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邪惡小鬼的秘密基地
關於部落格
  • 641727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二分一王子(八) 完

  
 
第八集 永恆的傳說
 
第一章 首見龍典
 
          原來車內乖乖坐著的眾人都攀到我這邊的車窗來,雖然說,交通安全教育有說頭手不可以伸出車外喔,不過那很明顯是教小朋友的,不是給車內的不良大人和青少年人看的,所有人只差沒把腿也給伸出車外。
 
      「大家好啊!」初次看到大家,我好奇得猜測誰是誰,耶?超有氣質的可愛女孩長得好像娃娃喔,咦?被阿狼大哥,也就是我學校的保健室醫師抱住的,該不會是羽憐大嫂吧?真的是超級像賢妻良母的,阿狼大哥好幸福……怪了,那個娃娃臉的男孩是誰啊?
 
      「啊,要撞上了!」揚名突然兩手強扭方向盤,非常驚險萬分的閃過一輛前車,直到失控的車子恢復平穩後,他嚇得聲音都發抖:「王八蛋!騎車能不能好好看前面啊?」
 
      我忍不住轉頭問後座的老弟:「揚名,你看那個娃娃臉男孩子是誰啊?」
 
      「我怎麼知道呀!」揚名眼睛直盯著前方來車,連看都不敢看的問。
 
      我再度轉回前方,難道是明皇?可是印象中,明斌不是長這個樣子的?難道男大也會十八變?
 
      「王子,左轉就到啦!」小龍女伸出車窗外大吼。
 
      「好!」聞言,我馬上把方向盤向左轉一百八十度,一個大迴旋後,一棟滿目瘡痍的大樓出現在我眼前,周圍雜草叢生,大樓連大門都沒有,活像幾百年沒人住過似的。
 
      「真糟糕!」我皺著眉頭:「裡面該不會有老鼠吧?」
 
      碰!揚名身子一歪,斜斜的倒在髒不拉機的草地上,還氣若遊絲的對我『怒吼』:「裡面要是沒有一公尺大的蜘蛛,你就要偷笑啦,怎麼可能沒老鼠!」
 
      「有人!」我突然看見有個人影慢慢從漆黑的大樓中走出來,其背後的影子看起來似乎大得驚人……
 
      「王子,穿上這些裝備!」小龍女用時速兩百五十公里瞬間歸零的停車絕招把車停好後,丟來了一堆裝備,還一面解說著:「頭盔、輕型防禦套裝、力量拳套、彈力靴、光能槍、光能劍……」
 
      我看著這堆好像電影裡才會看到的強大武力,難不成第二生命私底下還兼差當軍火公司?不過有這些東西的確是安全多了,在小龍女的協助之下,我在幾分鐘之內穿好了恐怖份子裝備。
 
      「我還是拿光能劍好了。」畢竟我沒用過槍嘛,等等把自己的腳趾打穿就好笑了。
 
      「王子…是你嗎?」居東倒西晃的衝了過來,眼裡充滿著感動……至於東倒西晃的原因和揚名倒在路邊不起的原因是一樣的,暈車!
 
      「是我!」我沉聲答道,卻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現在才想起來,大家還不知道我是女孩呢!該怎麼解釋啊?
 
      正當我和居四目相對的時候,小龍女卻驚呼道:「王子,那個人影走過來了!」
 
      什麼!我馬上警戒得握緊手上的光能劍,順便踹了踹已經用扭動式穿衣法把裝備穿好,但卻還躺在路邊裝死的死老弟。
 
      「大家小心點!」我沉聲喝道,怪了,我怎麼習慣性用王子的語氣和聲調說話了呢?
 
      「王子你似乎……」一個裝備底下很明顯是高中制服的臭屁高中生,不但居高臨下還冷冷的說:「有點矮啊?」
 
      一個重擊壓了下來,我矮我好歹也有個一六三公分好嗎?對女生來說不算矮了吧?可惡,我也很想再多個兩公分啊!氣憤之下,我忍不住冷冷的反諷回去:「這位小弟你似乎……年紀有點小啊?不如回你的高中去參加升旗典禮唱唱國歌吧?」
 
      「不過你到底是誰啊?」揚名驚訝的問。
 
      「冷狐!」冷狐言簡意賅的回答。
 
      冷狐是高中生……對了,那那個娃娃臉男孩是誰?我趕忙看向陸續下車的眾人,我大喊著:「喂!娃娃臉,你是誰啊?該不會是龍典派來的間諜吧?」
 
      「……」娃娃臉男孩露出了一個我非常眼熟的表情,很像是…罪對我的無俚頭舉動感到無奈的表情。
 
      「南‧宮‧罪?」我驚駭到不行的地步,這是南宮罪?天啊,像個大哥般總是指揮若定的南宮罪,居然是個可愛小娃娃?
 
      罪露出一個可愛無比的笑容,點了點頭。
 
      「王子,如果你再驚訝下去,敵人就要把刀劈到你頭上啦!」小龍女冷冷的嘲諷著。
 
      我猛地回頭,果然那名不知名的人影幾乎要走出大門了,我平了平心情,也是,現在不是『認親』的時候,先把龍典揪出來,救出生命主宰再說,更何況,陽光和劍心都還在第二生命裡,生死未卜呢!
 
      我順了順手裡的劍……咦?感覺跟遊戲裡好像,我連續做了幾個劈砍和踢腿動作,我居然能夠把腿劈個一百八十度?這是我能做到的嗎?我現在應該是在現實世界吧?
 
      「嘿嘿,裝備讚吧?」小龍女露出滿意得不得了的表情:「雖然不能像第二生命那樣可以做出什麼遁地術,或者技能絕招,但是普通的攻擊都能夠做到喔!」
 
      「原來如此!」那我只要照著我在第二生命的打鬥法,那應該就沒有問題了。我把手裡的劍平舉,直直的指向那個人影,懶懶的挑釁道:「不管你是誰,出來吧,我沒時間跟你在這僵持。」
 
      這時,眾人也都一一站到我旁邊或背後來,簡直…就和遊戲裡一模一樣!
 
      人影也緩步走了出來,身形絕對超過兩百公分,那體型更是壯碩到連阿狼大哥都望塵莫及,更重要的一點是……
 
      「機器人?」我難以置信的開口。
 
      小龍女倒是一脈冷靜,她用平靜的語氣敘述:「小心點,王子,龍典表哥設計出來的機器人絕對不是鬧著玩的。」
 
      「知道了。」就把它當成機器人型的NPC就對了,我舉著劍慢慢走上前。
 
      一個人影突然閃到我身前,那熟悉的背影讓我驚呼出:「卓哥哥?」
 
      「小藍,你別過去,這不是遊戲!」卓哥哥的聲音既擔心又堅定。
 
      「我一定得過去,卓哥哥你可以在我旁邊幫我,但是不要阻止我。」雖然知道卓哥哥的關心,但是我又怎麼能夠退縮呢?
 
      「可是小藍你……」卓哥哥轉身面對我,充滿譴責的厲說。
 
      「小心…」我一把推開卓哥哥,迎上突然發動攻擊的機器人,機器人的手上並沒有拿任何武器,但是它那鋼鐵的雙手和強硬的力氣就是最可怕的武器,即使我戴上小龍女給的力量拳套仍舊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壓力。
 
      不過我本來就不會跟對手硬碰硬,要記得我可是敏捷型的戰士啊!我手中的光能劍鋒一轉,劈向機器人的頭部,而機器人雙手馬上上舉擋住了我的光能劍,但擋住我的劍可是不夠的,我的右腿狠狠踹向機器人的右腿,而它在失去平衡之際,我一劍把它的頭給砍了。
 
      砍死啦!我興奮得轉身跟大家比了個『耶』的手勢。
 
      「王子,小心。」小龍女看著我的背後驚呼道。
 
      我還來不及做出反應,卓哥哥已經把我往旁邊撞飛,我們兩人滾落到一邊時,我才發現那個缺了顆頭的機器人居然毫不在乎的繼續攻擊,好像它根本不在乎那顆頭似的。
 
      機器人還要繼續往我們倆攻擊時,幾道光束突然射向機器人的膝蓋處,啪滋幾聲,機器人已經跪倒在地,我轉頭一看,南宮罪正用嚴肅的臉擺出百分之百標準的開槍姿勢,整個人帥得不得了……如果不看那張可愛臉蛋的話。
 
      「把我的陽光還給我!」左右各綁著一條馬尾的女孩一邊尖叫著,一邊舉起光能槍射向機器人,雖然那光線是到處亂噴,不分敵我的攻擊法簡直媲美肉包子的發酵絕招。
 
      一陣光線與尖叫聲亂射,眾人類和機器人到處躲避,被光線射出的焦黑的洞出現在草地上、牆壁上、樹上、連我媽的寶貝浮空機車上都出現了一個洞,慘,老媽鐵定會宰了我。
 
      「失去男朋友的女人真是有夠恐怖的。」揚名拍著胸膛,慘白著臉看著週遭的慘狀。
 
      「原來那是晴天啊。」聽到陽光的名字,我百分之百肯定那絕對是晴天。
 
      晴天兩隻眼睛淚汪汪的,對我衝了過來,抓住我的肩膀拼命的搖,還一邊吼著:「王子,快點去把陽光救出來啦,快點去。」
 
      「別搖了,我的護目鏡都快被妳搖掉了啦。」一陣頭暈目眩的感覺傳來,天啊,有失戀危機的女人都是這麼孔武有力的嗎?我話都還沒說完,我可憐的護目鏡已經啪的一聲跟地面接吻去了。
 
      「啊,我的護目鏡!」我慘嚎,那是我老媽的耶,要是我媽的寶貝護目鏡有個三長兩短,我肯定會被她剁成三塊兩塊的。
 
      「別管什麼護目鏡了,我的陽光要緊……」晴天說著說著,聲音越來越小,最後是目瞪口呆的看著我。
 
      「你怎麼啦,晴天?」我伸出手到晴天眼前晃了晃,晴天卻仍是張大了嘴看著我……
 
      突然間,她動了!以無比迅速敏捷的手法剝掉我剛穿好的輕甲,然後又一口氣把我可愛的防風外套給扯掉……要不是我見情況不對,緊拉住我最後的一件衣服,她甚至想把我的小T桖給撕爛。我瞪大了眼,驚呼:「晴天,就算陽光不在,你也不用飢渴成這副德性吧?大家都還在耶!」
 
      晴天直楞楞的盯著我胸部看……真糟糕,難不成陽光不在,害得晴天從性情到性向全都大變了嗎?
 
      「你、你……你是女的?」晴天結巴半天後,大吼著。
 
      我愣了會,怎麼大家……還沒發現嗎?不會吧?我有這麼像男生嗎?雖然胸部小了點,但是好歹也玲瓏有緻好嗎?
 
      「笨老姐,還不快點跟大家解釋?」揚名激動的看著週遭已經呈現呆愣狀態的眾人,著急地提醒我。
 
      「呃?」我呆呆的轉頭看向揚名,解釋什麼?
 
      「風藍同學啊,果然……」阿狼大哥苦笑著搔著臉,滿臉果然如此的樣子。
 
      「狼?她真的是王子?可是…她是個女孩子。」羽憐大嫂也是難以置信的看著我,但微微沉吟後,羽憐大嫂卻沒有再說什麼,而是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王子殿下,居好想你喔。」一個人影飛撲過來,那大張的雙手,與地面呈現平行的不可思議姿勢,還有噁心到極點的王子殿下稱號……
 
      「居,跟你說過上百遍了,不要叫我王子殿下!」我一個飛踢把居給踢倒,然後我踩踩踩!
 
      「真的是王子!」眾人齊聲喊道。
 
      「王子……」居就像往常一樣抱住我的腿,但是卻不是平常那委屈又渴望的眼神,居彷彿把頭埋進我的腿裡,死也不肯抬頭。
 
      「居?」我覺得奇怪的問。
 
      居緩緩的抬起頭來,眼中帶著複雜深沉,一點也不是平常那嘻皮笑臉的模樣,他就這麼深深的看著我,眼神直射進我眼底,輕輕的開口:「風藍同學你……翹課喔?」
 
      「呃……閔居文教授,你沒去上課喔?」我冷靜的回答。
 
      居苦笑著,搖著頭彷彿不敢置信的自言自語:「原來你就在我身邊,原來我每天都看到你,原來……」
 
      居站了起來,雙手張開想要抱我,還沒等到我給他幾拳警告時,他卻又自己縮回了手,他不停的深呼吸著:「不可以、不可以,我是你的老師。」
 
      我噗喫笑了出來,想不到居還會因為他是老師而不敢抱我?真是有趣!我忍不住開始挑戰居的忍耐力,故意湊到他眼前幾公分處質問:「喔,真的不想抱我嗎?」
 
      居他居然紅了臉?還偏過頭去不敢直看我!這一點都不像是居,不知怎麼著,我有點不滿,忍不住挖苦起他:「不過就是老師和學生嘛,現在哪還有人在禁止師生戀的呀!想不到居你連一點膽子沒有!」
 
      「還是……」我猛然想起,我現在不是王子的模樣了,難道是因為這點?我咬住下唇,該不會居還是喜歡男的我吧?雖然他說過,不管我是什麼模樣都不在乎,可是……我得承認,美化過四十%的王子形象的確是比我現在只能稱清秀的模樣要有魅力多了。
 
      想到這,我忍不住自嘲,是啦,人家喜歡的是俊美無雙的『王子』,可不是平平凡凡的『風藍』呢!
 
      「王子…」居有點遲疑的叫我。
 
      「別叫我王子!」我突然不滿的反吼回去,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居如往常般叫我王子,我卻非常非常的不滿。
 
      「小藍,小心!」卓哥哥一槍射來,光線離我二十公分處劃過,清脆的鏗鏘聲清楚明擺的顯示出,光線擊中物體。
 
      「龍典表哥?」小龍女不敢置信的抬頭看向大樓。
 
      眾人都隨著小龍女的視線望去,一個人影出現在三樓的窗口,一個異常熟悉的人影─生命主宰的身影!那和遊戲裡一模一樣的俊容略顯得有些憔悴,長髮不是特別的火紅色,但是,卻是更奇怪的顏色─白色。不同於王子那閃著光輝的白髮,他的白髮是白中參灰,配上他憔悴的面容在在表現出一種疲倦厭世的感覺。
 
      但是……那怎麼可能?生命主宰明明只能存在在遊戲裡,怎麼可能出現在現實世界?
 
      「好久不見了,水涵。」那人微微笑著看小龍女。
 
      「小龍女,他難道是生命主宰?」我驚駭得問。
 
      「他是龍典,不是生命主宰。」小龍女閃著淚光,忍不住開口關心:「表哥,你的黑髮怎麼變成白髮了?」
 
      龍典微微笑著,輕撫了下自己的白頭髮:「沒辦法,要煩惱的事情太多了,不知不覺中,頭髮都白了。」
 
      「表哥,我不知道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可是我求你別再繼續錯下去了。」小龍女不停勸著龍典,直到後來,連聲音都哽咽了,小龍女第一次在人前露出這種脆弱欲泣的模樣:「典…拜託你,不要再傷害大家了。」
 
      龍典卻輕笑了起來,笑到後來卻變成了狂笑:「不要再傷害大家?哈哈哈哈,那誰來阻止命運傷害我?」
 
      「誰來阻止命運愚弄我……咳、咳……」龍典的俊臉突然扭曲變形,他雙拳握得死白,面露痛苦的對天狂吼……但他突然彷彿呼吸困難似的,臉色變得蒼白如紙,一陣又急又痛苦的咳嗽聲爆出。
 
      「典?」小龍女帶著擔心的喊。
 
      龍典沒有回答,只是拼命咳著,如同電視上最最俗的肥皂劇劇情一樣,他咳出了一堆血,這又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每個魔王都不好好扮演魔王?上個魔王對我表白,而現在這個魔王居然還沒開打就先自己吐了一堆血?
 
      「典,你怎麼了?」小龍女的眼淚已經忍不住流下。
 
      「沒什麼,別擔心。」龍典居然笑了笑,輕聲安慰著小龍女。
 
      「什麼別擔心!」小龍女眼淚一擦,怒吼道:「你先是突然變得陰陽怪氣,好像拼老命似的把第二生命完成……卻又做了那個實驗害死一堆人,然後又在第二生命鬧出一堆事情,現在你居然吐了血?而你卻什麼都不肯說,連聲辯解都沒有,你要我怎麼不擔心?別太過分了,龍典!」
 
      「水涵,我…」龍典卻露出了無奈的表情,真該死的,剎那間我居然把他看成了生命主宰。
 
      但是,龍典無奈的表情瞬間而逝,取而代之的是,徹底的冷漠,他冷然的道:「我的事和你無關,我的一切也早就和你們無關了,龍水涵,我勸你不要再阻饒我,不然下次,我也不會對你手下留情。」
 
      小龍女愣了許久許久,她的一雙大眼眨了又眨,拼命把眼淚給眨了回去,兩隻粉拳握得死緊,連皮膚都握得泛紅了……
 
      「誰要管你,不用你手下留情,你自己給我小心點,我一定會把你逮住,逮回去見爸爸!」小龍女暗啞著聲音嘶吼。
 
      龍典冷笑了笑,從窗口轉身離開,另一個人影慢慢從陰影走出,機械般的冷漠聲音威脅道:「離開,不然死。」
 
      「哼,我們不會走的。」我冷笑道:「至於要我們死,那你就試看看吧。」
 
      碰!人影突然俐落地從窗口一躍而下,動作敏捷無比,落到地面時……不知我有沒看錯,他的兩隻腳好像陷進土裡好幾公分,這麼大力?該不會不用開打,他就自己先斷腿啦?
 
      很明顯,我的偷懶想法失敗!他若無其事的站起身,這時我們也發現他若無其事的原因,因為他是個它!又是一個機器人,只是這個機器人的外貌比起上個,更加酷帥有形,如果機器人也有審美觀的話,它算是機器人裡的帥哥吧?
 
    宰掉他,然後上去逮住龍典!這明顯是我和小龍女的共識,當我舉起光能劍的時候,小龍女手上的光能槍早就發射了N發光線出去了。
 
    小龍女果然也是恐怖份子一枚,我搔著臉,準備看某名無辜的機器人身上被開了無數的洞洞,但是一轉眼,那個機器人卻消失無蹤,跑到哪裡去了?我不禁握緊了光能劍,那名機器人或許和上一隻大不相同?
 
    「小龍女,閃開!」我眼角突然瞄到一個影子撲向小龍女,在來不及的情況下,我只好整個人擋在她前方,硬是用光能劍擋下那擊。
 
    啪!光能劍和力量手套居然硬生生的碎裂,強大的衝擊力讓我整個人仆倒在地,雙手更是連舉都舉不起來……這一擊差點要了我的小命,上個機器人的力量和眼前這個簡直沒得比。
 
    更糟糕的是,我仰望著機器人一掌打飛了小龍女,然後一個手刀朝我刺來……難道我芳齡二十就要香消玉損了嗎?果然是天妒紅顏……
 
    「住手!」一個喝止聲傳來,更伴隨著數聲槍響,機器人被迫收回手刀,往後退了幾步,我轉頭看了看,是娃娃臉男孩……不,是原來南宮罪救了我。
 
    我奮力撐起身子,糟糕,我連爬都有點爬不起來,胸口更是…套句武俠小說的用語,這叫做氣血翻騰吧?只差沒吐血來表示我的受傷頗重,但是我還是疼得臉色都發了白,現實世界的痛覺果然和遊戲裡不一樣啊!
 
    我只好就這麼半撐著身子,一邊著急的看著大夥和那個很厲害的機器人打了起來……人高馬大的阿狼大哥拿著光能劍硬是和機器人遊鬥起來,雖然為避免步上我的後塵,他並沒有和機器人正面交鋒,但是卻阻饒了它攻擊其他人,而南宮罪和卓哥哥簡直是超級的使槍好手,在兩人合作無間的光線之下,機器人的動作明顯是礙手礙腳的。
 
    而我擔心阿狼大哥受傷外,不時還得擔心,說不定我沒死在機器人手下,倒是很有可能會被晴天抓狂亂射的光線給打死!
 
    「王子哥……呃,你沒事吧?」一直沒出聲的氣質出眾而又甜美可愛的女孩突然跑了過來,關心的扶起我。
 
    「娃娃?」會叫我王子哥哥的,絕對非娃娃莫屬!只是想不到娃娃竟然是這麼個有氣質高雅的女孩,跟平常在遊戲裡那副『天真』的模樣大不相同,果然有公主的架勢。
 
    這時我也注意到,娃娃旁邊的一男一女,男的帶著金絲邊眼鏡和微微的笑容,雖然是人畜無害的模樣,但我一眼就覺得此人不簡單,那溫和的微笑是卸下敵人心防的最佳武器,加上金絲邊眼鏡更是給來一股書卷氣息,給人一種飽讀詩書的良好印象,乾淨整潔的穿著更是欺騙敵人不可少的偽裝……總之,這個人長得跟冬凱一模一樣,所以肯定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恐怖角色。
 
    而另一個女子,我根本想也不想的就喊:「羽憐大嫂!」
 
    羽憐大嫂就如同遊戲裡一樣,摸摸我的頭,還溫柔的笑著說:「真是的,王子就是王子,你不管是遊戲裡,還是遊戲外,都是這麼胡鬧。」
 
    聞言,我也只有如平常般傻笑著,羽憐大嫂真的好溫柔喔!
 
    「啊!居然敢打我未來的老公,找死。」羽憐大嫂手中的重型機槍一舉,一陣搭搭搭搭搭後,地面多出一整排冒煙的洞口,連機器人都無言地看著它手臂上的兩個洞洞。
 
    「王子,你看上面。」居著急地大喊。
 
    我照著居說的往上看,一台飛行器赫然出現在我們眼前,並且正緩緩地降落在建築物的頂樓,難不成是來接應龍典的?
 
    「糟糕,典要逃走了啦。」小龍女不禁著急的喊,但是眼前的機器人實在厲害,我們似乎有點無法應付,更別提是衝到屋頂上去阻止龍典逃走。
 
    「大家馬上讓開!」原本氣質高雅的娃娃卻發出大喊。
 
    大夥一向知道娃娃雖然可愛,但是她的恐怖就跟她的可愛一樣有名,所以娃娃喊聲一出,大家馬上退後數十步,連我都被羽憐大嫂和冬凱給拖離了十幾公尺遠。
 
    娃娃做了一個非常簡單的動作,她的右手伸進口袋,抓出某不明物體,然後做出拋擲的動作,那個不明物體就這麼被丟到……離機器人還有十步遠的地方。
 
    「天啊,娃娃你千萬別去當投手,肯定沒飯吃!」大夥不禁哀號著。
 
    碰!刺目的閃光,不明物體突然發出高溫,炙熱的火燄差點把我烤出一層油出來,當我好不容易從瞎子的狀態復原後,我眼前出現了一個焦黑的隕石坑,更恐怖的是,那片焦黑離我的腳底板只差一公尺……
 
    至於機器人,別提了,連塊碎片都沒有留下。
 
    所有人都臉色大變,不,是臉色大便的看向娃娃,而娃娃則是一臉驚奇的看著隕石坑,還驚嘆著:「哇,想不到威力這麼大耶!」
 
    「公、公主殿下,這顆火彈要好幾十萬啊……」冬凱顫著聲音,心痛無比地看著幾十萬變成隕石坑。
 
    好幾十萬?難不成這顆炸彈是金子鑲的嗎……我冷靜的說:「原來這個機器人是被錢砸死的。」
 
    「啊!」小龍女的一聲大喊拉回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她著急的衝進大廈裡。
 
    「來不及了!」阿狼大哥低喊一聲。
 
    我抬頭看向大樓樓頂,飛行機早就已經起飛了,駕駛座雖然沒人,但後座上,龍典非常悠閒地坐著,還對我們微微點頭致意,臉上的淡笑看起來真是無比欠扁。
 
    「駕駛座沒人,飛行機卻啟動了。」卓哥哥皺眉,喃喃猜測著:「難不成是生命主宰在遙控那台飛行機嗎?這麼說來,難道主宰的主機就在那台飛行機?不對,放在飛行機裡,未免太不保險,難保不會被打下來。」
 
    「打下來!」我猛然驚醒,趕緊問問娃娃:「娃娃,有沒有大砲類的,可以把龍典打下來啊?」
 
    「有是有……」娃娃有點遲疑的說,然後非常懷疑地問:「可是,打下來的話,龍典一定會死掉的喔!王子哥哥…真的要用嗎?」
 
    會死!我好像被雷打中,對啊,我在想什麼?這可不是第二生命,是真的會死的真實世界,我居然說要把龍典打下來,我猛搖著頭,不行,絕對不能用大砲!
 
    「典!」小龍女突然也出現在屋頂大吼著,從那連我們都聽得到的喘氣聲,就知道小龍女肯定這輩子沒跑過這麼快。
 
    「典,我求你,別做傻事啊!」小龍女死命的喊,那高分貝連周圍的玻璃都顫抖著。
 
    龍典直盯著小龍女,臉上的欠扁微笑消失了,他的手溫柔地貼著玻璃……或許他真正想的是,撫摸小龍女的臉吧?
 
    「水涵,我已經把第二生命真正完成了,就送給你當……」龍典的臉色一變,又變成微微笑:「當作訣別的禮物吧。」
 
    「訣別?」小龍女的聲音聽來似乎帶著抖音?
 
 
 
 
第八集永恆的傳說第二章 失控的第二生命
 
      當我奮力站起,跟大家一起衝到屋頂後,只看見小龍女半跪在地,整個人呈現呆愣狀態,臉上還掛著兩行淚水……
 
      這下,要怎麼安慰小龍女,我不禁煩惱起來,我安慰人的次數少到可憐……好像大部分都是別人在安慰我?
 
      「哇,原來你也會哭啊?我還以為你只會像巫婆一樣喔呵呵的尖笑呢。」揚名欠扁的走到小龍女旁邊冷潮熱諷的。
 
      小龍女偏過頭去:「對啦,反正我就是沒人愛的凶悍巫婆。」
 
      揚名突然咳了一聲:「其實騎掃把也挺好玩的呀!」
 
      眾人都用奇怪的表情看向揚名,小龍女則是一臉茫然的看向揚名……而我,身為揚名的雙胞胎老姐,非常了解揚名在幹嘛,他在試圖『安慰』小龍女。
 
      「巫婆帶尖帽其實也很可愛啊,又不是公主才有人喜歡……我、我就比較喜歡巫婆……」揚名結結巴巴說到後來,不禁滿臉泛紅,連聲音都越來越小聲。
 
      小龍女似乎終於了解揚名這個大呆瓜是在安慰她,她的臉飄上幾朵紅雲,破天荒出現嬌腆的表情:「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東西啦!」
 
      兩人就這麼雙雙臉紅低頭,偶爾抬頭偷瞄對方一眼,簡直目無旁人到極點!
 
      「龍典跑了,主宰、劍心和陽光怎麼辦啊?」我擔憂的想著『生死不明』的三人,既然小龍女已經陷入兩人世界,那就只好由我來問大家接下來的辦法了。
 
      如果我們再不把方法想出來,一臉忌妒到極點、還死命盯著小龍女和揚名的晴天恐怕……就要把機關槍拿來亂射發洩,搞不好會順便把無辜的路人打穿幾個洞,身為無辜路人的我當然要趕緊想辦法解救陽光。
 
      「如果他們就這樣消失了,那倒還好。」邪靈深沉的說:「就怕龍典沒這麼輕易就隱居。」
 
      「是百分之百不可能隱居。」居馬上開口解說:「我絕對不相信龍典搶走了生命主宰就為了帶著它隱居,肯定有什麼陰謀在裡面。」
 
      陰謀?我大驚:「難不成他想利用主宰征服全世界?記得他好像說過,主宰可以把各國的飛彈拿來當煙火放?」
 
      「典不會想征服全世界的?他不是那種人!」兩人世界中的小龍女卻突然激烈的反駁,臉上是不容他人汙衊龍典的堅決表情。
 
      揚名卻一臉忌妒的酸酸語氣:「喔?你就這麼肯定啊!」
 
      「那龍典到底是為了什麼要把生命主宰帶走?」我擠破頭也想不出來,難不成龍典愛上生命主宰,要帶他雙宿雙飛?呃,兩個長得一樣的人雙宿雙飛……這畫面還挺噁心的。
 
      聽到我的問題,眾人也答不出話來,各各都低頭沉思各式各樣的理由出來。
 
      「王子,先別管那個了,你的傷不要緊吧?」居擔心的眼神在我身上瀏覽著,在我瘀青的雙手上更是停留良久,心憐不捨全都一覽無遺。
 
      「小藍,我已經叫了救護車,你先別亂動。」卓哥哥輕柔的抬起我的手,皺著眉看上面的點點瘀青腫脹。
 
      「喔!」面對著卓哥哥,我也只有乖乖的答聲,要是敢亂動一下,我肯定會被他念個沒完沒了。
 
      「王子,你……」娃娃臉的南宮罪這時也走了上來,他有點無奈的說:「你居然是個女孩。」
 
      我心驚了一下,呃,對了,我的真實性別被揭穿了,剛剛大家因為龍典的事情沒解決,所以沒多問這件事,這下子我該怎麼面對大家啊?我忍不住把頭低下去,手指拼命玩打結遊戲,不過用十根像香腸般的手指還真有點難玩。
 
      「唉!」南宮罪又嘆了一口深深的氣,搖著頭說:「幸好鳳凰沒來,要是她知道你居然跟她同性別,恐怕……」
 
      聽到這話,我的頭低得更低了,平常我最痛恨欺騙女孩感情的壞男人了,現在我居然成了欺騙女孩感情的壞……女人!
 
      「對不起,罪……」我低著頭道歉,又怯怯地轉向我騙了最久最久的隊友:「對不起,大家,我不是有意要騙你們的,當初是因為……」
 
      我轉頭一把抓住旁邊涼涼沒事幹的揚名,食指直直指在他鼻頭上,我奮力地開脫我的罪名:「就是這傢伙,都是因為跟他吵了一架,我才會跑去當人妖的啦,大家千萬不要只怪我啊!」話說,死也要拖個人陪葬,我怎麼可能讓我弟這個始作庸者在旁邊納涼呢?
 
      羽憐大嫂突然噗嗤笑了出來,然後在我一頭霧水之下,羽憐大嫂深情的看著阿狼大哥說:「我早就發現王子你其實是個女孩啦,狼更是連你的身分都猜到了呢。」
 
      什麼!我眼睛暴凸出來,我的人妖之路難道走得這麼失敗?羽憐大嫂看出來就算了,連神經跟我一樣大條的阿狼大哥都知道了?
 
      「怎麼看出來的呀?」我傻傻地問。
 
      羽憐大嫂溫柔的笑著,手又撫上我的頭揉著:「跟你相處這麼久了,我怎麼可能還分不清楚你的性別呢。」
 
      「啊……娃娃就沒有看出王子哥哥原來是王子姐姐。」娃娃咬著手指,嘟著嘴不滿的抱怨。(你看不出來是正常的…)
 
      「王子,不,風藍同學,你應該沒有再生理痛了吧?」阿狼大哥爽朗的大笑著。
 
      生理痛?啊!我猛然想起當初我偷偷跑去看阿狼大哥的時候,好像就是用這個藉口……
 
      「雖然我說過不想去猜測你現實的身分,不過都親眼看到你了,想不認出你也難啊!」阿狼大哥搔著臉,搖著頭道:「王子,你的表情動作和遊戲裡太像了,雖然長相有差別,可是稍微注意一下,還是很好辨認的。」
 
      這麼說來,每天上課都能看到我的居難道也……早就發現了?我猛地轉頭看向居,不滿的問:「你是故意裝作不知道的?」
 
      居卻一臉的茫然,還喃喃道:「有…這麼好辨認嗎?」
 
      我愣了一下,難不成居沒看出來?不會吧?他不是智商200的天才嗎?
 
      「連小藍都認不出來,你的眼裡難道只看得見王子的『長相』嗎?」卓哥哥毫不留情的挖苦。
 
      居繃緊了臉,大吼道:「我沒有,我根本不在乎王子長得什麼樣子!」
 
      「那你為什麼沒有認出我?」我冷著聲說,居明明就是和我相處時間最長的人,可是他卻沒有認出我,果然,居還是喜歡王子的模樣吧!我突然覺得非常非常的不高興。
 
      「我…」居也語塞了,他開著嘴卻半天都說不出話來,最後沮喪得低下頭去。
 
      有點賭氣的不理會居,我轉頭看向大家,打算繼續處理龍典的問題,小龍女卻對我比了個噓的禁聲手勢。
 
      「第二生命已經沒有被封鎖了?確定嗎?」小龍女拿著手機問道:「已經有人進去了?」
 
      「裡面有什麼變化嗎?」小龍女皺眉問,然後一邊聽得目瞪口呆,急急忙忙地說:「再說一遍!」
 
      小龍女按下手機的擴音鍵後,招呼大家過來,手機裡陸陸續續傳出了第二生命不可思議的變化。
 
      「整個世界的模樣大致上沒有變化,主要變化的是NPC,所有的NPC都被改成高度智能化,而城裡的人型NPC也不再乖乖站在原地,他們和真人一樣到處亂跑,就連幫玩家轉職的NPC都不肯乖乖幫玩家轉職,一直提出亂七八糟的要求。」
 
      「各種BOSS也到處亂跑,剛剛我才在星城看到一個BOSS跑來逛街,還有好幾個城甚至被NPC屠城了。」
 
      「龍典到底想幹什麼?」我不禁脫口問出。
 
      「一個真正的第二生命。」一直莫不吭聲,讓我早就遺忘他的存在的人,冷狐,突然開口說,而他的話卻如同響雷般,震驚了在場每個人。
 
      
 
      經過再次的飆車之旅後,小龍女帶領我們走進第二生命的公司,我則是很驚奇的發現,被我弄破的玻璃居然已經全部恢復原狀了,看來第二生命公司做事果然超級有效率。
 
      「小姐,董事長要你回來的時候去見他。」接待處的小姐一看到小龍女,馬上鞠了躬後,交代著董事長說的話。
 
      「我知道了。」小龍女點點頭後,又轉頭跟我們說:「你們先上線去看看遊戲到底變成什麼樣子了,還有劍心和陽光的情況怎樣。我就先去見我爸,把典逃走的事跟他說。」
 
      我們點點頭後,小龍女馬上跟接待處小姐吩咐:『你帶這些人去我的辦公室,給他們遊戲頭盔,讓他們能夠上到第二生命裡去。』
 
      「好的,小姐。」接待處小姐連忙回答,接著必恭必敬的對我們說:「各位這邊請。」
 
      小龍女急急的衝進其中一座電梯,連招呼都沒跟我們打,電梯門已經關上了,看來她的確非常著急。
 
      接待小姐則是帶著我們搭了電梯,她姿態優雅的按了四十四樓(小龍女,拜託你也選好一點的樓層…),電梯門一開,一個很明顯比我家還大很多的寬廣辦公室出現,辦公桌的擺飾簡潔明瞭,而辦公桌後甚至是整片的落地玻璃,將整座城市都納入眼中,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書櫃裡放的不是書,是一堆香奈兒等名牌包……
 
      接待小姐手腳俐落的幫我們把十幾個頭盔都安裝好,又必恭必敬的鞠了個九十度的恭後,說道:「各位如果還有什麼需求,可以跟我說,我會為您安排妥當的。」
 
      我有點受寵若驚的對小姐點點頭後,轉頭跟大家說:「那我們就先進去看看第二生命到底變成什麼樣子了。」
 
      「嗯,那就在花都的中央塔集合。」卓哥哥也點著頭。
 
      大夥都各拿起頭盔戴上,回到幾乎以為永遠都不可能再進去的第二生命。
 
      我帶上頭盔後,進入了遊戲,再度緩緩的睜開眼睛,眼前卻是既熟悉卻又陌生的地方……一開始創角色的畫面,眼前卻不是當初的GM─小龍女,而是一個陌生的美女NPC,她好奇的看著我,還試探性的打了個招呼:「嗨?」
 
      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會在這邊?怎麼不是在花都……啊!對了,我的角色,也就是王子,已經消失得徹徹底底的了,想到這,我忍不住有點沮喪。
 
      「你要創角色嗎?」美女NPC眨了眨眼。
 
      「我已經創過了,只是角色消失了而已,你可不可以幫我把角色弄回來?」我有點奢望的問,可是沒辦法,王子是我辛辛苦苦練出來的角色,我怎能說放棄就放棄?
 
      「當然是不可以啊。」美女NPC聳了聳肩:「如果你是之前被ND和HD給消滅掉的,那就連生命大神都沒辦法把角色救回來呢!」
 
      「喔……」我有點失望,但是又不死心的再問:「那可不可以讓我當男生?我要白髮紅眼,然後把美化提高四十%?」
 
      「都可以啊,你喜歡什麼樣子就設定什麼樣子,遊戲的規定本來就是隨便玩家怎麼設定嘛!」美女NPC理所當然的說。
 
      什麼?隨便我們怎麼設定?之前明明就是根據真人的臉,而且性別不可更改的呀?我有點懷疑的看向美女NPC,她該不會是在唬弄我的吧?
 
      「呵呵…你的臉好呆喔。」美女NPC嬌笑了起來,而後催促著我:「快點創角色吧,我還要讓很多人創角色呢。」
 
      半信半疑之下,我也只好把角色設定出來,而王子的模樣再度出現在我面前,我忍不住鬆了口氣,這下子只要把等級再練回來應該就可以了吧?
 
      「要在哪裡出生?」美女NPC笑嘻嘻的問。
 
      「隨便……不!北大陸,我要去北大陸。」我趕緊改口,差點就說了和當初一樣的答案,等等要是隨便到了南大陸,那我可真的會哭死。
 
      「又是北大陸,大家都真沒創意,一堆人喜歡這種長相,又一堆人不是選北大陸就是選中央大陸。」美女NPC喃喃自語著。
 
      這種長相……這是什麼意思?我的心底突然響起了警鐘,但是還來不及問美女NPC,我已經開始嘗試自由落體的感覺了……
 
      但當我像顆流星般降落地面的時候,我就已經發現答案了……
 
      「為什麼……」我瞪大了眼,看著周圍一堆白髮紅眼的人群大吼道:「怎麼這麼多王子啊!」
 
      周圍的一堆王子傳來訕笑聲:「你自己還不是一樣用了王子的長相,還敢說別人呢。」
 
      我忍不住氣急敗壞地說:「我才是真正的王子好不好!」
 
      「哈哈,又一個說自己真的是王子的。」某個有王子臉的傢伙臉上出現一副超級欠扁的表情,天啊,拜託你別露出那種表情,這簡直是在玷汙我的名聲,降低我的格調!
 
      我的天啊,居然有這麼多人用了我的長相,難怪美女NPC會那麼說……啊!糟糕了,那阿狼大哥他們不知道會不會認錯人?我忍不住著急起來。
 
      「冷靜冷靜。」我深呼吸兩口氣,心情終於稍微平靜下來,對了!先用密語跟他們說這情況……但是我卻開不出密語頻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啦?
 
      「天啊!怎麼不能密語啊?」我仰天長吼著。
 
      「廢話,你進來的時候有設定名稱嗎?」周圍的王子又發出冷冷的聲音,這個王子看起來冷冷的,應該不是剛剛那個欠扁的王子。
 
      「沒有……」對吼,根本沒有設定名稱耶!我這時才猛然想起。
 
      「密語系統已經整個消失掉了啦。」另一個活潑的王子笑著回答我。
 
      「什麼?」我整個身子軟掉,那我該怎麼跟其他人聯絡?
 
      「別管那傢伙了,我們快點去中央塔看看情況啦。」某個興奮的王子說完,周圍的人群開始往某個方向移動。
 
      我抬頭看向中央塔,邪靈好像說要在中央塔集合?總會有辦法的,只要說我是風藍,大家不就會知道我才是真正的王子了嗎?想到這,我也鬆了口氣。
 
      好,往中央塔前進!我放心的跟隨著眾多的人群往中央塔移動。
 
      「好多人……」我目瞪口呆的看著廣場上密密麻麻的人群。
 
      「大家快看啊,這就是之前殺生小隊以一擋千,屠殺NPC的花都廣場啊!想當初,王子一夫當關萬夫莫敵,一個人率先衝進了花都廣場,一看見萬萬千千的NPC,他連眉頭都沒皺一下,一揮刀就把千個NPC變成肉醬,還狂傲的笑著要生命主宰少派些廢物……」
 
      「王子萬歲,無垠城主,血腥精靈萬歲~」眾人也跟著歡呼。
 
      這……真的是在說我嗎?我嘴角不停抽蓄著,一揮刀就把千個NPC變成肉醬?我怎麼記得是NPC差點把我變成肉醬?
 
      「大家快看!殺生小隊出來啦!」眼尖的某人大喊。
 
      「殺生小隊、殺生小隊……」擠在廣場上的萬千人群突然好像發了瘋似的,拼命狂吼著殺生小隊的名字。
 
      「娃娃!」我也看見了大家的身影,趕緊大聲喊著:「冷狐!罪!晴天!」
 
      「娃娃!冷狐~~」我周圍的人聽見我喊的名字,居然開始吼起我念過的名字,現場的氣氛越來越熱絡,簡直到了眾人瘋狂的地步……
 
      我再度呆楞,代誌怎麼會變成這樣?
 
      眼見他們幾個站在中央塔前,臉上都是僵硬的表情,而我雖然拼命地想往前擠,但是卻反而被瘋狂的人群給後推,離大家越來越遠……我急得差點連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王子!過來這裡。」就在我越來越灰心的時候,我的右手突然被人拉住,而一個熟悉的聲音也著急的喊著我。
 
      我愣了半响,居然有人能在這一堆『王子』裡認出我?我轉過頭去,映入我眼簾的,居那帶點妖媚的魔族臉蛋出現在我眼前。
 
      「居?」我有點傻傻的反應不過來。
 
      「王子,快過來吧,大家都在找你呢。」居牽著我的手,把我從一堆擠爆的人群中拉出去。
 
      我一邊奮力從人群中擠出去,一邊懷疑道:「居,你怎麼確定是我的呀?這麼多人都是這個長相。」
 
      居停下腳步,緩緩的轉過頭來看著我,眼神還是一樣的溫柔:「我永遠都不會認錯你的,你的輕盈腳步、你的呆呆表情,每當你情緒起伏大的時候,最愛的動作就是握緊拳頭,露出倔強的表情。」
 
      「還有你總是不自覺得會把頭偏向一邊。」居說著說著,忍不住輕笑出聲:「一看就知道是王子你了。」
 
      心頭突然有種暖暖的感覺,可是我還是忍不住反嘴問:「可是你就沒有認出風藍就是我。」
 
      居的神情突然變得有點迷離,彷彿不是在回答我,而是在跟他自己說話,他喃喃唸道:「我怎麼可能認不出你?但是我又確實沒有認出你……或許我早就認出來了,只是我答應過你,答應過你絕不去猜測你的真實身分,我是如此重視對你的承諾,或許重視到……讓我自己蒙上了自己的眼睛,不去看見你的真實身分。」
 
      我有點猶疑的說:「居……你在說啥,我怎麼都聽不懂?」
 
      聽到我的話,居露出了苦笑,肩頭一垮,帶著懊惱的說:「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看見居的沮喪樣,我搔了搔臉,忍不住開口說:「沒關係啦,你、你有認出我,我真的很高興,呃……」看見居的眼神突然放光,害我不禁紅了臉,本來想說的話全都忘光光了。
 
      氣氛一下子尷尬了起來,我們兩人默默地走了一段路後,居突然開口說:「王子,不管如何,我……還是喜歡你。」
 
      聞言,我簡直吃驚到了極點,難道居真的好脾氣到這種地步?「不生氣?我、我騙了你,還害你被人認為是GAY……」越說越小聲,連我自己都覺得居應該要很生氣才對。
 
      居沉默了會,才又開口說:「有點生氣,可是又不敢生氣。」
 
      我眨了眨眼,今天的居好像很喜歡說讓人聽不懂的話?
 
      「生氣你騙我,生氣我不知道的事,邪靈卻知道的那麼清楚……」居說到這,幽幽的嘆了口氣:「可是又不敢生氣,深怕你會不高興,怕你會從此不理會我,怕…我再也沒機會讓你喜歡上我。」
 
      「居!」我猛地拉住他,鼓起我最大的勇氣認錯:「這次真的是我的不對,你不要包庇我啦,這樣讓我很愧疚呢。」
 
      居轉過身來面對我,他張嘴愈說,卻又不知從何開口,接著又變成掙扎的神色……最後他肩一垮,黯然的說:「我不怪你騙我了,我們去找其他人會合吧。」
 
      居是不是想說什麼?我心底深深這麼覺得,我再度用力拉回居,他被我這麼一拉,臉上露出非常驚訝的神情。
 
      「怎麼了,王子?」居有點猶疑地問。
 
      「你想說什麼?告訴我。」我固執地不肯放開居。
 
      居像是下定決心似的說:「我沒有想說什麼,只有想做什麼。」
 
      「那你到底想……」我的話卻消失在居的嘴裡…
 
      我瞪大了眼看著居的俊臉就在我眼前,他的唇緊緊貼著我的唇……我不是沒被吻過,但是、但是居此刻再認真不過的神情卻讓我真正害羞起來,我有點困窘地微微推開他:「居,你…」
 
      但是居卻再次吻上來,這次他居然、居然連舌頭都伸進我嘴裡,我有點慌亂的想推開居,可是居的手掌卻牢而有力地扣住我的後腦……更要命的是,剛創立角色的我現在沒有力量上的優勢,根本推不開居。
 
      雖然我不是第一次接吻,但是這次卻讓我覺得我第一次懂了,懂了接吻的感覺……
 
      居的手掌雖然用力地扣住我,不讓我有半分逃開的機會,但是他的吻卻很溫柔,他的舌輕輕在我嘴裡……不知道該用什麼動詞,但就是很溫柔很溫柔的感覺,幾乎讓人有點沉醉了,沉醉在那種令人心醉的溫柔,慢慢地,居連扣住我的動作都沒有了,反而輕輕地揉著我的頭髮。
 
      看著居緊閉著眼,沉醉而溫柔的表情,我不自覺的也閉上了眼,感受居的徹底溫柔,從嘴裡的感覺、從輕揉髮絲的感覺、從腰間微微用力摟住我的那隻手,從身體貼緊身體的微溫。
 
      「哇靠!男人吻男人耶!」周圍的人突然大喊出聲。
 
      我和居都猛顫了一下,天啊!我差點忘記這裡是大街上啦,我居然和居當街擁吻,最慘的是,我們兩個現在都是男人……
 
      我臉上傳來的灼熱感讓我覺得,放在肉上去燙熟都有可能。我趕緊猛推開居,正想海扁他一頓來洩憤時,卻看見一個人,卓哥哥!
 
      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向堅強強勢的卓哥哥會有那樣脆弱的表情,彷彿是一切的信念都被摧毀似的,蒼白的臉色和……佈滿紅血絲的眼。
 
      我幾乎以為卓哥哥……是在哭?「卓哥哥…」
 
      卓哥哥沒說半句話,反而迅速轉過身去……或許是我的錯覺,卓哥哥的肩頭好像顫抖了一下?
 
      居嘆了口氣,哀愁的陳述:「王子……你越是晚做決定,對我們的傷害越深。」
 
      我心頭一顫,我…傷害了卓哥哥嗎?
 
      「咦?居哥哥和邪靈哥哥都在?那這個就是真的王子哥哥嗎?」娃娃奔了過來,張大眼看著我們三個人,眼中帶著微微的疑惑。
 
      「王子,是你嗎?」南宮罪皺緊眉頭,似乎有點難以確定。
 
      「娃娃臉警察!」我直接了當的說。
 
      南宮罪臉上露出無奈的神情:「好吧,你果然是真的王子。」
 
      「王子!陽光不見了啦。」晴天怒喊著,而後又忍不住低低啜泣起來。
 
      我猛然醒過來,對了,我們是來確認陽光和劍心的安危的!我趕緊急急地問清楚情況:「陽光和劍心都不在中央塔裡嗎?」
 
      「塔裡什麼人都沒有,連生命主宰都不在。」娃娃擔憂的說。
 
      什麼?陽光和劍心該不會已經……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這是我最不願意發生的事情。
 
      
 
第八集永恆的傳說第三章 全世界的危機
 
 
      我愣了半响才反應過來,外界干擾?
 
      「應該是小龍女要找我們。」冷狐沉吟了一會後說。
 
      小龍女要找我們?該不會是外面出了什麼事情吧?我趕緊跟大夥說:「大家快下線去看看外面的情況。」
 
      我迫不及待的拔下頭盔,才剛拔下就被小龍女近在眉睫的臉給嚇了一跳,而小龍女那雙淚眼和忍不住下垂的嘴角更是讓我張大了嘴,小龍女……居然在哭!
 
      「王子!怎麼辦啦!」小龍女終於忍不住撲進我的懷中大哭特哭,嚇得我簡直是手足無措。
 
      「怎麼啦,小龍女,別傷心啊,發生什麼事情了?」我趕緊摟住小龍女,擔憂地詢問。
 
      「典他、他…嗚嗚…」小龍女卻是泣不成聲,連半句話都吐不出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是什麼天大的事情讓小龍女哭成這樣?我簡直不敢相信,就連之前龍典說出那些無情的話時,小龍女都還能強忍住,現在卻號啕大哭?
 
      「龍典威脅全世界!」一個威嚴十足的聲音傳來,而龍爸威嚴的身影也出現在門口,他沉步走了進來,臉上不再是帶笑的表情,而是沉痛的威嚴肅容。
 
      「威脅全世界?」我愣愣地不知該做什麼反應。
 
      龍爸那威嚴突然又消失了,原本精神十足的臉卻好似突然老了十歲,他萬般疲憊地說:「他操控生命主宰發射了一枚核子武器,雖然是在海上引爆的,但是還是波集到附近的小海島,傷亡至少在數千人以上。」
 
      「什…麼?」我幾乎連話都快說不出來,幾千人的生命……不見了?
 
      「並且威脅全世界送他需要的東西過去,否則另一枚將不會是在海上引爆這麼簡單。」龍爸幾乎是痛心的說。
 
      「那政府採取了什麼行動?」南宮罪馬上問道:「政府絕對不可能讓他為所欲為的。」
 
      「是不可能,但是政府束手無策。」龍爸冷冷的道:「這個世界是完全仰賴電腦的,當電腦被掌控住的時候,政府根本束手無策,所有的出入境管理,所有的雷達偵測,所有的衛星全部都掌控在龍典手裡,別說是去抓龍典了,政府根本沒有辦法掌握他的行蹤。」
 
      龍爸又嘆了口氣:「事實上,典就算大搖大擺經過警察面前,也沒有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