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邪惡小鬼的秘密基地
關於部落格
  • 644951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狐作妃為: 誤惹極品妖孽殿下(二)

 
 
第三十四章 過去與現在(上)
 
「緋月,你在來見我的時候,就已經遲了。」
 
琉璃輕淺的笑容裡夾了幾許嘲弄之色,緋月怔怔看著她,臉色漸漸變了。
 
是他錯了。
 
縱然是琉璃出現在他視線,縱然有人群聚集的街市作掩護,他也不該離開那丫頭身邊!
 
那個單純而又傻氣的丫頭,沒有他在,要抓她,簡直有如吃飯一樣容易!
 
緋月冷冷看著琉璃,後退兩步,轉身便走。
 
然而,剛走了不到十步,他又頓住了步子,眉微微蹙了起來。
 
琉璃輕輕笑了起來:「緋月,你也察覺到了吧?這裡已被我設下了結界,你出不去的,除非……殺了我。」
 
緋月轉回身,看著她的眼色更沉冷了幾分。
 
琉璃卻又拈衣往亭欄邊一坐,望著緋月的眼神裡帶了些許撒嬌的意味:「可是緋月,你會殺我麼?」
 
…………
 
廟會依舊熱鬧。
 
看著雜耍的洛水邊看邊興奮地伸手去扯身旁的緋月,一邊驚呼道:「狐狸,你快看!快看!真的在噴/火耶!」
 
然而,她伸出的手,抓到的卻只是一堆空氣。
 
怔了怔,又抓了幾下,還是空氣。
 
洛水下意識地轉頭,看著原本站著緋月的位置,此時卻是空空如也,心立時「咯登」一下,沉了下去。
 
看雜耍的心思已然沒有半分,洛水只是驚慌地扭著頭四處尋望著。
 
「狐狸……緋月……」
 
洛水不停地喚著他的名字,在擁擠的人群中來回地尋找著,卻依舊沒有看見那襲熟悉的白衣。
 
心,陡然間就慌亂了。
 
彷彿一個突然被丟棄了的孩子,無助而彷徨。
 
「……討厭,為什麼狐狸也喜歡玩捉迷藏……」
 
「……臭狐狸,我找不到你,不玩了,你快出來……」
 
「……緋月,緋月……你到底在哪……」
 
口中一直喃喃地念著,洛水心中安慰著自己,狐狸只是在戲弄她玩兒,一定馬上就會出來了。
 
可是,為什麼到處都不見他的身影?!
 
急到最後,洛水反氣憤了,咬牙切齒:「臭狐狸,再不出來我就把你綁到草船上借箭去!」
 
事實證明,這樣的威脅還是很有效的。
 
因為,下一秒,洛水就瞥見前面人群中站立著的一名白衣男子,他正朝她望過來,臉上仍戴著那張狐狸的面具。
 
 
第三十四章 過去與現在(中)
 
「狐狸!」洛水眼神一亮,情不自禁地朝前奔過去。
 
然而,那人卻也轉身朝前走。
 
洛水跟在後面,一直追一直追,直到了一條空寂的巷子裡,那人才停下了腳步。
 
洛水也追的累了,彎腰扶著膝直喘氣:「……臭狐狸,沒事跑什麼?我又不會真讓你去借箭!」
 
「洛水?」那人看著她,清泠的語聲中不帶絲毫情緒。
 
很好聽的聲音,但,卻不是緋月的聲音。
 
洛水怔了怔,緩緩向後退了兩步,直直盯著他:「你是誰?」
 
下一刻,眼前的人身影漸漸變幻,轉瞬間,已是另一番樣貌。
 
一身簇著一圈柔軟絨毛的雪白軟袍,寬廣的衣袖幾乎拖到腳邊,和緋月一樣銀色的長髮,俊美如天人般的面容也與緋月有著幾分相似,只是,他的眼眸卻是金色的,深邃而沉靜,渾身透著一股高貴與優雅的氣質。
 
……真的不是緋月。
 
…………
 
湖邊,緋月與琉璃靜靜對望。
 
「緋月,你捨不得殺我的對麼?你還會來追我,便代表你心中還是有我的,是不是?」琉璃的笑淺淡卻透出萬種風情,淡紅的眸子裡也流露出幾許歡快之色。
 
緋月看著她,涼薄一笑:「你現在還會在意這種事麼,兄嫂?」
 
「兄嫂」兩個字,仿若一柄利刃狠狠刺進胸口,琉璃唇角的笑漸漸僵住。
 
半晌,她才又輕輕笑了,只是笑容中摻了些許複雜的意味,「真是討厭呢緋月,居然這麼明顯地諷刺人家……可是,當初是你先放棄了我……為什麼你就始終不肯做王呢?」
 
緋月只淡淡道:「若果你只是為了嫁給王,而對方是誰都無所謂的話,那麼,是不是我也不重要了。」
 
……不重要……怎麼會不重要呢?!
 
琉璃險些就要脫口而出的話,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
 
輕輕攏了攏發,她笑了笑:「我是赤狐一族的王,自然也要嫁給王才能匹配身份。」
 
頓了頓,她又是幽幽一歎:「緋月……不是每個人,都能像你這般隨性而為,沒有負擔與責任的。」
 
緋月卻並沒有耐心再與她多說,只盯著她道:「解除結界。」
 
他沒有多餘的時間耗費在這裡。
 
琉璃微微搖頭:「你就算出去了也沒用的,來的人是蒼雪,你現在的狀態贏不了他的。」
 
緋月卻似完全未聽進去,聲音更冷了幾分:「解除結界,別讓我再重複第三次。」
 
 
第三十四章 過去與現在(下)
 
「你就這麼緊張那個丫頭?」琉璃看著他,語聲忽而變得有些尖酸刻薄起來,笑的幾分嘲弄:「可惜,若是換作其他人,或許只會將她抓回狐族,但以蒼雪的性情,怕是要當場殺了她取『月魄』吧?只怪她太傻,怎麼就將『月魄』給吞了下去。」
 
銀色的眸子漸漸凝結成冰,緋月忽而走近到琉璃身前,抬手捏起她精緻的下頷,森冷一笑:「你確定你不解除結界?」
 
他的手很冰,琉璃甚至能感覺到他身上的寒意正透過他的手一絲絲傳了過來,讓她都忍不住有些顫慄。
 
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滿身殺氣地對著她。
 
過去,她再如何地惹他生氣,就算是與蒼雪成親之時,就算是她將劍刺入他胸口之時,他也未起過半絲殺意。
 
但現在,為了那個人類丫頭,他竟對她有了殺意麼?
 
一抹哀涼漫上心頭,琉璃反笑了起來,倔強地望著他:「我說過,除非你殺了我。」
 
緋月冷冷看了她半晌,卻是驀然鬆開了手,轉身走到結界處,伸出了手去。
 
額上緋色的月牙印記漸漸亮了起來,他抵在淡藍色的結界上的手微微散出了一圈緋色的光芒。
 
看到他的舉動,琉璃卻是眼色一變,似乎意識到什麼,有些失聲地叫了起來:「你在做什麼?!不要命了麼?!」
 
破除結界除了殺了設下結界之人外,也並非沒有辦法。
 
只不過,要耗費大半的精力,甚至會傷到元神。
 
而像緋月這種傷勢還未痊癒的狀態下,這種舉動無異於是自殺!
 
緋月卻似完全沒聽到她的話,面無表情,手上聚集的光芒卻是越來越亮。
 
明明是寒冷的冬夜,他的額角卻隱隱有細汗滑落。
 
琉璃看著他,忽而就忍不住笑了,笑的有些諷刺,又有些淒涼。
 
驀然一咬牙,她輕輕一揮袖,那一圈淡藍色的結界立時散了開去。
 
緋月轉首看向她,她只是有些無力地笑道:「……反正,你就算現在趕去,也已經遲了。」
 
沒有任何遲疑的,緋月轉身便疾掠而去。
 
看著那一襲飛揚離開的白衣,琉璃的目光漸漸黯了下去。
 
過去的,終究已經是過去。
 
現在,他的眼裡心裡都已經再也沒有她了。
 
 
第三十五章 插翅難逃(上)
 
洛水怔怔地看著面前的白衣男子,甚至可以感覺到他身上所散發出的泠泠寒意,有如冰雪般的沁骨冰涼。
 
良久,她才又再次開口喃喃問了一句:「你是誰?」
 
沒有自我介紹,對方只是淡淡問了一句:「『月魄』在你體內?」
 
聽到這一句話,洛水也大概猜出他的目的了。
 
半個多月都沒動靜,還以為沒事了,果然,居安不能忘了思危。
 
他丫的竟然變作狐狸的模樣作餌來引誘她,卑鄙!陰險!不厚道!
 
可是,為什麼在這種緊要的時候,狐狸不在她身邊呢?
 
狐狸,又到底去哪了呢?
 
洛水一邊後退,一邊扯著嘴角傻笑:「……呵呵,什麼『月魄』?我怎麼都聽不懂呢?還有,我不叫洛水,我叫水洛,帥哥你是不是找錯人了?啊!這麼晚了,我要早點回去睡覺,拜拜!」
 
僵硬地揮揮手,洛水轉身就要開溜。
 
白衣男子只神情淡漠地看著她,沒有動。
 
倒是洛水才剛跑了幾步,卻好像撞上了什麼東西,「砰」一聲,洛水又一屁股跌坐回了地上。
 
「哎喲喂呀!痛死我了!」哼哼唧唧地揉著鼻子,再揉揉屁股爬起來,洛水奇怪地伸出手在前方的虛空摸了摸。
 
然後,臉色就漸漸變了。
 
眼前分明應該是一片空氣的地方,她竟然摸到了實體狀的東西,平滑而又結實,就好像一堵隱形的牆一般,擋在了她的面前。
 
嘴角抽抽,洛水嘿嘿地顫聲笑了起來。
 
科幻,太科幻了!
 
笑聲到最後越來越弱,越來越弱,漸漸沒了聲息。
 
無比哀怨地扒在那隱形牆上,洛水兩手悲憤地不停撓啊撓。
 
丫丫的竟然封了她退路,甕中捉鱉啊!
 
再一轉首,那白衣男子正緩緩朝她走過來,步伐姿態都是那般優雅而從容,他微抬起的一隻手,五指尖上隱隱泛出銀白色的光芒,洛水毫不懷疑,他一會便打算就這樣用爪子將她給開膛剖肚。
 
而對於她這個已然逃不掉的獵物,他顯然並不焦急,神色平淡。
 
或者說,這個人的性子一向就是如此。
 
洛水不由又想起了狐狸,狐狸的性情已經很冷淡了,這個人,卻比他更冷更淡,就好似永遠都不會融化的冰雪一般。
 
緊貼著身後的隱形牆,看著越走越近的男子,洛水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狐狸不在,只能靠她自己了。
 
 
第三十五章 插翅難逃(下)
 
「這位帥哥,有事好好商量嘛……那個,你要啥『月魄』的話,也可以採用溫和點的方式對不對?何必非搞的這麼血腥暴力呢?世界如此美好,你卻如此暴躁,這樣不好,不好!和諧社會要講究和諧嘛……」洛水想要用言語打動面前的雪人,但效果顯然並不好。
 
雪人的表情依舊沒有半點變化,也沒有一絲波動,要說唯一有改變的……
 
那就是,他五指上的光芒形狀變得更尖更利了。
 
好吧!看來不出殺手鑭是不行了!
 
洛水一咬牙,深吸口氣,一個無比燦爛的笑臉送上:「這位帥哥,請問你有多少兄弟姐妹?你的父母尚在麼?你今年貴庚可有婚配?唉,說句話吧,我只是想在臨死之前多交一個朋友而已。」
 
「……」
 
「我知道你是妖,人和妖其實都差不多,都是媽生的嘛,不同的是,人是人他媽的,妖是妖他媽的……不過呢,做妖也要像做人一樣,要有仁慈的心,有了仁慈的心,那就不再是妖,是人妖。」
 
「……」
 
「聽不懂吧?聽不懂也很正常,因為你OUT了!」
 
「……」
 
《大話西遊》那不是白看的,唐僧囉嗦的殺人功也不是白學的,就算不把你整個自盡,也要念的你精神崩潰!
 
可是,看著面前依舊沒有半點反應的雪人,洛水卻是自個先崩潰了,緊握起拳無語望蒼天,淚如黃河奔騰而下。
 
他丫的心理素質要不要這麼強悍啊!!
 
忽而一竄輕笑聲自頭頂傳來:「……別、別再說下去了,再說我可真要笑死了。」
 
……
 
有人!
 
洛水驚喜地抬頭,只見巷子邊的牆頭上坐著一名紫衣女子,此時伏在牆頭正笑得花枝亂顫。
 
蒼雪也淡淡望了過去,目光卻是微微凝起。
 
能輕易便入了他結界的人,不容小覷。
 
明明是劍拔弩張的氣氛,被這女子一笑,反弄的沒那麼緊張了。
 
洛水卻是在心中哀歎不已。
 
雖然有人來了她很高興,但是,這麼嬌弱的一個女子,來這不也明顯送死的麼?
 
那女子似乎終於笑夠了,自牆頭輕盈地躍下,寬大的衣袍張揚開來,和她嬌小的身形明顯不稱。
 
「小水水果真有趣的很。」一張清秀的臉湊近洛水面前,兩眼也笑瞇成了一條縫。
 
很美的一張臉。
 
美的溫柔,美的邪氣,只是,臉上明明盈滿了笑意,卻不知為何卻透出幾絲涼薄之意。
 
 
第三十六章 神秘的紫衣女子(上)
 
小……水水?
 
洛水只覺全身汗毛都抖了一抖,雞皮疙瘩掉落一地。
 
下一刻,她卻又立時警惕起來,戒備地看著面前的紫衣女子:「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這女子突然出現在這裡,太可疑了!
 
洛水本來並不是容易懷疑別人的人,但是,經歷的多了,不多點防備心也不行了。
 
畢竟,她現在身體裡,有個似乎被很多人當寶的東西。
 
這麼一想,洛水才又驀地記起自己體內還有另一件寶呢!
 
之前驚慌之下,意然都忘了拿出來用了!
 
紫衣女子依舊瞇著眼笑臉盈盈:「方纔,不是你自己說叫水洛的麼?不過,也有可能是洛水吧?不管你是洛水還是水洛,叫小水水總不會有錯,對不對?」
 
「呃……嗯。」洛水被她繞的也有些暈,無意識地點了點頭。
 
紫衣女子又轉首看向了蒼雪,似有些頭疼地搖了搖頭,面上笑容卻不曾減半分:「現在怎麼辦好呢?打架不是我的專長呢!」
 
蒼雪很安靜地看著她,聲音也很平靜:「你想多管閒事?」
 
紫衣女子嘴角彎彎,眉目如畫,神情怡然自得:「我只覺得,這麼有趣的小水水若是被你給開膛剖肚了,實在太過可惜了。」
 
……這話說的,怎麼這麼自來熟啊?
 
洛水嘴角抽了抽,不過聽到紫衣女子的話,她也明白了那意思是想救自己。
 
雖然感激,但是,這個實力會不會差太多了?
 
那個雪人,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呢!
 
「我說,你是不是……」洛水張口想讓她走,畢竟,這是自己的事,把無辜人牽連進來就不好了。
 
然而,話還未說完,蒼雪的身形卻已如閃電般朝紫衣女子掠來,聚著光芒的五指同時揮出。
 
洛水幾乎連他的動作都沒看清,只覺一陣寒風掠過,二人竟已雙雙站在了數米之外。
 
「哎呀!連招呼都不說一聲就開打,銀狐族的人都這麼沒禮貌的麼?這可是我唯一的一件袍子,嘖嘖,就這麼破了。」紫衣女子拈著被抓破的衣袖,語聲中滿是嬌嗔之意。
 
蒼雪看著她,金色的眸子冷凝如冰。
 
知道他的來歷,果真不是普通人。
 
他冷淡的眸光又轉向另一旁的洛水。
 
他不是喜歡糾纏於麻煩的人,所以,速速了結原本的目的才是最主要的。
 
洛水與他的目光一對上,就知道自己又成為獵人所盯上的獵物了。
 
沒有給她任何多餘思考的時間,在看到那襲白影消失在原地的瞬間,洛水本能地伸手擋在面前。
 
 
第三十六章 神秘的紫衣女子(下)
 
在看到徒然間出現在洛水右手中的那柄緋色的長劍,蒼雪的身形不由微微頓了頓。
 
只是這一頓,一襲紫衣已然掠來將洛水抱起躍到了一丈外。
 
蒼雪立在原地,淡淡看著洛水手中的劍:「離歌……他竟給了你?」
 
依舊平淡的語氣,聽不出任何情緒。
 
洛水握著劍,擦擦頭上的冷汗,卻是有些詫異地看著他:「你也認得?」
 
剛才情急下便喚出了狐狸送給她的劍,沒想能抵抗住他的攻勢,只是單純地想,在臨死前見不到狐狸,見見他的劍也好,卻未料竟意外救了自己一命。
 
不過,這個雪人竟叫出了這劍的名字,應該跟狐狸關係不一般吧?
 
而且,剛才那紫衣女子說他是銀狐族的,她記得狐狸也說過自己是銀狐一族的,再加上和狐狸長的又有幾分相像,難不成是兄弟?
 
啊啊啊!怎麼又是一對反目成仇的兄弟啊!!
 
蒼雪並未回答她的問題,神情仍舊那般冷淡,只是眸光微閃間似在思尋著什麼問題。
 
「原來小水水有把這麼好的劍防身呢。」紫衣女子笑吟吟地摟著洛水,眨了眨眼。
 
她似乎天生就愛笑一般,就算是在這樣生死一線的情形下,她也依舊笑的如此輕鬆。
 
洛水乾笑兩聲,有些發窘。
 
光有好劍不會用也打不過那雪人啊!
 
「既然用了『離歌』,那我便也只能用『相思』了。」半日,蒼雪終於緩緩開了口,手中漸漸現出了一柄銀色的長劍。
 
那種淡銀色的光華,如雪一般寒冷。
 
可是,它卻叫做相思……
 
多有情調的名字。
 
只可惜,配上這麼一個似乎沒有感情的雪人,就好像有些格格不入了。
 
咦喂?!現在不是研究對方劍的時候吧?!
 
洛水驟然反應過來,面前一道銀光已然朝她直刺而來。
 
以劍對劍!
 
我撓!她是不是還要感謝對方給她的平等待遇啊!
 
腳有些軟,手也有些軟,除了死死握住「離歌」,洛水實在不知要怎麼應對。
 
真是白費了狐狸一番好意了。
 
驀然,一隻白皙的手握住了她拿劍的手,帶著她的手輕輕揮舞起劍來。
 
「小水水,劍,是這樣用的。」輕笑的語聲,是那名紫衣女子。
 
洛水的身子和手在她的帶動下靈巧地閃避著,格檔著,姿態還優雅的像在跳華爾茲。
 
洛水覺得,她好像成了一隻木偶。
 
而身後的紫衣女子,實在是一名十分了不得的操控師,每每刺到胸口的劍,都能有驚無險地避開。
 
高手!實在是高手!
 
只是,如果能不把她當木偶,她會更感激!
 
 
第三十七章 兄弟見面(上)
 
又是一道凌厲的劍光挾著刺骨的寒意朝洛水胸前刺來。
 
雖然至今還未被傷到分毫,但看著逼近的劍,洛水的心還是提到了嗓子眼,幾乎就快要跳出來了。
 
不好玩,不好玩!
 
這完全是在考驗她的心理承受能力!
 
她絲毫不懷疑再這樣下去,她會不會真的精神崩潰?!
 
紫衣女子依舊笑容自若地帶著她扭身輕輕一轉,只是卻未料蒼雪刺來的那一劍臨近洛水胸前之時,卻忽而尖鋒一轉,改刺向了紫衣女子。
 
似乎是預測到紫衣女子的動作般,這一劍的時機和方位都十分準確,讓紫衣女子幾乎避無可避,除非她立時放開洛水!
 
但若放開洛水,那麼,死的就必然是洛水了。
 
原來,看似表情毫無變化的他,實際上早已算準了一切!
 
一瞬間,紫衣女子面上玩笑的神情盡數斂起,微瞇的眸中掠過一抹凌厲之色。
 
帶著洛水,身形疾退,劍,卻還是直直刺入了她的左胸。
 
鮮紅的血濺落一地,也沾染上了洛水的衣裳。
 
洛水身子不由微微一顫,臉色白了白。
 
「天下狐狸果真一般狡詐!」紫衣女子摟著洛水退出一丈外,嬌嗔一聲,對於身上的傷卻似乎完全不在意。
 
對於她的譏誚,蒼雪沒有任何不悅的表情,只淡淡看著她,輕輕一揮劍,揮去了劍上的血。
 
「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不玩了。」紫衣女子搖頭一邊歎著,一邊帶著洛水轉身朝巷外掠了出去。
 
洛水想說有隱形牆都已來不及,只能抬手捂著臉,免得撞得毀容。
 
誰知,沒有任何阻攔的,她已被紫衣女子帶出了小巷外,流入了人群之中。
 
蒼雪仍立在原地,只是安靜地看著她們遠去的身影,並未追去。
 
被「相思」刺中還能這般若無其事的人,不是普通人。
 
良久,他逕自轉了個身,正待離去,身後驀然響起一個清泠的聲音:「蒼雪!」
 
沒有回身,他知道是誰。
 
「她在哪?」平淡的語調卻透著一絲心焦。
 
「走了。」
 
「走了?在你的手下,她如何能走得掉?」語聲中帶了些許嘲謔。
 
「信與不信隨你。」蒼雪抬步便要走。
 
「……」緋月微微皺了皺眉,又叫住了他:「不許再對她出手!」
 
蒼雪的步子停住,轉身:「我要她體內的『月魄』。」
 
緋月冷笑:「你已是銀狐族的王,要『月魄』又於你何用?」
 
「我需要『月魄』的力量。」很坦然的回答。
 
「力量?」緋月唇角勾起一抹譏誚的笑意:「你何時也變得這般貪戀起追求力量來了?」
 
 
第三十七章 兄弟見面(下)
 
面對緋月的嘲謔,蒼雪並不作答。
 
他一向不喜歡辯解什麼。
 
然而,有人卻替他說了出來。
 
「因為他必須守護銀狐一族甚至整個狐族!」
 
蒼雪抬眸看向自巷口緩步走來的紅衣女子,眸光微微一閃,依舊沒有說話。
 
緋月眉蹙了蹙,眸光冷淡如冰。
 
琉璃望著緋月,輕柔一笑:「這樣的重責卻是你永遠都不會願意去擔的。」
 
他太過隨性,也不喜被拘束。
 
緋月輕嗤一聲:「千年以來,也未曾見哪一代狐王需要借用『月魄』的力量。」
 
「那是因為,之前狐族從未面對過如今的這種大劫。」琉璃輕聲一歎:「緋月,你可知半月前,白狐王也死了?」
 
繼銀狐王與赤狐王之後,白狐王竟也死了?
 
緋月眸中閃過一抹驚詫,隨即皺起了眉:「是何人所為?」
 
「若是知道,也就不必如此麻煩了。」琉璃秀眉輕擰,又輕輕笑了起來:「每一族的狐王力量都不弱,卻還是如此被輕易地殺死,你說,這是怎樣一個可怕的敵人?而下一個,卻還不知要輪到誰……也許是蒼雪,也或許是我……」
 
緋月似有所悟,忽然一笑,銀色的眸子裡透出一抹嘲諷:「所以,為了保住你們的命,就不惜傷我也要奪『月魄』?如今更必須殺了那個丫頭取『月魄』麼? 」
 
他眼中的淡漠和冷意,讓琉璃不由心中微微一寒,唇角浮起一絲悵然的笑意。
 
緋月,你終究還是不能理解……
 
「為了守護狐族,犧牲總是在所難免的。」一直靜靜站在一旁的蒼雪終於又淡聲開了口。
 
「要取『月魄』並非一定要殺了她不可,這樣的犧牲本可以完全避免!」
 
「這是最快的法子。」
 
「蒼雪,你就對自己的力量這般沒有自信麼?」
 
「……」蒼雪沉默半晌,忽而看著緋月淡淡道了一句:「你將『離歌』給了那個丫頭。」
 
緋月面無表情,眉梢輕輕一挑:「……那又如何?」
 
琉璃身形卻是不由微微一震,臉色變了變,表情卻變得柔媚了幾分:「緋月,原來你這麼隨便就能將『離歌』送出手的啊!難為我以前一直將它當作了寶貝呢!」
 
緋月淡淡地掃了她一眼:「再寶貝的東西,也一樣可以被你輕易丟棄。」
 
琉璃面色微微白了白,唇角卻依舊掛著淺笑。
 
「總之,你們不許再傷那個丫頭分毫,否則,我也不敢保證我會做出什麼樣的事來。」淡淡的語調,紅果果的威脅。
 
琉璃終是忍不住有些激動起來:「緋月,難道那個人類丫頭的命就比整個狐族都更重要麼?莫要忘了,你也是狐族之人!」
 
 
第三十八章 笑無傷(上)
 
緋月看著她,忽然笑笑:「要『月魄』我並未說不給你們,我會設法將『月魄』取出,她只是個想安安穩穩生存下去的傻丫頭,會吞下『月魄』不過是意外,沒必要為了這種事而送死。」
 
其實,說起來,或許也是他自己的過錯。
 
若他沒有將「月魄」一直留在她身上,就不會造成今日這種局面了。
 
蒼雪淡淡的目光掃過來:「你護定她了?」
 
「不錯。」緋月毫不猶豫地回答,銀眸中一抹譏誚的笑意閃過:「與其將精力耗費在奪取『月魄』上,倒不如好好查查殺了各族狐王的人是何來歷,又有何目的,否則,也不過只能一直處於被動地位罷了。」
 
蒼雪默然不語。
 
緋月也不再多說,轉身便走。
 
雖然那丫頭沒有落在蒼雪手上,但帶她走的人卻未必安全。
 
他已看見地上的血跡,味道不是那丫頭的。
 
能從蒼雪手中救走人的,又豈會是普通人?
 
望著那襲飛揚而去的白衣,琉璃一臉落寞地笑了笑,眼神有些黯淡:「……蒼雪,他竟然又將『離歌』送人了呢……那個丫頭,當真如此之好麼?」
 
「你後悔了。」蒼雪看著她,淡淡開口。
 
後悔麼?這是她自己選擇的道路,沒有後悔的餘地。
 
琉璃只是黯然一笑,卻忽而覺得身上有些寒了,忍不住縮了縮身子。
 
若是以前這種時候,她都會往緋月懷中縮,那樣,就不會再覺得冷了。
 
但是現在,那樣溫曖的懷抱已經再也找不回了吧……
 
忽而,肩上微微一沉,卻是一件衣袍披在身上。
 
有些詫然地看著蒼雪,琉璃竟一時怔忡無語。
 
「該回去了。」旋身,依舊淡淡的語調,冷峻的面容上看不出任何情緒的波動。
 
許久,琉璃才輕輕一笑,緊了緊身上的衣袍,跟上前去。
 
…………
 
洛水被紫衣女子抱著一路飛掠,正暈頭轉向之時,身形終於停了下來。
 
忍住胃中翻湧的感覺,洛水好不容易站穩了腳跟,抬頭一看,卻又是傻眼。
 
這裡,正是太子府大門前。
 
這女的怎麼剛好就停在這了?是有意還是無心?
 
有些狐疑地看了身旁紫衣女子一眼,洛水那剛湧起的一絲懷疑轉瞬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紫衣女子許是傷勢過重,有些無力地倒靠在她身上,氣息也有些微弱:「小水水,有沒有落腳的地方?」
 
「有,有!」洛水再也顧不上想別的,扶著她便往府內走。
 
人家都為了救了自己搞的半死不活了,還懷疑什麼的話,自己就真是找PIA了!
 
 
第三十八章 笑無傷(下)
 
將紫衣女子帶到自己住的小院中,扶她在椅上坐了下來。
 
燭光下,洛水看著她胸前嘩嘩直流的鮮血,急得手足無措:「你你你的傷……啊!創可貼……雲南白藥……止血繃帶……啊啊啊!都沒有怎麼辦?!!」
 
看著洛水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來回暴走,紫衣女子卻是忍不住笑了:「小水水,你這樣可是想等我流血流到死了?」
 
洛水一聽,反應過來,停住步子,瞪著她胸前的傷口,咬著牙一臉視死如歸狀地挽起了衣袖:「好吧!死馬當活馬醫!」
 
話音剛落,便是一陣乒哩乓啷的翻箱倒櫃之聲。
 
半日,洛水抱著一個小盒子重重放在了桌上,打開,有藥瓶還有繃帶。
 
「以前給狐狸用的傷藥,給人應該也能用吧?」
 
雖然狐狸是妖,但構造和人也差不多才對。
 
何況,當初獸醫開的獸類用藥狐狸都能用,那更應該沒問題了!
 
紫衣女子瞇著眸笑望著她:「小水水,你行麼?」
 
洛水咳嗽一聲,挺起腰桿,拍拍自己胸口:「雖然作為失敗的典型,我一向都很成功,但是,這種時候你也只能相信我了!」
 
紫衣女子彎彎的唇角有些抽搐:「小水水,你這話說的我更沒安全感了……」
 
「別怕,來,快先把衣服脫了!」不被信任的感覺很不好,怎麼說她也算是天天替狐狸換藥換了那麼久了。
 
「脫衣服?」紫衣女子似笑非笑地看著她,美得有些涼薄的臉上依稀竟透出一絲邪氣。
 
「當然了,不然怎麼處理傷口!」洛水說著已經自己先動起手來:「大家都是女性同胞,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啦!」
 
將她衣服扒下,盯著她胸前,洛水卻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再低頭看了看自己,洛水自卑了,鬱悶了,悲憤了!
 
……為什麼看起來身形如此嬌小的她,竟然可以有這麼大?!比她大了至少一圈!!沒天理啊!!
 
而且,沒了那身寬大衣袍的遮掩,她那完美的身形曲線全部展露在面前,足以令人驚歎。
 
同樣身為女性,洛水沒辦法不去在意,不去比較。
 
被洛水這樣的目光注視著,紫衣女子倒是並未有半分羞澀之態,反笑瞇瞇地問了一句:「小水水,可看夠了?」
 
「啊啊啊!!」洛水回神過來,小臉不由一紅,忙拿著手中的巾帕替她擦拭起胸前的血跡來。
 
「對了,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為了掩飾尷尬,洛水隨口找了個話題。
 
紫衣女子漂亮的臉上笑容越發燦爛,垂眸看著她柔聲道:「笑無傷,這就是我的名字。」
 
 
第三十九章 尷尬的曖昧(上)
 
「笑無傷?」洛水怔了怔,喃喃道:「好奇怪的名字。」
 
「小水水好過份,竟然說人家的名字很奇怪,難道小水水不覺得好聽麼?」笑無傷扁著嘴,一臉委屈狀。
 
洛水嘴角抽了抽,顫著眉違心地附和:「……好聽……很好聽。」
 
如果不是看見她胸前這一大片血跡,洛水真要懷疑面前這個女子真的受了重傷麼?
 
居然還有精力和興致在這撒嬌。
 
忍住想扔下傷患奪門而出的衝動,洛水繼續小心地擦拭著她胸前的傷口,就怕太過用力碰到她的傷口會讓她更痛。
 
笑無傷又瞇細了眸望著她,抬袖輕輕替她擦了擦額角的細汗,笑容燦若桃花:「小水水動作好溫柔呢。」
 
這麼曖昧的話外加如此曖昧的動作,讓洛水的手不由一抖,然後整個按在了笑無傷雪白的胸脯之上。
 
「啊……」一聲輕吟溢出。
 
洛水嚇的忙縮回手,又是尷尬又是急切地問道:「對不起對不起,我是不是弄痛你了?」
 
「不……」笑無傷美目微瞇,肌膚泛起一絲紅暈,唇角依舊彎彎,帶著絲若有若無的笑意:「是小水水摸的人家太舒服了。」
 
「……」一瞬間,洛水石化了,風化了……
 
舒舒舒你個頭啊!!
 
滿臉黑線滑下,頭頂一群黑烏鴉嘎嘎飛過。
 
剛不小心碰過某處禁區的手還在僵硬著,這種時候,洛水幾乎忍不住要捂臉淚奔而去。
 
丟人……真他丫的丟人丟死了!
 
某雪人為啥剛才沒能一劍砍死她啊!
 
只是……
 
雖然摸到不該摸的地方,但要不要這麼曖昧啊啊啊!!!
 
曖昧也就算了,但為啥對像還是個女人啊啊啊!!!
 
女人也就算了,但你要不要說的這麼猥褻啊啊啊!!!
 
她發誓,她可從來沒有同性的傾向啊啊啊!!!
 
「其實小水水若果真想摸的話,人家是不會介意的,但是,這種事還是要到床上去做比較好吧?」笑無傷美麗的臉龐上帶著一抹嬌紅,但那雙笑瞇成了月牙兒的雙眸怎麼看也不像是在害羞。
 
……變變變態!!簡直就是個大變態!!
 
這個時代,為什麼還會有這麼開放的女子?!!
 
後背涼涼爬上一股毛骨悚然之感,洛水簡直是悔的腸子都青了。
 
為什麼今夜一定要去逛什麼廟會?不逛不就啥事都沒了?
 
為什麼只顧著看雜耍沒拉緊狐狸?拉緊了不就也啥事都沒了?
 
為什麼看到冒牌狐狸卻沒認出來?認出來了不就又啥事都沒了?
 
為什麼……
 
洛水心中此時那麼多的「為什麼」足以組成一部新版《十萬個為什麼》!
 
這正是,一步踏錯終身錯啊啊啊!!
 
神哪!請一雷劈死我吧!
 
 
第三十九章 尷尬的曖昧(下)
 
「哎呀?小水水不摸了麼?」笑無傷看著她,美眸深處,始終蕩漾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洛水再也忍不住大怒,倏地跳起來,指著她憤然道:「摸你個大頭鬼!你有的我也有,不就比我大點麼!有什麼好炫耀的!」
 
笑無傷一臉恍然,笑得更歡:「啊!原來小水水是嫉妒了。」
 
我撓!為什麼這女人說的話比軒轅凌雲那丫還更令人髮指?!
 
簡直是人神共憤的毒舌!!
 
洛水欲哭無淚,此時只恨不能立刻在這屋子裡消失。
 
而這一刻,洛水也終於發現,原來過去逗弄某狐狸的把兒那種事,實在是算不得最丟人的!
 
現在,已經不只是丟人可以描繪洛水此時的心境了……
 
根本是悲憤無比,淒涼無助,生無可戀,只巴不得早死早超生!
 
但是,現實終究還是要面對的。
 
「……你還要不要治傷了啊……」有些無力的,洛水哀鳴了一句,心中為自己有敢於面對現實的勇氣而鼓掌。
 
只是,她實在想不通,都血流成河了,為什麼這女子還能笑的跟個沒事人一樣?
 
「那就有勞小水水了,這回,可千萬要小心啊。」笑無傷笑的眉眼彎彎。
 
深吸口氣,洛水告訴自己一定要淡定。
 
如果你不打算搭理一個人,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當做地球上沒有這個人存在,當他是隱形人,當他是水蒸汽。
 
現在,洛水就將面前的笑無傷給當成了水蒸汽,眼中只有他的傷。
 
終於,血跡全部擦乾淨,那劍傷也清晰的顯露在了眼前。
 
很深的傷口,也很熟悉的形狀,讓洛水忍不住想起了當初狐狸所受的傷。
 
狐狸的傷,也應該是劍所刺的吧?
 
只是,不知刺那一劍的人是誰?
 
為什麼這些人都能這般毫不留情地傷害別人呢?
 
眼圈不由微微有些發紅。
 
「小水水怎的好好的哭了?」漂亮的手指輕輕撫上她的面頰。
 
洛水忙別過臉去,抬袖胡亂擦了擦眼:「……對不起。」
 
笑無傷笑了:「為何道歉?」
 
「都是因為我,你才會受這麼重的傷……」連累到她,洛水心中很是愧疚,卻也不解:「可是,你跟我又不認識,為什麼還要這樣拚命地救我?」
 
笑無傷靜靜看著她,半日,美眸又笑的瞇了起來:「自然是因為喜歡你呀!第一次遇到像小水水這樣有趣的人,我實在是喜歡的緊呢!」
 
洛水嘴角一抽,汗毛一抖,一瞬間,什麼感激啊愧疚啊全都如浮雲般飄散的無影無蹤。
 
對於這丫來說,純屬浪費感情!
 
 
第四十章 誰會忽悠(上)
 
洛水決定不再跟這變態廢話,治完傷就立刻把她送走!
 
拿著藥瓶準備上藥時,洛水卻有些意外地發現,笑無傷胸前的傷口,已經不流血了,而且……
 
怎麼好像也比剛才稍微小了一點呢?
 
是她的錯覺麼?
 
用力搖搖頭,洛水嘿嘿傻笑了兩聲。
 
一定是今夜發生的事太多,又被面前這女子給亂攪一通,讓她暈了頭了。
 
唉,太累了,眼神也不好了。
 
只是,為什麼這麼晚了,狐狸還沒回來?
 
狐狸到底去哪了?會不會出了什麼事?
 
沒有狐狸在身邊,突然就覺的少了什麼,心裡也空蕩蕩的。
 
這種感覺很不好。
 
輕歎口氣,洛水給笑無傷上了藥,再包紮好,任務完成!
 
站起身,笑瞇瞇,雙手一攤,做了個請的姿勢:「你可以走了。」
 
走吧走吧快走吧!
 
對待女性同胞,洛水其實一直都很客氣,但偏偏對於眼前這位,她沒法和普通的美眉同等對待。
 
不是因為歧視同性戀者,只是,面對笑無傷,似乎總讓她有種說不上來的怪異感覺。
 
笑無傷滿面委屈地瞅著洛水,眼中有嗔怪:「小水水就是這樣對待救命恩人的麼?」
 
洛水僵住笑容,嘴角有些不受控制地抽搐。
 
……救命恩人是沒錯,但是,如果要以犧牲她正常人的戀愛取向為代價的話,那她寧可這條命丟了算了!
 
咬咬牙,她無比純潔地沖笑無傷一笑,然後用十分嚴肅的表情認真道:「這裡是太子府,不能隨便收留外人的,要是被太子殿下發現,你會被殺頭的,我這可是為你好。我是看在你救我的面子上才提醒你,要是別人,我還不告訴他。」
 
洛水發現,到了這世界後,她忽悠人的本事也明顯鍛煉出來了。
 
笑無傷果然被嚇到,面有懼色:「殺頭?」
 
見有效,洛水更來了勁,繼續忽悠:「沒錯,你沒聽說過太子殿下的冷酷麼?對於私闖太子府的人,都會嚴厲打擊,毫不留情!就算不殺頭,也會去掉半條命!剛才是因為你重傷情急我才將你帶了進來,趁現在還沒人發現,你快點走吧!」
 
這樣抵毀軒轅凌霄的名聲好像有點不厚道,不過反正他現在也不可能聽到,不怕不怕。
 
笑無傷卻是垂眸歎息:「並非我不想走,只是,我已沒力氣走了。」
 
邊說邊輕輕喘息起來。
 
洛水這才發現,她雙眉微蹙,臉紅的有些不正常。
 
 
第四十章 誰會忽悠(下)
 
心驚下,洛水忙伸手探向她額頭,忍不住低呼:「呀!怎麼這麼燙?!」
 
一定是天寒再加上受傷引起的高燒!
 
「不行,我還是得走,不然會殺頭的。」笑無傷努力撐著纖弱的身子站起來,美眸微閉,臉頰燒紅。
 
看著她似乎極為難受的樣子,洛水愧疚的無地自容。
 
人家都為自己成這樣了,還為了一已私念要忽悠人走。
 
洛水,你太沒道德心了!
 
心裡狠狠鄙視了自己一番,洛水伸手便拉住了笑無傷,按著她坐下:「別走了,你這樣的身體吃不消的。」
 
笑無傷擔憂:「可是殺頭怎麼辦?」
 
「不會殺頭,我騙你的,對不起。」洛水很誠實地道歉。
 
笑無傷臉上閃過一絲錯愕,隨即一聲嬌嗔:「小水水,你好壞哦!竟然騙人家!」
 
美眸中卻有一絲笑意滑過。
 
洛水渾身又是一陣寒顫,努力忽略掉她的肉麻,洛水伸手扶她:「去床上躺著吧,我去拿濕毛巾給你敷一下」
 
笑無傷立時歡喜地笑了起來,那神采奕奕的模樣,哪有一絲病態?
 
洛水頓覺不對,瞪著眼懷疑地打量他。
 
然而,下一瞬,神采散去又恢復成了一臉的衰弱,身子更似無骨般地往洛水肩上倒:「麻煩小水水了。」
 
又看錯了?怎麼今夜眼神總出問題?
 
不過高燒也應該是裝不出來的吧?
 
洛水揉揉眼,還是將她扶到了床上,順便將她一身沾血的衣袍脫了下來。
 
可奇怪的是,這女子只穿了一件外袍和褻衣,而裡面竟然沒有穿內衣,呃,現在這地兒應該叫做肚兜了。
 
難道因為這樣她胸部才這麼大的?
 
囧,為啥自己總在意這種事啊?!
 
洛水用力搖搖頭,甩去腦中不純潔的想法:「我去找件我的衣服給你,你和我身高差不多,應該能穿。」
 
拿來衣服,笑無傷隨意地套在了身上,便被洛水按躺在了床上,用被子嚴嚴實實地蓋住,額上又貼了一塊濕毛巾。
 
「小水水真體貼,越來越喜歡小水水了呢。」笑無傷一雙美眸望著她,笑靨如花。
 
洛水嘴角抽抽,咳嗽一聲,淡定道:「千萬別迷戀我,我只是個傳說。」
 
說罷,怕她再說出什麼驚悚的話來,洛水逃也似的轉身去收拾殘局。
 
站在門前,望望漸濃的夜,心中不安更加強烈起來。
 
忍不住坐在門檻上落寞地畫圈圈數狐狸,數到一百隻,狐狸一定就會出現了。
 
「狐狸,狐狸……」
 
不知數了多久,忽而一個涼薄的聲音驀然響起打斷了她:「真吵。」
 
洛水驚喜地抬頭,一隻雪白的狐狸便出現在視線中,銀色的眸子淡然地望著她,不疾不徐地踱步走了過來。
 
 
第四十一章 狐狸歸來(上)
 
看見心中一直念著的狐狸,洛水怔了怔,忽然間淚就止不住地掉落下來。
 
就像是一個被丟棄了的孩子突然見到久違的親人一般,不安的心一下子就被撫平了。
 
看見她哭,銀眸中不由又閃過一絲無奈,清泠的語聲中帶了些許煩惱:「好好的哭什麼?」
 
見到他,她難道不高興麼?
 
「臭狐狸,為什麼我數了四百二十一隻後你才出現?」一邊擦著眼一邊抱怨著,洛水氣鼓鼓地瞪著他。
 
數了一百隻,狐狸沒有出現。
 
她告訴自己再數一百隻一定就會出現了。
 
可是又數了一百隻,狐狸還是沒有出現。
 
於是,又繼續數下一個一百。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堅持,只是,內心深處就是相信狐狸一定會回來的。
 
因為,狐狸說過,會一直守到她死。
 
她相信狐狸的話。
 
而且,那個「月魄」對狐狸這麼重要,狐狸不會棄之不顧的。
 
雖然,她只能靠「月魄」來維繫她與狐狸之間的關係,但是,這樣就足夠了。
 
狐狸抬眸用打量怪物的眼神看著她,顯然不知道她在說什麼,但有一點是明白的。
 
她在不滿他的晚歸。
 
可若不是之前為了破結界耗費了一部分元神的力量,一離開那條小巷,便又變回了狐形,也不至於要廢這許多時間才能回來。
 
而下一刻,洛水也不管狐狸同不同意,伸手就將他緊緊抱在了懷中,「……狐狸,不要再一聲不響地丟下我一個人跑掉,我會怕。」
 
不只是因為自己一個人而怕,她更怕狐狸會出事,怕會永遠都見不到狐狸!
 
狐狸怔了怔,銀色的眸子微光輕閃,伸爪拍拍她的臉:「蒼雪可有傷到你?」
 
「蒼雪?」洛水眨了半天眼,只覺這名有些耳熟,半天才終於記起,以前曾自那個煙蘿口中聽過這個名字。
 
啊?難道這個蒼雪就是那個像雪一樣冰冷的男人?果真是人如其名。
 
可是,狐狸怎麼曉得她被雪人襲擊的事?
 
似看出她的疑惑,狐狸有些不情願地淡淡道了一句:「他是我哥。」
 
啊啊啊啊!!真的被她猜中了,果然是兄弟啊!
 
冤孽,真是冤孽!
 
一對軒轅兄弟共寄一身早晚分別出現,讓她周旋得焦頭爛額。
 
現在又一對妖孽兄弟為了個「月魄」爭的你死我活,倒霉的她成了爭奪的中心。
 
歎!紅顏禍水也不過如此啊!
 
 
第四十一章 狐狸歸來(下)
 
「狐狸啊,為啥兄弟都不能好好相處呢?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歎息了許久,洛水才發出一聲感慨。
 
狐狸淡淡看她一眼,還未開口,屋內卻傳來一個嬌柔的聲音:「小水水,你在和誰說話呢?」
 
聽到這聲音,洛水渾身一個激靈,抱著狐狸「噌」地跳起身來。
 
糟糕!見到狐狸後得意忘形,都忘了裡面還有個麻煩的主兒!
 
「誰?」狐狸凝眸看著她。
 
洛水忙伸指輕「噓」了一聲:「是救我的那個人,你千萬別說話。」
 
裡面那個怪異女子要是見到會說話的狐狸,指不准又會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來!
 
抱著狐狸走進屋,洛水故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沒有啊,我哪有和誰說話?」
 
笑無傷卻不信:「小水水又騙人呢!我明明聽到有其他人的聲音。」
 
洛水咳嗽一聲,摸摸懷中狐狸,道:「那是我在和狐狸說呢。」
 
「和狐狸說?」笑無傷眉彎輕佻。
 
怕她不信,洛水忙又給她做示範:「是啊,就這麼說的,你看——」
 
「狐狸,你終於回來了。」歡喜的聲音,是洛水本人。
 
「是啊,我想你了。」微沉的聲音,是洛水學狐狸。
 
「狐狸真乖,下次請你吃雞。」伸手將狐狸舉起,四目相對。
 
「好啊,我最喜歡吃雞了。」玩耍般地揮動狐狸的兩隻前爪,手舞足蹈。
 
……一個人的表演秀。
 
狐狸望著她的眼神有些黯淡,嘴角有些抽。
 
洛水依舊很淡定地將狐狸重新抱回懷中,看向笑無傷:「咳咳!看到沒?我剛才就是這樣和狐狸對話的。」
 
笑無傷強忍住笑意,微瞇起眼,看向她手中的雪白狐狸,眼中有異光閃出:「呀!好可愛的狐狸,小水水養的麼?」
 
「算是吧……」洛水有些小小的不滿,做什麼用這種色色的眼神看我家狐狸?
 
就算是救命恩人,也不能吃狐狸的豆腐。
 
笑無傷撐著身子坐起,笑瞇瞇地伸出手去:「小水水,給我抱抱。」
 
蓋在身上的被子滑下,只是隨意套在身上的衣裳,衣帶鬆鬆地繫著,香肩半露,隱隱可見胸前那雪白的一大片。
 
如此誘人的風景,連洛水看著都忍不住要噴血。
 
迅速伸手摀住眼前狐狸的雙眼,洛水忿忿地瞪了她一眼:「不給!」
 
做什麼色誘我家狐狸?!
 
就算是同性戀者,也不能掉以輕心,誰知道會不會還是雙性戀呢?
 
 
第四十二章 吃醋(上)
 
笑無傷委屈地瞅著她:「小水水好小氣啊!」
 
對待狐狸的事上我就是小氣!怎麼著?不服氣的話,有本事你來咬我啊!
 
洛水也學會了耍無賴,將狐狸抱的更緊:「我家狐狸是公的,不能給你抱!」
 
聽得這句,笑無傷忍不住「噗哧」一笑:「公的怎就不能抱?」
 
「他是公的,你是母的,公母授受不親沒聽過麼?」理直氣壯。
 
懷中狐狸身子抖了兩抖,給刺激到了。
 
笑無傷笑的更是那個百花齊放般的燦爛,纖指一伸,指著洛水,唇角彎彎:「難道小水水你就不是母的?」
 
洛水噎了噎,又挺胸道:「我不一樣!他跟你不熟,跟我熟,當然能抱。」
 
什麼叫做強詞奪理?這便是典型範例。
 
而能臉不紅心不跳地說出口,更證明境界已然昇華到了一個相當高的層次。
 
洛水,你確實墮落了!
 
笑無傷倒也不跟她繼續爭,只隨手拍了拍身邊的空位,笑瞇瞇道:「不抱了不抱了,不過這麼晚了,小水水不想睡覺了麼?」
 
當然想睡!早就又累又困了,可是想一直等狐狸回來,才強撐到現在。
 
興沖沖地剛邁出一步,然而,看著床上衣衫半露,側身斜臥,一手撐著額角,一手朝她招了招,瞇細了眸兒笑得極為魅惑的女子,洛水就怎麼也沒有同床共枕的慾望了。
 
那模樣,怎麼看怎麼就像極了電視中那種青樓內的風塵女子呢?
 
纖纖玉手一招,恩客就如狼似虎般地撲上去了。
 
囧,這情形,難不成自己還成嫖客了?
 
呸呸呸!她洛水可是一純潔的女娃兒,怎麼可能成了這種遭人唾棄的角色!
 
都是這個叫笑無傷的女人害的,自己變態也就算了,做什麼要帶著她一起變態?!
 
「我不困!」咬牙切齒地說出違心之話,洛水將身子一轉,不想再被某人荼毒了雙眼。
 
想睡卻又不能睡,洛水極為悲憤地仰首望屋頂,滿腔的怨念無處發洩,抱著狐狸蹲在角落畫著圈圈詛咒某人。
 
就算心裡清楚人家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是,卻不代表什麼都可以容忍。
 
所以,我詛咒你,用盡我所有的精神和體力詛咒你!
 
懷中狐狸抬眸淡淡地看著她,抬起一隻爪輕輕一揮。
 
很漂亮的一個「殺」的爪勢。
 
洛水嘴角抽了抽,搖搖頭。
 
為了一張床要殺人,好像……太小題大做了。
 
 
第四十二章 吃醋(下)
 
忽而一隻手拽著她的胳膊將她拉起帶入了懷中,溫熱的氣息夾著一股幽香迎面撲來:「小水水在怕什麼?難道女女也授受不親?」
 
洛水跌倒在床上,落入了笑無傷的懷裡,抬眸便正望見那張美到極邪的臉,盈盈笑容就像幾十年的陳釀,足以醉人。
 
從這種近距離的角度打量,更是覺得美不勝收!
 
有那麼一瞬間,洛水驚艷的看呆了。
 
然後,便是自慚形穢。
 
垂眸瞄一眼懷中的狐狸,那雙銀色的眸子正直直盯著笑無傷的臉,一眨不眨。
 
哼哼!也看傻了吧!
 
洛水撇撇嘴,很酸地在心裡悲憤了一番。
 
美女就是美女,皮膚好,臉蛋漂亮,胸又大,是男人都會動心!
 
正暗自幽怨著,一根纖指勾起她的下巴,輕輕一挑。
 
典型的「妞,給姐笑一個!」的姿態。
 
「小水水怎麼都不理人家?」 嬌嗔的聲音酥的人心都要軟了。
 
洛水覺得,自己已經面臨崩潰的邊緣了!
 
我撓!你丫不肉麻會死啊?!!
 
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洛水不冷不熱地說了一句:「你燒退了?身體好了?」
 
這麼有活力!都能勾引狐狸了!
 
話音剛落,身旁這人立時如若無骨般地斜斜往她身上倒下,聲音也虛弱的似乎快不行了的樣子:「小水水,人家還病著呢!」
 
洛水嘴角不停地抽搐,臉上滑下的黑線越來越多。
 
「裝!繼續裝!」
 
丫的再信你我洛水名字倒過來寫!
 
「不信你摸摸,還燙著呢!」說著,她抓起洛水的手便往自己額頭上探。
 
果然,燙的很火爐一樣!
 
洛水神色立時又緊張起來,忘了剛才的誓言,忙坐起身便要扶她躺下:「這麼燙,還不快點休息!」
 
笑無傷一雙美眸望著她,面頰緋紅,可憐兮兮:「冷。」
 
「一會我跟你睡就不冷了。」洛水想也不想地便開了口。
 
美目中浮起濃濃的笑意。
 
洛水爬下床,將狐狸放在了一旁的軟榻上,小聲道:「狐狸,今晚你就在這睡一下吧。」
 
她才不要帶著狐狸和別的女人睡一床!
 
狐狸清泠的眸子淡淡看著她,沒有任何表情變化,但洛水卻忽而沒來由的覺到一股寒意。
 
縮了縮脖子,洛水又賠上一張笑臉,討好:「我知道委屈你啦,但是病人至上嘛!等她一好我就送走她了。所以,就算你再怎麼想和我一起睡,還是先忍耐一晚吧!」
 
話音還未落,狐狸眼中已經多了一抹鄙視,隨即將頭一扭。
 
好像,一直想要一起睡的人是她自己吧?
 
委屈?不覺得。只是有點不舒服。
 
忍耐?也不需要。只是更想一爪將床上那女人拍死。
 
傻子都能看出她在裝了,只有這個丫頭比傻子還傻地相信。
 
身體燙又如何?有點內力,會點法術的人,要改變自己的體溫並不難。
 
如若不是想看看這女人的刻意接近有什麼目的,如若不是現在力量還未完全恢復,他早就將這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