很久了,像你這樣的叛徒根本沒有資格當我們的同伴,主宰早就該收拾你了。」
 
    「主宰不准我們互相殘殺,也不可以阻止王子去北大陸,你不可以忤逆主宰的命令。」天仙喊著。
 
    我愣了半响,主宰不准四大天王阻止我去北大陸?但是他明明派了這麼多裝載HD的NPC來威脅我們不准去北大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才不管,我要毀了這個該死的地方,滅了你、殺了王子!」流風的眼中散發著殘酷,隨即又比出一堆奇怪的手勢。
 
    「天仙!快阻止他。」我著急的喊,城堡的毀壞已經夠讓我心痛了,要是連無垠城都消失了,那我該拿什麼臉去面對大家?
 
    原本已經開始唸著古怪咒語的天仙,卻突然停了下來,呆呆的看著天上,急得我伸手掐住天仙的脖子狂搖。
 
    「主宰?」天仙不敢置信的吐出這句話。
 
    流風的臉上出現一絲驚慌,他慌亂的順著天仙的眼神看,這一看,讓他語氣驚恐到極點:「怎麼可能?主宰沒有辦法出北大陸的。」
 
    我這時也注意到天空中多出的人,那血紅的長髮飄在空中,俊美的臉上有著奇異的魔紋的人,除了眼神沒有那麼宿命憂愁感外,和小龍女拿給我看的照片是一模一樣,正是生命主宰的模樣……但是,小龍女不是說生命主宰被他們困在北大陸的嗎?
 
    「流風,你違背了主宰的命令。」生命主宰說出了這句話。
 
    呃,這句話怎麼聽起來怪怪的……啊,對了,哪有人用用第三人稱來稱呼他自己的,這是怎麼回事?我大感困惑。
 
    「你是誰?你…不是主宰吧。」流風懷疑的問。
 
    「主宰的分身。」生命主宰……不,是他的分身解釋:「主宰可以透過我來知道第二生命發生的事情。」
 
    「回去吧,流風,主宰很生氣。」生命主宰的分身面無表情的說。
 
    「主宰很生氣?」流風露出了慌張的神情:「好好,你跟主宰說,我馬上就回去。」
 
    離去前,流風還給了天仙一個惡狠狠的眼神,但是天仙卻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還跟流風揮手道別,氣得流風差點又要撲上來,但是最後他卻只是瞄了眼生命主宰的分身,然後訕訕然的飛走。
 
    「生命主宰的分身是嗎?」我冷冷的攔住正要離去的生命主宰分身,他停下來面無表情的看我,而我也冷冷的瞪他,我緩緩的舉起手,把四根手指頭屈起,留下食指直直伸出,比向毀損的無垠城堡,我再認真不過的說:「賠錢!」
 
    「……」
 
    「幹什麼?想賴帳嗎?你知道無垠城堡是花了多少錢建的嗎?」我拳頭握緊、神情激動的怒吼,開什麼玩笑,要是不把重建費拿回來,誰知道我去不去得了北大陸,說不定在中央大陸就被財政組和民生組分屍解體了。
 
    過了好~幾秒鐘,生命主宰分身還是一動也不動,臉上連半點表情都沒有,我不禁皺起眉眉頭來,該不會這個堂堂的生命主宰、第二生命之神……的分身,還想賴帳吧?
 
    生命主宰分身還是保持沉默,但他緩緩舉起右手,比向半邊毀損的無垠城堡,念了幾句怪咒語後,神奇的事情突然發生了!
 
    那些個石塊殘骸的居然動了,我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們自動自發的黏在一起,然後石塊變成了牆壁,再來幾片牆壁跌跌撞撞的合在一起,變成一個房間,而碎木片什麼的也回復成椅子、桌子,然後跳到房間裡擺好。
 
    才沒多少功夫,無垠城已經回復到它原本的面貌,哪有一點毀損的情況。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幻想著:「好方便的能力,如果我有這個能力的話,那就不用擔心以後弄壞東西,羽憐大嫂會生吞我了。」
 
    「這樣應該可以吧?若沒有事情,我走了。」生命主宰的分身沒有感情的說。
 
    我馬上回過神來,大吼道:「等一等!」
 
    「還有什麼事情?」生命主宰的分身還是那副面無表情的死樣子。
 
    「你說生命主宰可以透過你來知道一切?」我疑惑的問。
 
    「我的眼睛即是生命主宰的眼睛。」
 
    「那好,你看著我,記得要看著我唷,頭不要轉開。」我調整好位置,確定自己在生命主宰分身的正前方後,我大剌剌的指著生命主宰的分身,氣勢凌人的喊:「生命主宰,你給我等著,我血腥精靈王子絕對會到北大陸去把你幹掉,你最好乖乖把脖子洗乾淨等我,聽見沒有?」
 
    「聽見了。」生命主宰的分身突然輕輕的說,臉上一閃而逝的表情……是溫柔?
 
    我都還來不及回應,生命主宰分身卻已經轉身飛走,看得我真是……好生怨恨自己怎麼不會飛……等等,如果當天去殺生命主宰的時候,他也這麼一飛,那我哪能夠跟著飛上去砍人啊?總不能叫天仙帶我飛上去吧?
 
    就算肉包子有竹蜻蜓,可以帶我飛,但是我又必須分出一隻手來抓住肉包子,剩下一隻手真的能夠殺掉生命主宰嗎?我又不是神鵰俠侶的楊過,缺了一隻手臂還是變得更厲害咧!
 
    「王子,你沒事吧?」居擔憂的問,又補充說:「我們剛剛被壓在石塊下了,所以沒辦法來幫你,你沒有受傷吧?」
 
    我偏著頭,答非所問:「居,有沒有辦法讓玩家可以飛?」
 
    「飛?」居先是疑惑的問,然後身子強烈震動了一下,嚴肅的說:「王子你想得沒錯,要是不能飛的話,根本不可能打得贏能夠飛上天空的生命主宰,這件事我會去找小龍女商量的。」
 
    「嗯,要是我能飛的話……」我冷哼兩聲:「我看火凰那個死傢伙還敢不敢拐帶我家肉包子飛飛。」
 
    「想不到生命主宰居然造了個一模一樣的分身出來。」小龍女突然鑽了出來:「這下子可麻煩了,我們要偷偷摸摸去北大陸,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尤其剛剛還有個笨蛋對著生命主宰大喊要去宰掉他。」
 
    我心虛了一下,但是馬上想到居說,生命主宰是無所不能的,那他應該早就知道我們要去北大陸幹掉他了吧?我才要理直氣壯的開口反駁小龍女的笨蛋理論時,她卻先一步開了口。
 
    小龍女嘿嘿兩聲說:「雖然離出發還有段時間,王子你想不想先看看我們的交通工具啊?」
 
    我的興趣完全被引起來了:「我們的交通工具是什麼東西?」
 
    小龍女神神秘祕的一笑,扔下一句話:「跟我來。」
 
    我懷著可以殺死很多貓的好奇心,跟了上去,而我的跟班─居,當然也跟著我的腳步走,還有另外一個小龍女的跟班─我老弟風無情,也亦步亦趨的跟了上來。
 
    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到了城外的湖泊邊,雖然湖泊聽起來好像是個小小的,沒事還會有美女在裡面洗澡,然後不小心被男主角偷看到的那種小湖面,但是這個可不一樣,這個位於無垠城北方的湖泊可說是,大!
 
    我得努力眺望,才能夠勉強看見霧濛濛的對岸,脖子還得左右轉動約兩百七十度才能看見左右邊界,說了這麼多,重點是,我除了一堆水以外,什麼都沒有看見!難道我們這行人要游泳去北大陸嗎?那我是不是該買件泳……褲?
 
    不,重點是,要是那麼容易就游得過去,那誰要付那貴得要死的船費啊,想想也知道絕對游不過去的,除非第二生命有人魚族。不過話說回來,就算有人魚族,我難道要重新投胎去選人魚嗎?
 
    我看完光滑滑的湖面後,再看向居和無情,他們也都是一臉的疑惑,接著我們三人一齊看向唯一知情的小龍女,不明白到底她在搞什麼鬼?
 
    小龍女露出了『嘿嘿嘿』的欠扁笑容後,對著湖面大喊一聲:「超級海陸空三用戰鬥型戰艦─挑戰者號啟動!」
 
    什麼?超級海陸空三用戰鬥型戰艦挑戰者號?不過……我想了想後開口問:「我是不是在哪裏聽過挑戰者號這個名字啊?」
 
    居一臉無力的回答:「那是在第一次升空時,還未出大氣層就爆炸的太空船的名字。」
 
    好一個超級不吉祥的名字啊,大概和船舶取名叫鐵達尼號差不多不吉祥吧,我嘆口氣,正想跟小龍女討論一下她的取名能力時,原本光滑如蛋黃的湖面已經激起了一堆漣漪,而後一個巨型的東西從湖裡破湖而出,大量的水花差點把我給埋了。
 
    我一邊目瞪口呆的看著那個粉大粉大的,我以為這輩子只會在軍訓課裡看過圖片的戰艦,一邊吞著口水聽小龍女得意洋洋的解說:「挑戰者號,長五百公尺,寬兩百公尺,可承載兩千人以上。有三種變形:潛水艇、陸上行動式堡壘、還有浮空式戰艦,在戰鬥方面,挑戰者有一百門光子砲,三百門機關砲,還有一口足以毀天滅地的超級核子砲,絕對是進攻北大陸的好東西。」
 
    「好厲害。」我驚嘆道,這樣應該不用擔心還沒到北大陸就被NPC給KO了。
 
    就在小龍女以戰艦為背景,喔呵呵的尖笑時,我卻突然看見有幾隻奇怪的大觸手從湖面伸出來,緊緊纏住阿波羅十三號,然後一個大大的章魚頭赫然出現,我瞪大了眼,眼睜睜的看著挑戰者號被大章魚纏住後,啪的幾聲,就像號稱不沉,卻在首航就給它沉下去的鐵達尼號般斷成兩截,然後緩緩的下沉中……
 
    不,我沉著臉,鐵達尼號至少還有出航,我們家的挑戰者號卻連大海都還沒見到……
 
    「小龍女,船沉了。」風無情手指顫顫的指向湖面。
 
    小龍女訕笑著:「怎麼可能!挑戰者號可是我們精心的傑作……」
 
    大概是連居的臉色都不太好看,小龍女狐疑地轉身看,恰巧看見挑戰者號還剩一隻核子砲在湖面上,然後被章魚腳用力一拉,阿波羅十三號終於和大章魚私奔,從此不再回頭……
 
    我看著小龍女已經化成石像的背影,緩緩的道出:「還是坐飛毯去吧,等等就去刪選人員,飛毯擠一擠的話,應該能坐八個人。」
 
    「扣掉非常隊六個人,再加上陽光和劍心就八個人了,其他的人……」我皺緊眉頭,然後回頭望著我老弟,無情有可能會放棄去北大陸嗎?我開口問:「無情你想不想去北大陸?」
 
    風無情看向我,正張嘴要說話時卻突然停住了,他雙眼爆凸,又顫顫的舉起手指比向我背後,然後仰天長嘯:「好大的蛤蜊啊~~」
 
    蛤蜊?我有點愣住,回頭一看,果然有一顆巨大的蛤蜊出現在我眼前,我暗自猜測這顆蛤蜊難不成是我認識的那顆?
 
    我旁邊的居露出一張冷靜自持的臉,上下打量著巨大蛤蜊,依我百猜百中的第六感來猜測,居的腦中肯定是充滿了各種生物、地球科學等等可以探討生物演進史的專業知識,試圖找出這到底是哪個紀的哪個綱哪個目哪個種的蛤蜊。
 
    「啊,肉包包的主人,我終於找到你了。」安瑞突然打開了兩片蛤蜊殼,露出又白又粉嫩,看起來可口得不得了的蛤蜊肉,而肉上,當然,還有兩顆大眼睛。
 
    聽到蛤蜊說話,居和無情呆愣住,但我倒是沒半點驚訝,只是舉起我的右手用力揮著:「好久不見了,安瑞。」
 
    我趕忙把肉包子從包裹掏了出來,讓他和安瑞敘敘舊。
 
    「安瑞瑞!」才剛出包裹的肉包包,一看到安瑞,他就蹦蹦跳跳到安瑞身邊,還跳進兩片蛤蜊殼中,把安瑞的『肉身』當作彈簧床玩。
 
    我老弟在旁邊拼命哀嚎:「蛤蜊居然會說話,蛤蜊居然……」
 
    居也皺著眉,還喃喃自語著:「蛤蜊哪來的聲帶說話呢?」
 
    不管那兩個幾近精神崩潰的人,我逕自問安瑞:「安瑞,你怎麼突然出來了,你不是說不想出來的嗎?」
 
    安瑞輕輕嘆了口氣:「受人之託,不得不出來。」
 
    「受人之託?」我不太理解:「誰?他拜託你什麼了?」
 
    「那人的名字我不能說,但是他拜託我帶你們去北大陸。」安瑞直說。
 
    我愣了愣,安瑞要帶我們去北大陸?怎麼去呢?難不成坐在安瑞裡面嗎?雖然安瑞是蠻巨大的,但是那也是相對於普通蛤蜊來說的,實際上,蛤蜊不過比人高點,扣掉它自己的肉身,裡面能塞進一個我就不錯了,怎麼可能帶我們去北大陸呢?
 
    「安瑞?」化為石像良久的小龍女突然爆出尖叫聲:「你是神獸安瑞嗎?」
 
    我還來不及回答,小龍女已經衝到安瑞面前:「你真的願意帶我們去?」
 
    安瑞晃了晃蛤蜊殼,應該是點頭吧,我想。
 
    「太好啦。」小龍女歡呼著:「我們有最強的戰艦了。」
 
    「小龍女,就算阿波羅十三號報銷了,你也不要自暴自棄嘛。」我搖了搖頭:「叫顆蛤蜊來當戰艦,你不覺得太牽強了嗎?」
 
    小龍女面無表情的轉向我,一手迅雷不及掩耳的拔出小刀,然後順手一推,小刀就抵在我某個要命的地方,不,正確來說,是不會要命,但是會痛得不想活的地方。
 
    我低頭看了看那個我其實不需要,但是也不想被割掉的地方後,我馬上變了張臉,非常嚴肅認真的說:「相信小龍女你會說蛤蜊是戰艦,肯定有你的深意在裡面。我仔細想了想,發覺這真是一個好方法,畢竟沒有人…應該也沒有NPC會想到,蛤蜊裡面居然藏著刺客!」
 
    小龍女撇了撇嘴,終於把兇器給收了回去,然後她用看香奈兒手提包的眼神看向安瑞:「它可不是普通的蛤蜊!是超級海陸兩用的戰鬥型蛤蜊潛水艇─安瑞!」
 
    「海裡還說得過去,但是請問一下。」風無情還是冷冷的表情:「你有看過蛤蜊在路上跑的嗎?」
 
    小龍女沒有回答這個問題,我也吞了吞口水,看到一片碩大的陰影朝我弟撲過去,被壟罩在陰影之下的無情才微微張大了眼睛,那片陰影的主人已經朝他重重的落下,還伴隨著一句怒吼:「你歧視蛤蜊嗎?」
 
    鮮血染紅了大地,伴隨著烈士一去不返的淒嚎,我不忍心的別過頭去:「無情,你安息吧,我一定會多煮一點蛤蜊當你的祭品。」
 
    說完送別的話後,我轉頭看小龍女:「還是別賣關子了,安瑞到底要怎麼送我們去北大陸。」
 
    小龍女招呼了一下安瑞,安瑞終於離開那堆模糊的血肉,退回到湖裡後,安瑞合上兩片蛤蜊殼後,身形逐漸地變大,我滿臉麻木的看著安瑞越來越大,到把湖給佔據了三分之一,現在的安瑞別說是塞進我,我看就是塞個幾百人都沒什麼問題。
 
    我開始理解為什麼安瑞可以帶我們去北大陸了,但是,我還真沒想到居然會有這麼一天,我會被蛤蜊給吞……不,是『放』到肚子裡去。
 
    希望,安瑞沒什麼海鮮的腥味才好。
 
      
 
 
第七集生命的消逝第二章 邪靈的消逝
 
       「這是安瑞。」我對無垠城眾人介紹著,看著他們目瞪口呆、呼吸困難的模樣,我又加上致命的一句:「大家都準備好了嗎?那就坐上去吧,要出發了。」
 
      眾人無言,最後南宮罪拼命擠出一句話來明知故問:「坐上什麼?」
 
      我理所當然的比向安瑞:「安瑞啊。」
 
      「坐哪裡?殼上嗎?」神經兮兮瞪大了眼。
 
      我默默走到安瑞的身旁,拍了拍安瑞的殼後,安瑞把殼給打開,然後一舌頭把我捲進去(不要問我蛤蜊真的有舌頭嗎?我不知道,我以前吃蛤蜊也沒吃到,偏偏他現在就是有。),然後我就躺在軟綿綿的蛤蜊肉上,舒服得像是躺在席夢絲水床上,不停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接著,我感覺到有個人也被捲了進來,他被丟在蛤蜊肉上時,還激起陣陣肉波……他默默無言地躺在我旁邊。
 
      「好暗,有燈嗎?」那人冷靜的開口問,而我終於知道,原來被捲進來的是南宮罪。
 
      我也冷靜的回答他:「蛤蜊體內會有燈嗎?」
 
      南宮罪還沒開口,柔和的亮光突然亮起,我和南宮罪都默默無語的看著天花板……不,是上面那片殼中央有著一顆正發出亮光的珍珠。
 
      「這樣可以嗎?」安瑞細心的問道。
 
      「可以,非常謝謝你。」南宮罪也非常有禮貌的回應。
 
      接下來,大夥接二連三地被丟進來,不一會,安瑞的體內就橫七豎八的躺了一堆人……
 
      我舒舒服服的調整好躺的位置後,開口說話:「我來點個名吧,阿狼大哥?羽憐大嫂?」
 
      「在這。」阿狼大哥和羽憐大嫂的聲音從同一個角落傳來,我轉頭過去後,發現羽憐大嫂正一臉嬌羞的躺在阿狼大哥的懷裡……嗯,非禮勿視,我把頭轉了回來。
 
      「娃娃?」我才剛喊,兩聲巴掌聲響起,還伴隨著天仙的嗚嗚低泣。
 
      「居、邪靈?」
 
      「為什麼要一起叫我們…」兩人很有默契的異口同聲問。
 
      「小龍女?」我喊了,但是卻沒有回應:「小龍女?」
 
      一個酣聲響起,而風無情冷冷的說:『她睡著了。』
 
      睡得也太快了點吧,汗,我繼續我的點名:「晴天,雖然躺著很方便,不過不要趁機把陽光給吃了喔。」
 
      「呃,我…不會的啦,應該…」晴天的聲音怎麼聽起來有點心虛?
 
      「劍心?」我喊了劍心,冷狐這傢伙就不用叫了,反正劍心在的地方就有冷狐嘛。
 
      「在。」劍心簡單明瞭的喊。
 
      「神經兮兮、蛋蛋?」
 
      「唉,那顆珍珠好美……」
 
      「等等下蛤蜊前,我可不可以把那顆帶走?」
 
      很好,逍遙夫妻檔和冬凱都到了,那就差……
 
      「嗚嗚,小龍女,讓我睡你旁邊啦!」
 
      看來大家都到了……我在心裡輕輕的唸了一句:謝謝大家,然後大喊:「那就出發了喔,安瑞拜託你啦。」
 
      「喂喂喂,你是不是忘記我啦。」一個清脆的聲音卻不滿地怒吼。
 
      「明皇……」我無奈的喊,想不到這傢伙也跟來了。
 
      「肉包子的主人,那我出發了。」安瑞有禮的說,然後就開始了我們的北大陸之旅……什麼?你問蛤蜊怎麼在陸上行走?
 
      用滑的!別懷疑,安瑞已經開始滑行了,基本上還算平穩,除了偶爾安瑞左轉右閃的時候,我們會在裡面滾來滾去的,還有突然剎車的時候,我們會全部貼到前方,還有還有,最痛苦的莫非是安瑞跳起來的時候,我們會凌空飛起,撞到天花板後,再啪的一聲貼到底下的肉上。
 
      「噁,我昏蛤蜊了啦。」風無情痛苦的大喊。
 
      我虛弱的叫:「忍耐點,到海裡就會好一點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安瑞突然非常大力的跳起來,我們貼在天花板好幾秒後,終於安瑞非常大力的降落,我們也非常大力的給它撞蛤蜊肉,好幾聲悶哼響起。
 
      我呲牙裂嘴的趴在肉上哀嚎好幾聲後,突然發現安瑞不太平穩,有點搖搖晃晃的,
 
      像是船在海上飄似的,我高興的大喊:「到海上了。」
 
      我話一出,大夥高興得幾乎要痛哭了起來。
 
      比起剛剛的滾來滾去地獄,現在海面上簡直舒服的讓人有種回到娘胎裡睡覺的感覺,大夥都靜靜的躺在肉上,享受這片刻的安寧,畢竟等到達北大陸後,就是一番死鬥,誰知道我們能有多少人在HD手下存活呢?
 
      「我說,我們來約個時間地點在現實世界見面吧?」我突然開口說話,如果王子消失了,那我也不必再隱瞞性別了吧,應該可以大大方方用女兒身在大家面前出現了,呵呵,不知道大家知道我的性別後會有什麼表情呢?
 
      「這個主意不錯啊,這樣大家就不會失去聯絡了。」羽憐大嫂笑吟吟的說。
 
      「就約在羽憐大嫂和阿狼大哥的結婚典禮上好了。」我嘿嘿的笑著。
 
      「你在說什麼啊,王子。」羽憐大嫂嬌斥道。
 
      我忍不住哈哈笑起來,要聽到羽憐大嫂『嬌斥』,還真是不容易的事呢。
 
      「要約在哪?」南宮罪帶些激動的問。
 
      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聳了聳肩說:「都可以,反正現在到哪都這麼方便,就算是不同國家,用傳送機也很快就到了。」(註:傳送機的功用,類似今日的傳真機,不過傳送的不是紙,而是立體的人或物品,傳送費不匪。)
 
      我嘿嘿笑兩聲:「至於傳送機的費用,當然是由偉大的總裁之女─小龍女來負擔嚕。」
 
      小龍女哼了兩聲,然後用密語傳話給我:「付就付,我已經迫不及待要看看大家知道你的真面目後的反應,嘿嘿嘿,說不定會把你打成豬頭,尤其是南宮罪、空空那些崇拜你的人,幻想破滅的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喔。」
 
      呃,南宮罪應該不會打女人吧?希望不會……
 
      「不知道王子長什麼模樣?應該和現在不太一樣吧?」阿狼大哥粗獷的聲音響起。
 
      「恐怕差異很大吧?要不然怎麼沒有人找得出第二生命代言人的蹤跡。」冬凱若有所思的唸著,嚇得我心頭猛地一跳。
 
      「嘿嘿嘿,雖然第二生命的長相是根據真實長相來設定的,但是還是有很多東西可以改的嘛,譬如說體重啊,說不定真實的王子肥得像頭豬呢。」小龍女故作無辜的語氣真是讓人氣得牙癢癢的。
 
      「誰肥得像頭豬了!」我咬牙切齒的說。
 
      「咦?不是嗎?」小龍女誇張的裝模作樣,還用『天真』(天生真欠扁)的語氣反問:「那不然你長什麼樣子?」
 
      「王子殿下,不管你是什麼模樣,居都不會在意的。」居急急的說。
 
      我還來不及用密語海罵小龍女一頓,突發狀況發生了,原本平穩航行的安瑞卻突然劇烈的左右震動,我著急的大喊:「安瑞,發生了什麼事?」
 
      「有阻擾。」安瑞悶道。
 
      風無情的哀嚎又響起:「啊,暈完陸上的,又要暈海上的。」
 
      小龍女怒斥道:「沒用的傢伙。」
 
      「安瑞,有辦法度過嗎?」我掙扎著站起。
 
      「可以,不過可能會有點不舒服,請各位包函,我得使出衝撞招式來打敗阻擾。」安瑞禮貌地道歉,接著它突然從平坦的狀態便成直立,我還來不及大喊,就直直滾到底部去,不知道是哪個倒楣鬼被我狠狠壓住,但是我也成了下個倒楣鬼,某人從上方狠狠壓了下來,壓得我血氣奔騰,差點嘔一口血出來。
 
      「王子,我可以問一下,衝撞招式是什麼樣的招式嗎?」我底下的南宮罪氣若遊絲的問。
 
      「滾動……」我臉色發白,不會吧?
 
      「死定了!」風無情絕望的說。
 
      
 
      幾片浮雲飄在蔚藍的晴天,白浪翻滾在碧藍的海面上,而白細的沙灘上有著……一顆大到嚇死人的蛤蠣!
 
      兩片巨大的蛤蜊殼無聲無息的打開,一隻手從中伸了出來,還微微的顫抖著,接著,一個爛泥般的人像貞子爬出電視機,披頭散髮、四肢著地的爬了出來……而後,又是好幾個人蠕動出蛤蜊殼,然後無言地趴在沙灘上。
 
      「下次誰再叫我坐蛤蜊,我一定殺他祖宗十八代。」第一個爬出來的人,風無情咬著牙,有氣無力的咒罵,完全忘記第一個叫他坐蛤蜊的人恰巧有著和他同樣的祖宗。
 
      「謝謝你了,安瑞。」因為腿軟,我只好半掛在蛤蜊殼上跟安瑞道謝,雖然這趟旅程實在不是很愉快,但是至少平安無事的到達北大陸了。
 
      「不用客氣,肉包子的主人。」安瑞點了點頭,然後把肉包子給吐了出來。
 
      肉包子喔喔的歡呼著,在半空中翻滾了好幾圈後,落到我的頭上,它高興得不得了對安瑞說:「安瑞瑞,滾滾好好玩唷,下次再來玩玩。」
 
      安瑞呵呵笑著:「好,下次再跟肉包子玩。」說完,安瑞轉向我,還鞠了個躬道:「一切就拜託你了,肉包子的主人。」
 
      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然後看著安瑞退回到海裡,一陣水花後消失無蹤。
 
      我回頭面對眾人:「好了,現在該往哪裡去?」
 
      「花都。」居拿出一張地圖解說:「我們目前的位置約在花都的南邊,只要往北走,不出兩天一定可以到花都,當然,這是在沒有人阻擋的情況下。」
 
      「呃,那我們恐怕沒辦法在兩天內到達了。」風無情望著我背後,眼神發直。
 
      我回頭一看,差點驚呼出聲,簡直是NPC山NPC海,我們已經被各式各樣的NPC給包圍住,唯一的出路是背後的海洋……不,我已經聽見背後海浪翻騰的怪聲,看來我們已經被完全包圍了。
 
      大夥這時早就爬起來聚集在一塊,武器也已經拿在手中預備好,我也拔出我的黑刀來,走到最前方後,我開了殺生小隊的隊伍頻道:「現在排成一列,我們要殺出重圍了,不死男、劍心、冷狐、神經兮兮、南宮罪、冬凱,你們到最前方開路,羽憐大嫂和明皇麻煩你們也到前方幫忙發魔法清出一條路,其他人站中間,無情、邪靈,你們跟我斷後。」
 
      「好。」眾人齊聲回我。
 
      所有人慢慢的排成我剛才說的隊形,我看NPC已經蠢蠢欲動了,馬上在隊頻大喊一聲:「往北方突進。」
 
      羽憐大嫂馬上唸起了咒語,而明皇興奮到早就丟了數道閃電出去,還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好多怪,好久沒電得這麼爽了。」
 
      等到北邊被魔法師轟出一條路後,前方的戰士們馬上開始殺出重圍,而我也在隊伍最後方專心的對付跟上來的NPC,幸虧這些NPC多歸多卻不強,我在一陣手忙腳亂後,也慢慢發現到這點。
 
      就在我們拼命砍殺NPC的時候,羽憐大嫂和明皇一齊喊出:「雷怒九天。」、「流星雨。」
 
      隕石和閃電齊降的情景再度出現在我眼前,記得第一次見到這麼壯觀的場景好像是在冒險隊大會的最終戰上。在隕石和雷電一陣亂舞後,我們半徑十幾公尺馬上淨空。
 
      「快跑!」我大喊。
 
      我話一出,大家馬上開始死命的跑,邊跑還邊踹再度衝上來的NPC,明皇更是差點連鞋子都丟出去了。
 
      「快點跑,快,速度快的戰士抱著魔法師跑呀。」押後的我和邪靈催促著眾人,我往後看到眾多NPC已經開始追上來,心裡就一陣發寒,雖然他們不強,但是蟻多也會咬死象呀。
 
      「這樣不行,王子。」小龍女一咬牙,像是豁出去般說:「王子,我們分幾路走吧,你帶上最強的劍心、陽光和天仙,一路殺到花都,讓我們幫你引開NPC。」
 
      「不要。」我直接了當的拒絕,開什麼玩笑,要我在遠方眼睜睜看著其他人被NPC群滅頂?那還不如叫我直接看第二生命毀滅好了。
 
      小龍女著急的急喊:「你怎麼那麼固執啊。」
 
      才想開口反駁,但是我卻發現一片陰影出現在我頭上,我才剛疑惑的抬頭,一隻鳳凰已經把我抓離地面。
 
      「王子。」邪靈驚駭地撲了上來,緊緊抓住我的腿。
 
      我也趕忙舉起黑刀,想砍斷抓住我肩膀的鳳腳,但是鳳凰卻好像知道我下一步要做什麼似的,居然用翅膀拍掉了黑刀,當黑刀掉到地面時,鳳凰一飛沖天,轉眼我已經身處高空,還離我的夥伴越來越遠。
 
      「王子!」我彷彿還能看見小龍女的尖叫,還有其他人的驚訝表情。
 
      現在該怎麼辦?我簡直六神無主,就算能夠殺死這隻鳳凰,我也鐵定會摔成一堆碎肉。
 
      「飛毯,快追。」一個聲音驚醒了我,我回頭一看,陽光已經乘著飛毯而來。
 
      「陽光。」我感動的大喊,還不忘拼命掙扎,現在可不怕摔下去了,陽光一定不會讓我變成一堆碎肉的。
 
      「王子撐著點,我馬上來救你了。」陽光才剛喊完,一個人影卻擋在他的面前,逼得陽光不得不緊急剎車,那個人影……是天仙!而陽光這一停,鳳凰已經帶著我越飛越遠,直到我再也看不見他們了。
 
      「為什麼?」我心裡突然一陣發酸,天仙他……真的是臥底?他居然阻止陽光來救我……
 
      「嗚,我變成孤單一個人了,還吊在半空中,該怎麼辦啊?」我眨了眨眼睛,硬把眼淚眨回去,不過話說回來,都剩我一個了,說不定我等會就要摔成碎片,哭也沒人看見嘛。
 
      「小藍,拉我一把。」邪靈艱難的喊出這句話。
 
      我往腳邊一看,邪靈…卓哥哥正從我腳邊慢慢在往下滑,我趕緊抓住他,把他拉到我旁邊,我們兩個現在倒是不敢掙扎了,反而死命抓住鳳凰腳,誰知道我們現在到底在多高的高空啊?我只知道周圍都是白雲,摔下去可能連骨灰都找不到。
 
      「想不到才剛上岸就出了大紕漏。」卓哥哥淡笑著。
 
      「是呀。」我有點洩氣,看來我還是太自大點,居然以為自己可以一路殺到生命主宰腳邊,然後像個英雄人物,跟最終魔王同歸於盡……現在我只能和一隻鳥同歸於盡了,現實果然是殘酷的!
 
      我又氣憤的控訴:「更過分的是天仙,他居然攔住了陽光,不讓他來救我。」
 
      卓哥哥卻若有所思的沉吟:「天仙…或許有什麼瞞著我們也不一定,他可能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麼沒腦袋。」
 
      「他背叛了我們。」我握緊拳頭怒吼。
 
      「這也不一定。」卓哥哥掏出一個指南針,比給我看:「你看,我們正往北方前進。」
 
      北方?花都的所在地?這隻鳥該不會想帶我們去見生命主宰吧?想到這,我馬上開口問:「喂喂,鳥,你是不是要帶我們去找生命主宰啊?」火凰都會說話了,沒道理第二生命之神派出來的鳳凰不會說話吧?
 
      「我不是鳥。」鳳凰果然開口說話了,用著生硬的語氣吐出這句話。
 
      我喔的一聲,又問:「那鳳凰啊,你是不是要帶我們去見生命主宰呀?」
 
      「哼,誰跟你說我是鳳凰了。」鳳凰居然用屌得不得了的語氣回答。
 
      聽到這隻鳳凰這麼屌,我也忍不住用冷冷的語氣諷刺他:「不是鳳凰?難不成你是火雞呀?」呃,糟糕了,我差點忘記我的小命還在這隻鳳凰手上,他會不會一個生氣,直接把我丟下去啊?
 
      「火雞是什麼東西?」鳳凰反用疑惑的語氣問我。
 
      「這個嘛……是種很偉大的生物。」我用冷靜的語氣說,畢竟火雞貢獻自己出來讓人吃也算是種偉大的舉動嘛。
 
      「原來如此,我長得很像那種偉大的生物嗎?」鳳凰得意洋洋的吟叫著。
 
      「像,像得不得了。」我用非常狗腿的語氣笑著回答,連卓哥哥都忍不住悶笑兩聲。
 
      「不過我也不是火雞。」大概是聽見我誇獎他長得像偉大的生物,鳳凰的語氣明顯好上不少,只是高傲的態度卻沒有改變,他非常驕傲的宣佈:「我是生命主宰座下的四大天王之一,烈火。」
 
      什麼?這隻火雞就是四大天王之一的烈火?真的是給他非常的……沒有四大天王的感覺,我皺緊眉頭,怎麼看他都像隻平凡無奇的火雞,啊不,是鳳凰。
 
      原本急速飛行的烈火突然一個緊急剎車,疑惑的聲音響起:「咦?海洋之心,你來幹什麼?」
 
      聽到海洋之心這四個字,我也好奇的看向擋路的傢伙,海洋之心可是我唯一沒看過的四大天王了。
 
      我這一看之下,忍不住開口說:「到底是生命主宰太混,還是作者太混?」為什麼?為什麼海洋之心……長得跟流風沒什麼兩樣,差別只在於,流風給人的感覺是一道旋風,而海洋之心卻是流水。
 
      「呵呵,烈火,你把他們兩個交給我吧。」海洋之心溫溫柔柔的開口:「我會把他們帶去給生命主宰的。」
 
      「為什麼?主宰明明是叫我帶他們去的。」烈火一副很不樂意的模樣。
 
      「主宰改變心意了,擔心他們激怒了你,你恐怕會忘記你的任務而直接殺死他們。」海洋之心也不生氣,只是淡淡的述說。
 
      「哼哼,我才不會。」烈火非常不滿的說:「我絕對會完成主宰交代的任務。」
 
      「不管如何,把他們交給我吧。」海洋之心還是十分柔和的說,但是卻多了一點堅決。
 
      「不要,我要親手把他們交給主宰,我會完成任務的。」烈火卻固執得緊緊抓住我們兩個,而我和卓哥哥就這麼隔山觀NPC鬥,反正不管是誰贏,我們的結果也都是被帶去見生命主宰。
 
      聞言,海洋之心也沉下了臉,他輕輕的開口說:「烈火,把他們交給我。」
 
      「不交。」烈火也十分生氣:「主宰明明是要我把他們帶去的,不是你。」
 
      哇,這就是所謂的起內鬨嗎?嗯,根據我長年看小說的結論,這時間我們應該要挑撥他們吵起來,最好還是打起來,然後我和卓哥哥就可以混水摸魚的逃亡了。
 
      「哎呀,邪靈,你覺得我們跟誰走比較好呢?」我滿臉無辜的問邪靈,但是眼睛卻是看著烈火和海洋之心。
 
      在我每秒猛眨十多下的眼神之下,卓哥哥似乎也有所領悟,試探性的問:「跟強者走?」
 
      「哼!」烈火重重的哼了一聲,雖然海洋之心還沒有什麼表現,但是至少烈火的怒火已經被我們挑起了。
 
      我再度『天真無邪』的問了烈火:「烈火啊,你跟海洋之心,誰比較強啊?」
 
      「當然是我比較強!」烈火身上的火燄突然強烈的燃燒,而型態也產生巨大的變化……從一隻平凡無奇的火雞變成跟海洋之心和流風沒什麼兩樣的東西,除了顏色是紅的以外。
 
      這該死的作者未免太混了……我和卓哥哥一邊往下掉,一邊心底忍不住抱怨……沒錯,當火雞變成了半透明的人時,那抓住我們倆的鳥腳也瞬間消失,所以我們倆就開始往下掉了,我的搞內鬨計畫怎麼好像有點……出岔錯。
 
      「糟啦。」烈火急急往我們俯衝而來,卻被海洋之心給擋住,讓他只能眼睜睜地看我們玩自由落體。
 
      嗚嗚嗚,想不到我這個屠魔英雄連魔王的臉都沒見到就算了,被四大天王抓住也罷了,但是我的下場居然是因為敵人一時的不察,導致我摔死?這說出來會不會笑死一堆人呀?
 
      「對不起啊,拖累你了,卓哥哥。」我有點抱歉的看卓哥哥,都是我想的鳥主意,害我們現在要回中央大陸報到了。
 
      「沒關係。」卓哥哥只是溫和的笑著。
 
      「我…」才說了一個我字,我突然發現我們不再下降了,身下還傳來奇怪的感覺,讓我覺得我好像是仰飄在水上,我轉頭往下看,一塊果凍狀的水托住我們,水?難道是海洋之心?
 
      「快走吧,還有,生命主宰不在花都,你們到花都東方的花濂山去。」海洋之心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吃驚的看向卓哥哥,而卓哥哥似乎也聽到這句話,只是沉吟著。
 
      好不容易落到地面,我卻遠遠地看見一個不速之客,流風正高速往這邊前進……憑我和卓哥哥恐怕還不是他的對手,只好用三十六計中,我唯一知道的那一計─逃命!
 
      而擋住烈火的海洋之心又迎上去,連流風都一齊擋住了,雖然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幫我們,不過逃命的時機可不能錯過,我趕忙拉著卓哥哥開始在樹林中狂奔,還拼命往樹叢茂密的地方跑,以免被四大天王給追上。
 
      「為什麼海洋之心要幫我們?」邊跑,卓哥哥邊疑惑地問。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滿腹問題啊,事情好像越來越混亂了。
 
      「那現在我們要去哪?」卓哥哥……算了,還是叫邪靈好了,邪靈問我:「要去花都,還是花濂山?」
 
      我想了又想,畢竟海洋之心也救了我們兩個,聽他的話應該不會有錯吧?想清楚後,我堅定的說:「去花濂山。」
 
      邪靈沉默了會,開口緩緩的說:「我覺得,還是不要太過相信海洋之心的好,傯覺得他有點奇怪。」
 
      「可是人家好歹也救了我們。」我反駁著,如果他要害我們的話,剛剛讓我們直接摔死,或者讓烈火把我們帶到主宰面前,讓主宰幹掉我們,這樣不是更乾脆?
 
      邪靈聽我這麼說以後,也不再說話,對我示意後,我們兩人就停在樹叢裡,研究著地圖……好吧,我承認,是邪靈在研究地圖,而我趁著空閒時間,從包裹拿了點食物……
 
      「王子,你們沒事吧?」居著急的問。
 
      「呃?」我嘴裡含著食物,東張西望,怪了,居也不在這邊啊?難不成我幻聽啊?
 
      「王子,王子?」居急得連聲音都帶著泣音,最後他絕望的說:「糟了,王子都沒有回答,他是不是已經回中央大陸重生了,該不會,王子已經被HD給了……」說到這,居已經說不下去了,只剩下抽抽泣泣的聲音。
 
      小龍女嘆了口氣:「在那種情況下,即使是王子也沒辦法存活吧,只是他這一消失,第二生命的希望也沒了。」
 
      「那該怎麼辦……」
 
      聽到這,邪靈神情古怪地瞄了我一眼,問道:「你不打算回應一下他們嗎?」
 
      我嚼了嚼嘴裡的食物,吞下去後,開了隊伍頻道,中氣十足地說:「大家好!」
 
      「……」
 
      「好你個頭!」小龍女氣急敗壞地吼:「既然還活著,幹嘛不回答?」
 
      「吃東西的時候,不可以說話,這是禮貌啊!」我理直氣壯的回答。
 
      「你…」小龍女怒極而後……無力的說:「在哪裡?」
 
      「一堆樹的中間。」我老實的回答。
 
      小龍女大概也知道問我問不出什麼東西,她直接開口:「邪靈,你們在哪?」
 
      「我們在花都的東南方。」邪靈仔細端詳著地圖:「正要找出花濂山的方位。」
 
      「花濂山?」小龍女疑惑地問,而我看邪靈忙著用圓規、指南針等等工具確認方位,所以就由我把剛剛發生的事給小龍女說了一遍。
 
      小龍女聽完,有點懷疑的說:「你確定海洋之心真的可以信任嗎?如果這是個陷阱怎麼辦?」
 
      我抓了抓頭:「如果不是呢?」
 
      小龍女沉默了好一會,又開口說:「兵分二路吧,你和邪靈到花都,我們先到花濂山去看看。」
 
      「花濂山比較危險?」我隨便一想,就知道小龍女肯定是覺得花濂山比較危險,所以要我到花都去。
 
      「不管怎樣,你給我去花都就對了。」小龍女強硬的說:「不要再耍任性了,王子。還有邪靈,你死拖活拖都要把這傢伙給拖到花都去。」
 
      邪靈瞄了我一眼後,眼神很明顯地從地圖上的花濂山移到了花都,我趕忙用苦苦哀求的眼神光波看向邪靈,希望他會把眼神再移回花濂山,可惜,邪靈不愧是邪靈,短短一句話:「我只會帶你到花都。」
 
      果然沒得商量,就算我想偷溜到花濂山去,我看我這路癡成功抵達花濂山的機率可能低到,像我直接走到生命主宰面前,然後一揮刀,他就被我宰掉一樣的低。
 
      說到刀……我突然想起我的黑刀!我反射性往腰間摸去,除了刀鞘以外,黑刀早就不見了,差點忘了我在被烈火抓走的時候,就把刀給丟了。
 
      「這下好了,連刀都沒有,我是要用牙齒來咬死生命主宰嗎?」我有點氣餒,從以前就一直並肩作戰的黑刀沒了,這下子能殺死主宰的機率真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