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小鬼的秘密基地

關於部落格
  • 630088

    累積人氣

  • 3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奈何橋

 
 
奈何橋處,今夜又迎新魂。
 
幽幽站在橋邊,楚楚動人的眸子閃著淚光。
 
“喝了這湯,真的什麼都會忘了?”她的聲音像煙,輕飄飄地似被風吹過,顫顫散落。
 
“當然。”孟婆點頭:“喝下孟婆湯,過了奈何橋,前事盡忘。前世的一切愁苦,不再隨身。
 
“那前世的諸般美好呢?花前月下,山盟海誓,又如何?”她猶不休,捧著冷冰冰的湯,追問。
 
“可笑。”孟婆難聽地嗤笑:“花前月下,山盟海誓,若不忘個幹淨,如何有個幹幹淨淨的下世?”
 
她睜大美麗的眼睛:“最深最美的記憶,難道竟一點也不能留下?”
 
“自然。”
 
端著湯碗的手斜了斜,她思索一會,放下這碗輪回必喝的湯:“這湯,我不能喝,我不能忘了他。”
 
孟婆冷笑:“傻孩子,不喝孟婆湯,如何過奈何橋?不過奈何橋,如何投胎輪回?”
 
“那我就不投胎,在橋這邊等他。”她咬牙,毅然盯著腳下。
 
“罷罷,又一個癡人。花前月下,山盟海誓,唉,唉,真個傻。”
 
她不管孟婆的嘮叨,輕輕讓黑暗淹沒她的影子。
 
孟婆瞥那黑漆漆的遠處一眼,低頭繼續熬她的湯。
 
 
 
橋頭總有動靜,影影綽綽,這個邁下去,那個踏上來。
 
這日,枯井似的昏花老眸裏,又印出那孤零零的瘦弱鬼影。
 
輕盈的白服有點邋遢,輕飄飄走到橋腳下,目光憔悴。
 
“吃苦了吧?孤零零一個女鬼在外,怎能不被欺負?來吧,喝過孟婆湯,過了奈何橋,前塵盡拋,比什麼都快活。”孟婆淡淡地歎,又勺起她的湯。
 
“不……”她見了那湯,似受了驚,怯怯向後退了一步,低婉吐了一聲,抬頭輕輕說:“孟婆,我求你一事,你若見他來,叫他別喝你的湯,我會來找他。”
 
“孩子,別白受這般苦楚,情份下輩子還有呢。我在這橋頭站了八萬年,什麼沒瞧見過?當初,楊貴妃也不過是一仰頭灌下,踏過奈何橋,哪還記得什麼唐明皇唐三郎。什麼蓬萊成仙夢中相會,不過是世人杜撰騙人的話兒。”
 
“不……”她仍是低低說著那個字,轉過身飄回暗處:“你若見他來,記得叫他別喝湯,別忘了我。”
 
 
 
孟婆繼續勺湯,新魂源源不絕的來,到奈何橋旁各有各的行事。
 
有的吼一聲:“只求下輩子別再這麼命苦。”仰頭一口氣喝下,邁過橋面。
 
有的滿眼淚水:“我那苦命的孩兒,他還小,若他爹娶個後娘,可如何是好?”被孟婆勸著接過冷冰冰的湯,哭道:“來世叫我們母子做個鄰居,也好照顧他幾分。”喝下湯後,前世盡忘,再無哀容,聽橋那邊引路的鬼差透風下世可以投個好人家,一世衣食無憂,喜得笑逐顏開。
 
也有跪在孟婆腳下求情的,涎著臉央告:“我在郊外十裏破廟的牆根下埋了十壇金子,那是我一世積蓄,連老婆也不知道,若喝了這湯,就再也沒人知道金子的下落了。”
 
孟婆慢吞吞說:“不喝湯,就不能過奈何橋,當個無處可去的游魂,可要處處被欺。”
 
左右思量,沒奈何,只好一邊痛苦哀悼自己的十壇金子,一邊小口小口,將冷冰冰的湯灌下腸胃。
 
 
 
這日,熟悉的身影又來了。
 
更加邋遢,更加落魄,傷痕處處,淒淒慘慘。
 
“怎麼落得這般模樣?”
 
她怯怯地,撫摸手臂上一道道傷痕,道:“太餓了,偷吃了小廟裏的香火。”
 
“難怪。”孟婆遞上湯:“喝吧。”
 
“不不……”她見了妖魔似的後退,睜著淚盈盈的眼睛,輕輕哀求:“喝了這個,我就記不住他的模樣了。”
 
“別說模樣,連有他這麼一個人也不知道。”
 
“啊?”她越發驚恐:“忘了他的名字嗎?忘了他送我的小銅鏡?忘了他給我畫的扇面?忘了他從京城帶回給我的胭脂?不不,這不行,這不行的。”
 
她畏懼地看著孟婆手裏的湯碗,遠遠逃開。
 
孟婆長歎一聲:“傻啊……花前月下,山盟海誓,小小腦子裏的回憶,值得這麼樣孤苦寂寞?傻孩子……”把湯倒回鍋裏,慢慢攪拌。
 
 
 
終有一天,她又來了。
 
衣服破破爛爛,黑發淩亂,失魂落魄走到橋頭,淚眼蒙蒙。
 
“孟婆,他娶了新婦。”淚珠斷線般落。
 
“喝湯吧。”
 
“可我還是舍不得。他如今變心了,那美若夢境的回憶就更珍貴了。你不知道,他真是個好人,我一輩子從沒見過這樣的男人。下輩子也不會碰著。老天待我真好,讓我今生許配他為妻。”她搖頭,坐在橋頭,低著頭,想著從前,一邊含笑,一邊落淚。
 
“孟婆,我若輪回,下輩子還能遇上他嗎?”
 
“那可說不定,天下這麼大,人又那麼多。”
 
“我會不會,偶爾在夢中記起他的模樣?”
 
“呀,姑娘,那是沒指望的事。”
 
“是嗎……”她幽幽低頭。
 
孟婆攪著湯,喃喃:“癡人,不過一些回憶罷了,何苦誤了輪回,吃這般苦楚?”
 
“你不明白的。他對我真好,我還記得第一次見面,他看著我,眼睛炯炯有神,俊美瀟灑……”她笑笑哭哭,淚兒續了又斷,斷了又續。
 
餓了,站起來,幽幽隱沒黑暗,回來時滿身傷痕,鼻腫臉青,道:“那些地頭鬼神守著香火,沒偷到。”
 
一碗湯遞到眼皮底下。
 
“喝吧。”孟婆歎:“我在這待了八萬年,看透了。孩子,別為難自己,喝吧。別癡到這份上,倒難為自己。”
 
她不言聲,靜靜坐下,抱著膝蓋,靜靜回憶。
 
孟婆繼續招待前來的新魂,一個接一個,絡繹不絕。
 
她不作聲,看著他們舍棄前世,義無反顧。
 
跨過奈何橋,就是新生。
 
“孟婆,給我一碗湯吧。”有一天,她終于下了決心。
 
孟婆長年冷冰冰的臉終于逸出一絲寬慰:“好孩子,你總算想通了,想通了就好。唉,我在這看了八萬年,這放不下的苦楚,比誰都清楚,壓根沒指望啊。”
 
她接下湯,含著眼淚,一飲而盡。片刻後,睜開眼,笑得燦爛如花。
 
“去吧,過奈何橋,下世別再那麼癡情。”孟婆向橋那頭一指。
 
她踏過奈何橋,鬼差候在一邊,松了口氣:“等你這差使真不容易,耗得我也站了好一陣日子,真生怕你不肯放棄前世記憶,就那麼待在橋那頭。”
 
她訝道:“什麼,竟有人這般傻,甯肯不投胎,不肯放棄前世記憶?”
 
“那不就有一個?”鬼差伸手一指。
 
視線順著去,是奈何橋上老邁的背影。
 
“八萬年,不肯過奈何橋,不肯忘記那個早已投胎輪回無數次的男人。唉,唉,什麼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傻。”
 
“對,”她不解地搖頭:“真傻。”
 
孟婆獨自攪拌著她的湯,搖頭歎氣:“什麼花前月下,什麼海誓山盟……”視線轉到橋頭,身軀微震,老態龍鍾地站了起來。
 
“你來了。”
 
“我?我又?”
 
“哦,”孟婆自失地笑:“我糊塗了。”小心翼翼遞上一碗湯,昏花老眼靜靜凝視:“喝吧,喝了孟婆湯,踏過奈何橋,好好過下一世。”
 
下世過後,我們又能在這奈何橋頭——相見。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